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罪惡連續劇:朴槿惠與崔太敏的關係

2016/11/29 — 11:5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踏入 11 月最後數天,牽涉入親信干政風波的韓國總統朴槿惠的政治命運,也進入了最關鍵的一周。一來,韓國檢察院再一次向朴槿惠提出,要求她前到檢察院進行調查,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他們的請求,因而不能排除檢察院或會於今周內向朴槿惠提出拘捕令,把她帶回來問話。另外,她亦需要於本周內向早前國會成立的獨立調查崔順實干政醜聞小組內,在野黨提出的兩位調查檢察官候選人中二選其一,方能展開調查,否則只會引內更大的社會紛爭。

而且,針對彈劾朴槿惠的韓國國會進步派議員,也正密鑼緊鼓地向數十位正考慮變節主支持彈劾的執政新世界黨黨員,進行最後遊說,務求於本周五的國會會議上通過彈劾議案,而萬一朴槿惠被彈劾,她需要即時暫停職務,由國務總理代為處理國事,直至憲法法院完成審查為止。所以,短短數日間,朴槿惠的多個決定,將會主宰著韓國政治的未來走向。

但就在朴槿惠的政府生涯步入十字路口之際,上周取得破收視紀錄的SBS 的時事偵查節目《我想知道真相》,在繼上周末追查崔順實「閨蜜干政」與朴槿惠於「世越號沉沒」事故失蹤的 7 小時兩大事件後,上周末 (26/11) 延續窮追不捨這個話題,並以追查崔太敏與朴槿惠二人的罪惡勾結,破解了過去數十年間牽涉到朴槿惠個人政治生活的種種黑暗歷史。

廣告

節目一開初,主持人金相中便以韓國著名小說家「全光鏞」於 1962 年撰寫的一本小說《戈比丹 . 李》為開場白,指出此書的男主角與崔太敏個人歷史有不少不謀而合的地方。作家全光鏞這本小說的男主角名為「李仁國」(音譯),出身於日本殖民朝鮮半島的時代。作為機會主義者的他,為了活命,在日本殖民地期間,他投機地成為了一位醫生。然而,在日本投降以後,他卻搖身一變加入了蘇聯軍隊。但就在韓國建國之後,他又再改扮成了一合親美份子,逃至韓國。而這種不斷投機地轉換身份,正與崔太敏的個人出身同出一徹。

崔太敏於日本殖民年代曾經背叛祖國地加入了日本警察局,成為高級警探,情形與早前上映的韓國電影《密探》內宋康昊的角色大致相同。後來,到了朝鮮半島解放時代,他以更改名稱地改頭換面,搖身一變成為一位僧侶。及至後來他亦曾經以「崔道源」、「崔尙勳」與「崔退雲」等等的名稱,擔任成一位「冒牌教主」,並借以牧師的身份,部署向朴槿惠埋身。

廣告

就在他擔當為一位既有韓國傳統巫教特色,又既有基督教牧師身份的「邪教教主」的時候,他的一舉一動早已受韓國情報部門「格外留意」。當時,韓國的中央情報部便早已查出,崔太敏涉嫌以其「邪教教主」的身份,觸犯了至少 44 宗與私吞財產、詐騙,甚至是性侵犯的罪行。但他的正式目標不在於此,而是正在青瓦台生活的朴槿惠一家人。

但最令人感到震撼的,卻不是崔太敏的出身,而是他於何時與透過什麼方法打入了朴槿惠一家的心靈缺口,成功成為了青瓦台的一大政治紅人。坊間一般認為崔太敏是自朴槿惠的媽媽陸美修不幸被行刺以後,以「心靈導師」的身份聯繫朴槿惠,才能打入青瓦台的大門。然而,根據《我想知道真相》的深入查證,發現原來崔太敏早於陸英修生前,已能獲得於青瓦台自由進入的特權。調查組於一個曾在1972年播的電視節目內,留意到當年專門以催眠術自成一家的崔太敏,便已功以這種特殊能力進入青瓦台內,為陸英修提供服務。可想而知崔太敏比外界本以為在陸英修死後才透過拉攏與朴槿惠的關係進入青瓦台,更早取得他們一家人的信任。

而正正因為崔太敏與朴正熙一家的關係,透過陸英修與朴槿惠建立的連繫,建立出深厚的「情誼」,因而崔太敏對朴正熙的個人生活影響也不止如外界般理解。按《我想知道真相》的明查暗訪,發現原來崔太敏原來一直是朴正熙生前的秘密資金的管理人,交情非比尋常。這也因而難道後來韓國中央情報局局長金載圭掌握了不少崔太敏的非法貪污證據時,時任總統的朴正熙卻不以為然。原因原來是二人早已深有共識。

後來,崔太敏更也深謀遠慮,為了拉攏與朴槿惠的信任關係,便透過成立一支名叫「救國女性服務團」的軍事單位,推舉朴槿惠為團的「總統」,孕育出她要成立「總統」的期望,並務求一步一步地把她打造成一位韓國總統為止,令自己成為最終的「造皇者」。另外,就在其父朴正熙被暗殺以後,崔太敏便利用了與朴槿惠的關係,加入了朴槿惠名下的「育英財團」(以「陸英修」為名成立的基金會) 、「正修獎學會」與位於慶山市的「嶺南大學」的機構內,獲得了大量的貪污圖利機會。

當時,崔太敏把「育英財團」建成一個如青瓦台的「小青瓦台」,要求工作人員稱呼朴槿惠為「女總統」,希望令她潛移默化把自己視為一位「總統」,形造她對成為總統的權力慾。另外,就在慶山市的「嶺南大學」的機構內,為了私吞財產的崔太敏,便幹下了今天與她的女兒的荒唐之事,貪贓枉法地把學位「變賣」,讓未達入學標準的學生入讀,並從中獲得豐厚利潤。

成為了崔太敏手下的扯線娃娃,朴槿惠對成為總統的權力慾與年俱增。這也難怪她於 2012 年辭下國會議員一職,並準備宣佈參加總統大選時,在記者會上她卻失言地說到:「我今天將會辭去「總統」一職」(應該是「國會議員」)。可想而知她在擔當了15年的國會議員期間,也一直視自己為「總統」。

2012 年,朴槿惠成功當上了韓國總統,崔太敏未完成的「造皇」勾結,由他的女兒崔順實完成,並在過往 3 年多間,成為了韓國真正的最終權力核心。不少市民也無奈地提起,韓國的政治宿命,總是離不開親日派或獨裁者的殘餘勢力手裡。但要打破這個被詛咒的悲局,就是要讓民眾相信還有手上的力量,透過不斷的政治動員要求朴槿惠與崔順實一同問罪下台,並把一切歪風連根拔起,令公平與民主再次植根在韓國的土壤內,這樣才能連至真正撥亂反正的美好結局。

---
SBS《我想知道真相》
參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