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劇《Assembly》:政治該是什麼?

2015/8/24 — 11:50

圖由作者製作

圖由作者製作

*作者按:文章部份內容有劇集的內容劇透,敬請留意

說到今季的韓劇,不少韓劇迷多是追看《Oh 我的鬼神君》與《龍八夷》等等的人氣韓劇。但是,有一套劇集,卻是在眾多收視高企的韓星劇集下的滄海遺珠,那就是 KBS 的《Assembly》。

雖然有受一眾少男少女喜歡的 2PM 歌手玉澤演為配角,韓劇《Assembly》卻不是以韓星為賣點,因為劇中鮮有一些令劇迷感到如癡如醉的愛情主線,整體劇集的內容,都是離不開以「韓國政治」為主要題材。而且,每一集的劇情,都不是以 close-up 某一演員的表情、衣服與手袋為吸引觀眾收看的內容。然而,劇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說出政治的道理。

廣告

劇集《Assembly》以一位電焊工出身的工人陳尚必 (鄭在泳飾演),因被公司無理解僱下,選擇與工人一同發動罷工行動,結果,陳尚必被執政國民黨代表看中他的利用價值,招攬他出選為韓國國會議員。因而,陳尚必以低學歷與對政治沒有任何經驗的背景,加入了國會。

後來,多年來與他一同參與工運的好友,因看著陳尚必放棄了抗爭之路,氣憤與失望之下選擇自殺。死前,這位好友跟陳尚必說到:「要讓我死得暝目,你要好好地當一位為人民服務與受國民愛戴的好議員。」因為這一句說話,陳尚必決定要幹好議員一職。

廣告

不懂政治與議會規則,只懷有一股盲勁與貼近平民百姓心的資質,陳尚必於韓國國會內成為一眾議員的笑柄。後來,幸好獲得了擁有豐富政治資歷的崔仁京 (宋允兒飾演) 加盟,成為他的副手後,一次又一次的協助他克服了多彭政治危機,包括在被自己政黨點名列入「不獲提名推薦參與下屆選舉名單」之內時,如何使用政治技巧 (由於執政黨只是比在野黨人數多出一席,由於如果執政黨把陳尚必驅逐出黨,朝野比例便會倒轉。他因而運用了自己身份的優勢,不斷挑戰自己政黨的政策底線,要脅不要通過一些違反民意的議案),所以他反客為主地把本來利用他參選的國民黨代表白度賢 (張鉉誠飾演) 玩弄。

過去幾集,陳尚必先以當地議員的身份,隻身挑戰黨中央要求於當區大興土木,但卻涉及大財團的政治獻金與青瓦台由上而下壓迫通過的議案;另外,他也反對自己所屬的政黨,不問理由地支持政府要炒旺房地產的措施,因為這只會使更多的青年人難以置業。每一次的公開演說時,沒有什麼學歷的陳尚必,他不是以什麼政治技巧與公關技倆來吸引群眾支持,而是把他與群眾接觸時聽到的小故事為遊說內容,結果往往更能帶出更觸動人心的效果。

剛剛於今周播出的一集裡,他為著要反對青瓦台強行要求推薦周哲淳,一位幹盡一切貪贓枉法行為的官員成為下任國務總理,但由於所有可行的阻礙辦法都已用盡,反對黨也放棄了抗議,選擇無可奈何地支持通過時,崔仁京便忽發奇想地決定建議陳尚必使用「拉布戰」,在國會會議會期完結時,不會讓此議案通過。結果,他決定單人匹馬,一人於議會上捱上 25 小時不眠不休地進行演說,以圖拖延時間。

最後,陳尚必花盡所有的力氣,在虛脫身亡的邊緣成功把 25 小時的議會時間都「拉掉」,以一人之力擊退了青瓦台與黨代表白度賢。當中,他於演講台上的一番說話,是足以令所有觀眾都在反思究竟政治是為了什麼是存在。他先讀出了一些他曾經到訪的學校裡,學生寫給他的來信。信的內容包括有:「陳議員,我爸爸因為肝臟不好,臉色越來越黑了,拜託立一個不再加班的法律,拜託你了,議員﹗」、「我的媽媽為了賺錢給我上學院的費用,開始到超級市場上班以來,心情就變得很煩躁,希望到超市的顧客能夠親切一點。」、「我的媽媽,我可憐的爸爸,我的父母天天都面對求職面試失敗,根本找不到工作 ….」

說到這裡,已令不少台下各位尊貴的議員,都在低著頭自慚形穢。接著來,陳尚必更於台上大喊出:「這些人,這些人是因為沒有努力生活才變成這樣嗎?什麼,到底什麼才是努力生活的表現?陰險狡詐,會拍馬屁,那是努力生活嗎?那是嗎?當然不是,這些人才叫努力生活,不違反任何法律,苦苦掙扎的這些人,這些學生的爸爸媽媽。周哲淳,這不是嗎?」結果,連一些執政黨內本來針對陳尚必的議員,都忍不住流下淚來。

其實,韓國的政治就是如此。從政者往往只會向國民說要齊心努力地為生活而打拚,但結果於國會通過的政策卻是只會向執政黨、大財閥與既得利益者傾斜,從來未有讓國民的生活獲得絲毫改善。然而,無可奈何下,國民只能繼續出盡努力及咬緊牙關地捱下去,但望見那些只顧私利的政治人,難怪韓國人對政黨的支持度越來越低,他們根本不相信政治會為他們帶來好處。

陳尚必也許是虛構人物,但他的行為,卻是在道出從政者的基本條件:政治知識、政治資歷、出身與學歷都不是重要。真正的政治,除了只需要些少的政治公關外,最重要還是要「真心」站在國民那一方,在走到國民的中心,聽取民意,姑勿論只是為一些長者建造一個乘涼的小亭,這都是從弱勢社群的利益為依歸,才是真正的政治。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