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容得下一隊會唱「金正恩萬歲」的嘲諷龐克樂團?

2017/8/25 — 13:02

「栗島海盜」(밤섬해적단) MV 截圖

「栗島海盜」(밤섬해적단) MV 截圖

走在首爾的鐘路區,在一間又一間以閃耀廣告板作招徠的卡拉 OK 酒吧中穿梭,站在店外的員工們,賣力地向我們派出那些以性感女模作廣告,並印上「一夜情」的宣傳卡片時,我們深知今天的韓國社會,「性」已再不是眾人感到尷尬而避而不談的禁忌。那麼,對於韓國人來說,在 21 世紀的今日,還有什麼事,仍然是叫他們難以啟齒,不禁貿然公開談及?

還有的,原來就是簡單的兩個字 — 「北韓」。自韓戰以降,雖然南北韓兩國名義上已決定暫停了戰爭,但實際這兩個位於朝鮮半島南北端的國家,不但一直未有停止過針對著對方的挑釁行動,而且數十年來仍然抱有極大戒心地,視對方為絕對的敵人,好像 70 年代時北韓曾南派特務軍人滲透至韓國青瓦台,執行暗殺朴正熙總統的任務;反之韓國同樣以此作為報復,在「實尾島」訓練一批死士,向北滲透執行暗殺金日成的顛覆任務。

廣告

在民間層面,為防止北韓以任何形式,在韓國國內進行一切顛覆政權行動,韓國政府也因而在國內定立了一條針對著敵對國北韓關係的「國家安全法」,除了禁絕國民在未經政府批准下與北韓人接觸,並且視任何讚揚、鼓勵與推廣北韓政權內容資訊的言論或行為,為有危害國家安全,一應予以嚴刑懲罰。

正因為這條被公眾視為「刀在頭上」的國家安全法,它所包涵的內容之廣,實在無遠弗屆,而且內容是否牽涉到「親北韓」的最終判斷權,也在執政者一意之手之上,為了避免被捲入不必要的牢獄之災,大部份的韓國國民,因而被操控得不會輕然地就北韓事情表態,更甚至視「北韓」為敬而遠之的禁忌,不會多言。

廣告

但隨著韓國進入民主化以後,一般大眾層面的言論自由,也大體上不再受政權監控,但唯獨是關於北韓的言論,迄今為止,仍然受政權的「國家安全法」所監察,民眾依舊要小心地公開發表任何有關對北韓的意見,若被發現有任何「親北韓」的傾向,韓國政府仍然能以「國安法」,就有關言論進行懲處。所以有言韓國人今天擁有的言論自由,都是有條件的,而當中的限制,就是來自北韓的內容。

多年來,不少有志推動韓國國內言論自由更進步的政治人物,不惜以身犯險地透過公開談及有關北韓的內容,以公民抗命的方式來呼喚大眾關心「國家安全法」的爭議。另外,也有一些從事韓國地下搖滾音樂的藝術家,以譏諷的手法歌唱出「金正恩萬歲﹗」的歌詞,來挑戰韓國政府的底線。

剛剛在韓國上映的一套名為《龐克海盜地獄首爾!》(밤섬해적단 서울불바다)的紀錄片,正就是以這隊小眾地下搖滾樂隊為主角,說出他們鮮為大眾知道的抗爭故事。這隊名叫「栗島海盜」(밤섬해적단)的韓國地下龐克搖滾樂隊,是由兩位青年組成,而它們的製作人,原來正是曾經在 2012 年,因為轉發北韓政府的推特訊息,遭韓國政府指控有利敵方的顛覆行為,最終被控告違反國家安全法的韓國攝影師朴正根。

說朴正根的轉發行為是有違韓國國家安全法,或許仍有商榷之處。原因是當年他只是把一張北韓軍人持槍的海報相片,以惡搞的方式把自己的頭像移植過去,並且把原有軍人手上的機關槍,換成一瓶威士忌,用以譏諷北韓軍人。但當時的韓國檢察院卻視其行為,為有意讚揚北韓軍人之嫌,結果判他違反國家安全法。

「栗島海盜」的龐克音樂風格,與朴正根的玩味諷刺政權的手法,也是同一出徹。他們的歌曲,全都是一般大眾既聽不明也不愛聽的類型,因為他們愛以咆哮的大叫大喊方式,並且在極嘈吵的鼓聲伴奏下,把嘲弄南北韓權力階層的歌詞,叫罵出來。然而,正因為其鮮明批判在權者的立場,「栗島海盜」的往往成為反政府示威集會的常客,經常受邀參與當中的表演。

滿以為他們只是在野進步派的支持者,原來「栗島海盜」也有它在韓國保守派的群眾基礎,皆因是他們不少的歌曲,都是在揶揄敵對國北韓的領導人,取笑他們既封建又落伍的體制,因而大受反北韓圈子群眾的支持。但就是這樣站在韓國政治光譜的兩端,卻為他們帶來「兩邊不討好」的矛盾形象。最終,進步派不會全面保護他們,保守派卻又會對他們口誅筆伐,變得兩面不是人。

正如「栗島海盜」曾接受訪問時提到,他們就是憤世嫉俗與反主流,眼中的南北韓,都是如出一轍般的醜陋與腐敗。「如果韓國是尿,北韓就是糞便」便是他們對自己的國家,還有他們所謂敵對國的評價。可是,在非黑即白,且對政治諷刺閱讀能力與包容度不高的韓國社會裡,「栗島海盜」注定是難以生存。但他們的出現,至少能讓我們多反思一下,究竟在今天的韓國社會,言論自由的底線,到底是什麼,另外主流社會可以包容的所謂「社會嘈音」,最終極的,又是什麼?

 

---
影片來源:https://youtu.be/ukcjDK5dOYc
參考:http://bit.ly/2irbnDx / http://bit.ly/2g4Sdmp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