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劇《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 韓國女性形象的爭議

2018/9/7 — 14:07

作者製圖,背景圖片:韓劇《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宣傳照

作者製圖,背景圖片:韓劇《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宣傳照

改篇自韓國人氣網絡漫畫的 JTBC 金土劇《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내 아이디는 강남미인),近月成為韓國社會最廣為熱議的其中一套劇集。劇集主要劇情講述不論外貌與身材皆絕不討好的女主角姜美來(林秀香 飾),為了擺脫被同學與朋友欺凌與歧視的目光,決定在考進大學前的暑假,到整容醫院為自己改頭換面。

換了臉,也成為美女的姜美來,只想從此過著如平凡一般的大學生生活,只可惜事與願違,她標緻外表卻引來男生帶給自己另一種感到冒犯與不舒服的注視,而身邊另一位充滿機心的大學美女同學玄秀雅(趙宇麗 飾),因妒忌美來而私下多次讓她惹上麻煩,幸好美來的中學好友都炅錫(車銀優 飾)多次出手相助,才能為她解脫問題。

劇集《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的主線內容雖然包含了大學生活的多種面貌,但實際上劇情中更主要希望帶出的,其實卻是關於韓國社會如何沉溺於只著重與看待五觀外貌與身材的反思。

廣告

父系社會中「物化」女性

劇中女主角姜美來從小時候開始,就因爲身型體胖,外表長得醜而不斷遭受到同學嘲笑。那時的美來,正如她在第 1 集的讀白中提到,她一直不會向那些欺負他的男同學罷休,每一次被針對攻擊,美來也會主動還擊,只是同時亦會招到那些男生更大的報復。對那些頑皮的男學生而言,美來當然不是他們的「慾望投射」對象,而是開玩笑的目標。但無論如何,從那刻開始,美來活在這樣的韓國社會環境下,已無可避免地成為了男性主導價值觀的「物件」而已,徹底地被「物化」(objectified)。

廣告

心理學家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Barbara Fredrickson)與羅伯茲(Tomi-Ann Roberts)針對女性在當下社會中的形象,提出了「性對象化」(Sexual Objectification)或被稱為「物化」的概念。她們指出,在男性為中心的社會內,因主流價值觀與審美觀都由男性掌控,女性活在這種社會環境下,只會被視為服務男性的「物件」,並且僅只是用作滿足男性「慾望」消費對象而已,沒有主宰自我身軀的權力。

情況就如劇中第 6 集裡,當時一眾女大學生參加大學的祝祭活動時,在主理膳食的攤位內,由於有些外表較標緻的女學生離開後,只留下了那些臉蛋普通與身材並不出眾的女同學在攤位,沒人能幹招待生的工作。一位高年級的大學男前輩便忽然感到不滿,指罵那些外表不吸引女學生,還有對她們的打扮與身材評頭論足。那種情況,正就是反映出在男性主導的社會中,女性的唯一功能,就是要滿足他們的性慾望,並按著男性眼中完美女性的期望打扮便已足夠。若然自己不能達到男性要求的標準,便會被視為「不正常」,需要透過節食、減肥,甚至整容,來滿足他們的慾望。

對女性猶如「捕食」一樣

另外,劇集中也著墨不少現時女性在大學生活環境中面對的種種「苦況」,當中特別是面對著猶如獅子撲兔般的男前輩,對她們勢凶夾狼地強迫追求,為女生們帶來無比壓力的問題,亦值得韓國社會反思這類問題的存在。

就如劇中第 2 集裡,當時一眾女大學生參加迎新營活動時,身為前輩的男同學一看到那些外貌標緻的女新生時,不但會公開地以排名來對她們的臉蛋與身材評價,甚至會借以前輩的身份,要求女新生作出種種尷尬,但能滿足他們一己私慾的過火行為。例如劇中綽號狗大爺的金燦宇,便經常藉著參與新生活動結識女同學,而且更曾經擺架子,迫令女主角姜美來要成為的他的女朋友,叫她內心感到極不舒服。有曾經參與過各式各樣大學活動的人,也不會對這類大學男生感到陌生,劇中呈現出的情況大體上與現實環境相同。但正如劇集裡所帶出的反思,我們如何讓女生可以擺脫那些男同學種種咄咄相逼的行為,避免再受到欺負,從學生敢於公開投訴,校方亦勇於正視這類問題,絕不會繼續縱容事實繼續發生,叫男生明白不能在不尊重女性身體的前題下,冒犯她們,才能從根源中解決這種問題。

