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示威:惡霸管理服務員

2016/2/14 — 10:50

要說韓國是示威之國也不為過,因為韓國民眾對政治、經濟與社會民生訴求的自我覺醒與關心意識一向強烈,他們往往學會透過舉行集會與示威活動,在不同議題上向政府發表他們的聲音。

有些場合,韓國政府會直接指派警察,來維持示威活動的秩序。但從獨裁年代開始,韓國警察往往被批評為擁有明顯的親政權的政治傾向,被民眾咎病為是受政府控制來阻礙他們合法地進行示威活動,因此每每在示威場合中,經常最終都會演變成了極大的警民衝突,推撞與大打出手是示威裡的平常事。

但當要處理一些私人空間使用權,或政府未有直接理據介入的民眾糾紛時,有一些企業,甚至與政府相關的部門,便會私人僱用一批專門協助他們執行暴力清場惡霸等不法服務的「管理員」,來透過武力驅散佔用該地方的市民或示威者,韓國社會稱那些人為「用役」 (Yongyeok 용역)。

廣告

這類執行暴力清場的「管理員」現象,最初在 90 年代尾於韓國社會冒出來。當時,韓國的首爾市政府為了更新城市形象,並建設更現代化的都市外觀,廣為推行市區重建的新城市計劃,開展了針對著多個地區中的舊城進行全面強行收購與清拆工程。

一些建築物,若屬於某一發展商的,它們為了加快推進重建計劃,往往使盡各式各樣的辦法,強制要求那裡的住戶立即遷走,如果面對一些不願意妥協的住戶,那些企業便會僱用一些「管理員」,強行破壞他們的家園,使他們於無家可歸下唯有選擇放棄堅守家園。

廣告

最初被韓國的《時事雜誌 2580》獨立媒體踢爆,擁有企業旗下專門執行暴力拆遷服務的公司,是韓國一大財閥「曉星企業」。根據該報導所指,「曉星企業」與一間私人管理公司簽署合約,該公司聘用了一大批韓國的流氓與黑幫人士,並擁有大量私人武器,專門協助該企業鎮壓公司內工會的工人活動。

另外,當韓國政府需要清拆一些非法建築物,或是要遷走居於貧民窟的貧窮戶,作地區重建之用時,一來由於政府面對著大量的清拆工程,應接不暇之下,二來警察也未有法定權力可執行清拆違法建築物工作,三來當動用警察執行清場職務,與居民發生衝突時,所呈現的畫面更會影響警察形象,因而政府不時也會另外僱用一些「管理員」,協助他們盡快清理場地。

今天,韓國國內擁有超過 300 多間專門控制「管理員」的公司。據《時事雜誌 2580》的追查報導,那些「管理員」大多不就是畢業於警護保安系、體育系,就是曾經於特種作戰司令部、海軍陸戰隊服刑的軍人,現在多是待業人士。一般而言,一隊「管理員」擁有 20 多人。每一次接獲工作,執行清場時每天可獲取約5萬韓圜的薪金。

當然,這類「管理員」公司多會勸戒工人執行業務時,不要與市民發生衝突,只要把清拆工作完成便可以,但往往那些執行員在處理行動時,由於以獲得公權力為理由,情緒往往容易失控,結果因而經常造成與居民發生打鬥的情況。

另外,那些公司也因為多同時染指其他不法勾當行業,如高利貸、非法賭博與不良娛樂場所,多會直接招聘流氓為執行員,結果不少也會多加暴力清場的元素在內。

例如早年前首爾江南區一處舊城區,由於首爾政府宣佈要重建那一地帶,因而要求強制遷移居住在該區非法建築物內的市民。後來,因為一場大火,大部份生活在該舊城內的居民都忽然變成無家可歸,結果,該區居民決定自資重建家園,可是後來政府便透過僱用一批「管理員」,到那裡包圍著所有村民,把數間重建的房子都全都打破,強逼他們立即遷出。

另外,早前首爾市政府為了推動潔淨市容,於江南區一帶強行驅逐一班於那裡擺賣的小販攤檔,當中,政府也是僱用了一批「管理員」,一邊推開那些小販,另一邊則用斧頭、大錘與大剪刀,把那些小販檔車全都破壞。那些小販店主,卻只能坐在地上抱頭痛哭,大喊「你們究竟是誰﹗為什麼要破壞我的車子﹗」,可是,身旁的路人只是觀看,無人關心。

雖然他們可以就損傷,與那些「管理員公司」對簿公堂,但往往由於那些小販在從事非法擺賣工作,鮮會獲得法官支持,因而極少數可以得到合理賠償。

---
參考:http://bit.ly/1LkQkWc / http://lat.ms/1TgdTr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