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最近炒熱「夾洋娃娃機」復古風

2017/2/14 — 10:3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在早前熱播的韓劇《鬼怪》裡,我們看到當女主角恩倬考畢高考以後,為了與她慶祝,男主角鬼怪金侁便決定帶她一同到戲院觀看電影。在看電影之前,恩倬便與金侁到了戲院附近的一間遊戲中心,玩一下那部「夾洋娃娃」機。與其他人的需要不同,恩倬希望夾到的不是洋娃娃,而是當中的一部打火機。雖然金侁經常聲稱自己無所不能,但卻被這個電能夾使自己丑態百出,多番投幣也未能成功夾出,結果令失望不堪的恩倬只好先行離去。

金銀淑編劇在劇中刻意加插這個劇情小節,不全然是與現實脫節。原來,近月間韓國年輕情侶最熱衷與沉迷的街頭玩意,其實正就是這些「夾洋娃娃機」。當然,「夾洋娃娃機」絕不是 2017 年今天才引入至韓國,但在過去 1 年間,韓國國內這類放置了「夾洋娃娃機」的遊戲中心的數目,卻錄得了意想不到的狂熱增幅。根據《首爾新聞》的報導,早於 2016 年 2 月時,全韓國只有 21 間「夾洋娃娃機」遊戲中心,但到了 8 月份卻突然升到 88 間,及至到 2017 年的今天更瘋狂升至接近 1200 間。單見 1 年間 50 倍升幅的情況,便可知道這一次韓國「夾洋娃娃機」的熱潮有多猛烈。

現在,走在首爾的青年人經常出沒的區域,不消數間店舖便能發現一間「夾洋娃娃機」遊戲中心。要玩這些「夾洋娃娃機」,一般每一次消費不高,平均價格從 $500 韓圜 (約港幣 $ 3.3) 至 $2000 韓圜 (約港幣 $ 13 ) 不等,但大多都是 $1000 韓圜 (約港幣 $ 6.7)。當然每人每次投資玩的次數不等,但據報導所指,一般青年人每一次都會在那些遊戲中心花費約 $ 10000 至 $20000 韓圜 (約港幣 $ 67 至 $135),才能夠成功夾到洋娃娃回來。

廣告

為何在 2016 年年底至今年年初期間,韓國忽然大吹這股「夾洋娃娃機」的復古風?確實的理由難以推測,但據市場研究顯示,每當國內經濟環境出現不景氣時,人往往容易萌生「以小博大」的心理狀態,希望以小如 $500 韓圜的成本,能夠博一次機會可以把價值數萬韓圜的洋娃娃夾回家。另外,根據記者訪問一些遊戲玩家,他們大多也表示因為考試或工作壓力極大,希望可藉夾洋娃娃的間單遊戲過程來舒緩壓力。

而且,就在韓國國內開放手機遊戲「Pokemon GO」以後,洋娃娃 Pokemon 忽然成為人氣產品,不少青年人也愛到「夾洋娃娃機」遊戲中心,夾一個 Pokemon 回家,並拍照上載至社交網絡「炫耀」一下,也間接帶旺了「夾洋娃娃機」遊戲中心的市場發展。當然,踏入冬天,韓國戶外天氣尤其寒冷,市民往往喜歡把活動留在室內。除了逛商場,這類可以提供娛樂的「夾洋娃娃機」遊戲中心,便成為了他們最愛流連的選擇。

廣告

成為新興人氣市場的「夾洋娃娃機」遊戲中心,當然是韓國 2017 年的新經濟商機。但其實它們的經營背後,也有一定違法的風險存在。能夠「以小博大」地花上 $1000 韓圜,便可以有機會成功夾到洋娃娃,那些放在透明遊戲箱內的洋娃娃,原來大多是平價由中國內地生產的冒牌貨。

根據韓聯社報導,原來韓國國內「遊戲產業法」的法例規定,一般遊戲中心內「遊戲機」的獎品價格上限為 $5000 韓圜 (約港幣 $33),因而不能在箱內放置比此價格更高的獎品。而且,正品的洋娃娃,如較受歡迎的 Kakao Friends 的「Ryan」同等大小洋娃娃,一般商店的零售價便高達 $28,000 韓圜 (約港幣 $189)。就算是大規模從批發商買入,最低的價格只能降低至約 $24,000 韓圜 (約港幣 $162)。因而,一來有法可依,二來因應成本控制,不少營運「夾洋娃娃機」遊戲中心的老闆,只能在無辦法下鋌而走險地選擇以「冒牌貨」作獎品。

然而,根據韓國版權保護院的法規,要針對這些「冒牌貨」執法也不容易,因為生產商喜歡在洋娃娃上加減一些身體表徵,與原本略有不同,而且它們也不全然是直接出售,令政府機關難以處理。但無論是真是假,對不少把 $1000 韓圜紙幣放進遊戲機內的青年人而言,這根本不是問題,因為他們最希望擁有的,就是從自己手控制的那個電動夾,把那個洋娃娃夾回家中並拍照上載至社會網絡的成功感而已。

---


參考()、()、(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