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國郵差「過勞死」社會現象

2017/3/1 — 11:5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回想昔日 80 年代,韓國財閥的冒起,成就了韓國人引以為傲的「漢江奇跡」,把韓國的經濟從戰後的頹垣敗瓦,在短短 20 年間搖身一變躍升為亞洲小四龍之一,這絕對是歸功於上一輩韓國人為改善生活質素,每一天咬緊牙關地過著非人般的 16 小時不停工作的生活。那段日子,為著生活,工人只懂不斷埋頭苦幹地工作。相較於資本家,他們根本從來沒有想像過會與他們有絲毫討價還價的餘地,更遑論可以組織工會保障自己作為工人的權益。

但進入民主化時代,工人運動與民主運動在韓國同步攜手一同向前發展,學生們同藍領與白領工人無分彼此,一同走上街頭向獨裁者要求政權開放,同時也向政府表示工人應有設立工會的權利與為他們改善並建立保障工作環境的新法律。最終,兩條抗爭之路上,步向民主的大道有幸地於 1987 年便取得突破,韓國人迎來了以血與淚建立的直選總統制度。

然而,工人保障卻仍在遠處,財閥繼續運用它們的爪牙剝削韓國數以百萬計的打工一族,甚至在後來的亞洲金融風暴後藉「開源節流」開始大規模的解僱潮與把聘用一律改為外判制與合約制,把工人置於更弱化的位置。不少工人為保「飯碗」,縱使被僱主無理不公平對待,也不願意出聲反抗,選擇忍氣吞聲。久而久之,因而不少學者也批評韓國的勞工市場是全球最不尊重工人的國度,視人命的價值極為低賤。

廣告

雖然最近有國際期刊發表研究,顯示 2030 年時韓國將取代日本,成為全球最長壽的國家,女性平均壽命更超過 90 歲,成為發達國家之冠。但其實韓國近年也隱藏著另一個與之相反的事實:過勞死的工人數字與年俱增,當中尤以郵差工人的景況最為惡劣。

根據韓國郵政的統計,2016 年韓國郵局的「郵差」(韓語稱為「集配員」) 工人的年度平均工作時間為 2531 小時,即平均每周工作 48.7 小時,比全國勞工的每周平均工作 40 小時多長了 8.7 小時。但韓國全國郵便勞動組合卻對此數字抱有質疑,因為據它們的調查,郵差的實際的平均年度工作時間高達 2888.5 小時,每周平均工作時間,卻是長達 55.9 小時,遠高於政府的統計。

廣告

因而,可以粗略推算一般郵差每天工作至少 12 小時,而且在周六派遞郵包的政策於 2015 年 9 月恢復以後,郵差一般一周 6 天都要工作,而每月因新增周六派遞以後,他們每月新增的加班時間多達7小時。郵包的數量大增 (過去 5 年間由 36 億噸升至 55 億噸) 之餘人手卻未有相應增加,使每人需要處理的派遞工作多得瘋狂。

正因為長工時的工作壓力,近年韓國郵差因工作關係發生意外而死亡的比例也越來越高。過去 5 年間一共有 190 位在韓國郵政工作的工人離世,當中的 150 人是較為年輕的 40 至 50 歲,而且當中的 85 人都是任職郵差,可見郵差工人的死亡率尤其令人憂慮。在過去 1 年間離世的 6 名郵差中,除了 1 人是因交通意外喪生,另外 5 位卻是因工作時間過長導致過勞致死。

最新近的一單是發生在今年的 2 月 6 日。一名 44 歲已在郵局工作 15 年的崔姓郵差因過勞工作出現動脈硬化,最後因傷不治。而出現過勞工作的原因是因為該郵局的人手一直嚴重不足,後來更在兩名郵差因病倒後申請病假,使本已積壓大量郵件還未有派出的情況更叫惡化。由於需要趕及於一兩天內完成派遞,結果使該名崔姓郵差一下子因過量工作而導致身體不能再負荷,結果因過勞而死亡。

另外,2016 年的最後一天,一名在加平郡郵局工作 24 年的金姓郵差,因趕著周六也要派遞郵包,使已連續多日工作未有休息的他,結果在派送的過程中忽然暈倒,結果送院後證實不治。

根據 2015 年為基準,韓國人每年平均工作時間為 2113 小時,比歐洲德國的 1371 小時高出數百小時。而且,韓國人也因工作環境競爭劇烈下,工人階級多也被資方控制並形成出一種「假性主義」的價值觀,即保了保障「飯碗」,就算是病了也會忍耐地回公司工作的奇異思維。反之,韓國企業的一方多無良地不會承認工人在工作期間導致的死亡事件,且不願意為「過勞死」定下法定工人保障,多只會彈性地讓工人晚點上班來作適度妥協而已。

「過勞死」一字的發源地日本,近年也多了站在勞工立場,定立了保障工人避免過勞的新法案,反之韓國卻在這一層面落後他國,仍以財閥的利益為大前題,給予最大的保護。但作為抗爭的主要力量,韓國工會仍會繼續窮追猛打下,一直抗爭至立法保障工人的「過勞法」在國會通過為止,才會罷休。

 

(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