「自我物化」與整容問題

當然到了 21 世紀的今天,我們不能迴避處理韓國社會內父系當道,阻礙尊重女性擁有平等身份地位的問題,但透過《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一劇中姜美來的角色,其實原著作家也有意延伸這種女性被「物化」的爭議,至是否有女性「自我物化」的可能存在。劇集裡女主角姜美來當然早年因為外表問題,成為同學集體欺凌的對象。但正是不幸地遭到男生攻擊,更使美來越來越感到自己的外貌與身材的「不正常」,因而她便憑著不屈不撓的意志,決定以減肥來重獲自信。

但隨著肥胖的問題過去,臉蛋的缺憾又使美來一直得不到男生的寵愛。意志消沉的美來,除了經常用頭髮遮住自己的臉,也越來越討厭看到自己的臉,更因而不願意拍畢業照,最後她甚至決定不惜自殺來尋求解脫。美來一心尋死,正是因為她從小便面對著龐大的歧視眼光,久而久之她便慢慢接受了為別人的判斷而活,而亦把他人對自己的眼光,視為自己對自己的肯定來源,從這層面來看,美來便因創傷而跌進了「自我物化」的不能自拔階段。

此後,她進行了美容外科手術,換了一張新臉。只是,她亦從此不知不覺地養成了一種以評分,來看待身邊所有其他女性的審美習慣。在乘地鐵、甚至在遇上初次見面的朋友時,也會先以她們的五觀作評分,來衡量她們的為人。劇中刻意呈現出美來存有這種習慣,正是要我們反思活在以男性主導的韓國社會之內,女性因不自覺地陷入了「自我物化」的危機,不斷無止境與不知為何地,追求標準化的身材與臉蛋。

整容也只能是「江南美人」

擁有一副不討好異性的外貌,劇中的女主角姜美來從少便因受盡欺凌而失去自信。但為了重建自我,還有是爭取獲得平凡的生活,縱然要家人承受手術費的債務問題,也毅然踏上整容的不歸路。手術過去,美來當然能夠憑新的臉孔,重獲自信,只是她所期望得到猶如平凡人的生活,卻未有隨而之來。

從踏入大學迎新活動開始,美來因為那副新的標緻臉蛋,反而成為了一眾大學男生爭相關注的對象。面對著那些男生帶有冒犯性的目光,雖然美來不再因外表缺憾而擔憂,但卻反過來叫他感到不舒服,延續了被別人評頭論足的視線。在劇中呈現出這種另類爭議,正好叫我們反思「變美了就等於擁有新生活」一樣的社會主流論述,是否正確,因為別人對自己判斷的目光,不便隨著整容以後便消失,反而會變本加厲。

尤其是,正當美來曾經在臉上動刀的事實,被周遭的同學踢爆以後,有些立心不良的同學,便借以「江南美人」(意即她只是曾經在盛行整容的江南地區換了臉,才成為的人工美人)的負面標籤,對她侮辱。所以,整容一事,在韓國社會內,只能為女性帶來短暫的平靜生活而已,那種歧視總是揮之不去的。

要努力擺脫女性自主束縛,近年韓國女權運動不斷猶如波瀾壯闊地冒起,好像「不便的勇氣」(불편한 용기)的社會運動,與早前韓國女歌手 Ailee 在節目《隱藏歌手》中那一段發人心省的減肥經歷自白,正是反映出為韓國男女平等山雨欲來的變革,正蘊藉發生。只是,要建立更平等的男女身份,韓國女性必須更要擺脫那種「歐巴女性主義」(오빠 페미니즘 — 即是在「歐巴」可容許的範圍下推動的女權運動)的自我約制,才能突破舊有框框,建立韓國一套新性別秩序。

 

參考與翻譯:https://goo.gl/jvvy2h / https://goo.gl/9zg2WB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