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流行曲與抗爭文化

2016/11/11 — 13:1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最近因為弄至韓國滿城風雨的崔順實「閏蜜干政」醜聞,韓國社會各大小公民團體每到周末,也會在首爾市中心舉行大規模的反朴槿惠政府集會活動。活動裡,最容易鼓動民情的方式,想必是集體唱出一些帶有民主自由意識的歌曲。在香港集會歷史,除了一些特定為抗爭而撰寫的歌曲,我們都會把一些含有抗爭類近內容的流行曲,轉化為在示威活動上公眾集體獻唱的「民運歌曲」,最經典的例子當然是 Beyond 的歌曲《海闊天空》。但擴而廣之,在韓國舉行大型抗爭集會中,韓國的示威者又喜歡以什麼歌曲,作為鼓動群眾的選擇?

早陣子韓國爆出了梨花女子大學的校方,在未有得到學生與舊生的同意下,興建一所專門為公眾人士提供高等教育機會的持續進修學院,讓一些未能於傳統大學入學考試達到入讀梨花女子大學要求的公眾人士,可透過申請入讀那些課程,取得學位,引起了大批在學學生與舊生大為不滿,她們除了憂慮會拉低了學生水平,也對以傳統考試入讀該校的學生有欠公允,因而她們便決定發起抗爭運動。當時,那些梨花女子大學的女大學生與舊生,便選取了同樣是女子出身的組合「少女時代」,她們較早期的作品《再次重逢的世界》,作為其中一首抗爭歌曲。

歌曲裡有兩句歌詞,就是「在無法預知十字路口,我追逐著微小的希望 … 無論何時,我們在一起,在新的世界再遇 …」,因為有啟迪民情的作用,便成為了示威者作為抗爭的主要之歌。

廣告

回到韓國的抗爭歷史道路上,一路走來,說到最為人熟悉與經典的作品,想必是於 1970 年,由韓國一代民主民歌之父「金敏基」作曲,由韓國今天殿堂級女前輩歌手「楊姬銀」主唱的《早晨的露珠》。當中,歌詞上唱到「紅色的太陽在墳墓上升起 ... 我將走上荒野,放下所有悲傷」,雖然前句曾被當年的韓國獨裁政府視為有「親北韓」傾向被禁,但其後的兩句卻能道出了那些年,大部份對前途感到一片茫芒的青年人他們的心靈悲傷。因而廣為示威者所用,成為抗爭活動上的主提曲。

除此之外,楊姬銀於 70 年代的另一首首本名曲《常綠樹》,歌詞同樣講及友伴不分彼此同行,共赴患難地牽著手流著淚,是讓不少面對著極權打壓的學生感到鼓舞的作品。這首《常綠樹》成為了那些年學生圈中的時代曲,也是已故前韓國總統盧武鉉生前最喜歡的歌曲,他更曾以此作為競選總統時的代表歌曲。後來,他自殺身亡後,公祭儀式現場上,當時的合唱團也是在高唱「常綠樹」,向他悼念。

廣告

其次,要數韓國民眾抗爭歷史最經典之歌,不得不提曾經是 1980 年光州民主抗爭運動上,每一位市民都會掛在口邊唱著的歌曲《獻給你的進行曲》。這首《獻給你的進行曲》與《早晨的露珠》與《常綠樹》,原曲卻不是來自流行曲,它其實是自出於韓國小說家黃皙暎與詩人白基玩的合寫的詩詞,並譜上金鐘律所作的音曲而編成。當時,《為您的行進曲》成了光州民主運動的標記,甚至當年的在光州抗爭上犧牲的民主烈士尹相元 (音譯), 與愛人朴奇順舉行的冥婚婚禮上,也是以此作主提曲。

自此以後,《獻給你的進行曲》便成韓國所有有關民主與工人抗爭運動場合上的主要歌曲,影響甚深。可是,雖然自 1998 年當光州民主運動被「正名」以後,直至 2008 年為止《獻給你的進行曲》便成為每年 5.18 悼念會的主提曲。但是到了後來李明博總統時代,他便反對以此曲作為整個典禮的官方紀念歌曲,只容讓合唱團伴唱。

另一類反抗政權與主流社會控制的「流行曲」,也是引領著韓國社會進步及推進言論自由的重要媒介。1995 年韓國「文化總統」徐太志,便推出了一首名為《時代遺憾》的以青年人角度批評時政的歌曲。可是,由於 1996 年以前韓國所有出版的歌曲,都必須先把音源傳交給政府旗下的韓國影視倫理委員會預先審查內容,才能發表。其後,未能通過檢查的《時代遺憾》,徐太志便改以推出一首未有填上歌詞的《時代遺憾》版本,結果便引來極大的社會迴響。最終,金大中總統上台後,便決定取消了這項預審的安排。

從《時代遺憾》一事可見,韓國民眾不會甘於接受政權的無理音源控制,會極力用盡辦法發表有抒發民主自由發展的歌曲。到了 2016 年 11 月的今天,再次走上街頭的韓國群眾,我們不容擔心,流在他們身上抗爭的血液,定必使他們又再會創作出一首接一首新的,象徵著群眾對抗政權的歌曲。

---
* 參考與翻譯
* 少女時代《再次重逢的世界》
* 楊姬銀《早晨的露珠》
* 楊姬銀《常綠樹》
* 光州民運歌《獻給你的進行曲》
* 徐太志《時代遺憾》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