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大學講師的生活悲歌

2016/7/21 — 11:0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韓流以外,我們知道一般韓國人的生活,並不如劇集裡的無憂無慮,他們每天要為無止境的考試、競爭、工作、生計與退休計劃,過著顛沛流離的非人生活。當感到生活不如意時,他們便喜歡三五成群到酒吧,在不計較酒量的情況下喝至半死,希望酒精能令他們的生活壓力,帶來片刻不清醒的舒緩。雖知要擺脫殘酷的現實,醉醒以後也是於事無補,但除了這樣,他們還可以怎麼樣?

這種於職場中,過著不公平待遇生活的受薪族,韓國社會不分藍領白領,原來都是一樣。一直以來被外界視為擁有優等生活,享受高薪厚祿的大學教師,近年他們於韓國的生活條件,也隨著社會大環境的惡劣每況愈下。當中,一位今年 33 歲,名字叫金民燮 (音譯) 的韓國大學講師,便透過撰寫一本講述他生活苦況的著作,讓韓國社會更能關注大學老師的待遇問題。

這本名叫《我是一位地區大學的兼職講師》的新書,是金民燮於 2015 年年底在韓國發表的作品。作者金民燮,他畢業於韓國著名學府延世大學的韓國文學系,並於 2012 年取得其博士學位。畢業後,他一直在延世大學位於江原道的原山分校裡兼職任教。三年間,他每天也在努力地教授學生如何寫作,但是,他的薪金待遇卻是極為卑微。

廣告

金民燮的合約是以每半年計算,6 個月內,他每天工作朝 8 時半至下午 5 時,一周工作 5 天,但總體只能拿到 350 萬韓圜,月薪是約 58 萬 3000 韓圜,即時薪只有不足 4000 韓圜。由於他獲得的工時不足以滿足韓國政府的要求,納入不到基本的國家健康保險制度內。失去家庭的醫療保障,對他與他患有心臟問題的孩子而言,都是一個災難。

為了滿足足夠的每周工作時間,以成為合資格獲得國家健康保險的一份子,金民燮無計可施地只能選擇到當地的麥當勞作額外的兼職工作。他每星期於麥當勞當 60 小時的兼職,令他每年可獲得額外的 5 百萬韓圜收入,並成功取得國家健保的最低要求資格。

廣告

過著這種殘酷現實工作生活,金民燮雖然感到身心疲累,但為了發洩自己的情緒,也希望讓社會更多關心韓國大學教師的生活苦況,他於 2014 年 9 月開始,便以「309 洞 1201 號」的筆名,在互聯網上發表一系列講述他當地方大學兼職講師生涯中,每天面對不公平的生活點滴,供大眾分享。

跟金民燮類似的韓國兼職大學講師,現在有 7 萬多名。他們生活上最大的問題,是因為他們的工作合約,是以每一學期簽訂,即每半年續約一次。這樣,出於大學管理一方可以以此來減省經濟支出,並掌握開除員工的彈性權,一眾兼職講師只能成為「萬年兼職」,無法轉成正職講師,他們的生計便沒有長遠保障。而且,除了一般教學,兼職講師也要無償地應付其他非教學上的行政責任,然而,他們卻沒有正職講師擁有的社會福利保障。正因如此,生活困苦之下,2010 年便發生了一單韓國朝鮮大學兼職講師自殺身亡的悲劇。

一石擊起千重浪,出現大學兼職講師自殺以後,震驚了整個韓國社會,紛紛關注他們的工作環境。2011 年,韓國國會通過一則以改善大學兼職講師工作條件的議案 (稱為「講師法」),要求大學校方改為以一年而非一學期,為兼職講師續約,並把他們視為學系的教職員一部份,亦為他們提供社福保障。可是,此議案被一拖再拖,多年來也未被通過成為正式法案。但聞之色變的校方早已作出應對準備,以節流為名,大舉開除那些兼職講師,使他們的生計危機更雪上加霜。

金民燮把這些苦況都寫在他的網誌上,引來極大的社會共鳴,一下子有超過 200 萬的點擊數。他的著作,在推出一個月內,更於國內賣出超過 4 千本。然而,金民燮把大學教學系統的不堪與不公平之處公諸於世,雖然不少職場一族也深表同情,身體力行地公開支持他的行為,但是,學院入內,卻不是每一位同胞也認同他的所作所為。不少與他一同在大學共事的同事,也對他把他們生活的苦況公諸於世猛烈批評,指責他此舉只會弄巧反拙,公開以後只會招來校方更無理針對著他們的工作,甚至借以解僱他們。

今天,經歷人情冷暖的金民燮再沒有在大學兼職,也辭退了麥當勞的工作,轉為全職寫作。他的著作《我是一位地區大學的兼職講師》,狠狠地瓦解了外間對大學系統魅力的誤解。昔日,講師作為學生助教與教授之間的學術必經轉變之路,今天在學術界的不公平與剝削環境下,不少人在路中心望見這條已成為不歸路的時候,及早離去也許是一種解脫。但是,往下去的大學,又會變成什麼了?



---
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