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頁岩氣革命 繁華落盡

2016/3/30 — 6:13

2012年1月,我首次前往俄克拉荷馬城,對一個讓人始料不及的現象進行採訪報道:美國石油繁榮。在那之前, 水力壓裂法最為人所知的還是它推動了美國天然氣產量增長。當時,這種方法剛剛開始被用於開發深藏在地下岩層之間的石油,例如北達科他州的巴肯頁岩、德克薩斯州的鷹灘頁岩和俄克拉荷馬州的密西西比灰岩。在我的筆記本裡,至今還夾著時任俄克拉荷馬州中區發展公司(Central Oklahoma Regional Development)執行董事的弗拉戈夫特(Gene Pflughoft)那周給我打印的一張清單,上面列舉了開發頁岩油氣的好處:「租賃土地,裝配鑽井設備,需千百組件,耗萬千人力;卡車運送鑽井設備;鑽井:更多高技能員工;培訓設施,教師,廚師,協調員, 門衛。餐館爆滿。汽車旅館爆滿。焊接車間營業。」如今看來,這份清單倒像是對種種灰飛煙滅的預言。

作為曾經的頁岩革命中心,以及切薩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戴文能源(Devon Energy)和大陸資源(Continental Resources)等先鋒企業的大本營,俄克拉荷馬城如今成了能源價格暴跌導致一損俱損的反面典型。不久前,數萬人聚集該城,悼念在3月2日的一次車禍中喪生的麥克倫登(Aubrey McClendon)。享年56歲的他是切薩皮克能源的聯合創辦人、該行業最知名的倡導者之一。在他出事前一天, 他剛剛被指控涉嫌操縱投標。

這一切,彷彿是頁岩革命日薄西山的一個陰鬱象徵。回到2012年,那時候看不到衰落的前景。當時油價大約每桶98美元。美國原油產量自80年代以來首次開始增長; 俄克拉荷馬州的失業率為5.4%,比全國平均水平低了近3個百分點;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這個「石油之州」裡的石油企業。堪薩斯城聯邦儲備銀行俄克拉荷馬城分行的經濟學家威爾克森(Chad Wilkerson)表示,俄克拉荷馬州真的非常依賴石油和天然氣。那時候,率先完善頁岩鑽探技術的戴文能源搬進了一座50層的藍色玻璃大廈,這座大廈剛剛成為俄克拉荷馬州的第一高樓。率先啟動巴肯頁岩開發的大陸資源搬出俄克拉荷馬州伊尼德市,搬進了戴文能源之前的辦公樓。我和弗拉戈夫特一起吃牛排的布里克頓區,數百套公寓樓拔地而起;俄克拉荷馬城雷霆隊的主場剛剛更名為切薩皮克能源球場,每一場比賽都一票難求。

廣告

我的行程安排包括對麥克倫登進行專訪,但時任切薩皮克能源行政總裁的他只有從鵪鶉溪高爾夫鄉村俱樂部駕車回辦公室的路上才有時間。那天,他來這裡參加石油業者周三午餐會,剛剛發表一番鼓舞人心的講話,內容是美國如何打破中東石油的市場壟斷。「我期待著一個世界,在那裡,除了石油只剩沙漠的那些人將變得無足輕重。」台下掌聲雷動。他告訴我,美國很快就將挑戰沙特和俄羅斯的全球最大產油國地位。

他說:「我不想把這一切叫做繁榮,因為繁榮似乎總是伴隨著一個衰落。」言下之意,彷彿提一提衰落可能性就等於不愛國。時任戴文能源總裁兼行政總裁的里歇爾斯(John Richels)告訴我,沙特不再具有用石油充斥世界市場的能力,而只有出現一場世界性的經濟衰退才會引發油價持續下跌。「我們的長期觀點是, 油價將一直相當強勁,在較長時間內都不會看到每桶50美元的油價。」接下來的三年似乎證明了里歇爾斯的判斷。石油均價為每桶95美元。

廣告

到2012年底,美國石油日產量增長了100 萬桶,是歷史最大增幅;這一幕在2013 年和2014年再度上演。美國石油產量達到40多年最高水平。麥克倫登的能源獨立預言似乎觸手可及;石油進口佔美國進口總額的比例從2005年的60%降至24%。這種亢奮很容易讓人忽視一個大問題:它是歷史上最昂貴的繁榮之一。戴文能源、切薩皮克能源、桑德里奇能源(SandRidge Energy)和大陸資源每賣出1美元的石油和天然氣,投入的成本近2美元。而且,頁岩油氣井的產量下降速度遠遠快於傳統油氣井,僅第一年就會下降60%至70%。為了維持投資者所要求的增長,各公司必須加快鑽探開採以彌補缺口。這種現象被稱為「紅皇后」(Red Queen)—《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一個角色,在劇中,她對愛麗絲說:「你要全力奔跑才能保持位置不變。」從2011年到2014年, 這4家公司總共超支368億美元。

只要高油價能讓再融資易如反掌,這就不是問題。多年的近零利率迫使投資者到市場裡風險更高的角落尋求回報。在標準普爾2014 年4月評估的97家油氣勘探和開採公司中,75家的評級低於投資級。這並沒有嚇退投資者。根據巴克萊的數據,從2004年到2014年,高收益率債券市場擴充了一倍,而油氣行業垃圾債發行量增長了11倍,達到1125億美元。正如基金管理長期業績優異的投資者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在2015年1 月談到德克薩斯州人那樣:「那些傢伙知道如何投機,如果你讓他們用你的錢在地上戳個洞,他們真的會做。」支撐這場熱潮的不是頁岩,而是廉價債務。

對油價保持高位的信念如此之強, 以至於在2014年10月油價跌至每桶85 美元的時候,大陸資源結清了保護該公司免於破產的保險合同。該公司行政總裁哈姆(Harold Hamm)在2014年11月告訴投資者:「我們覺得油價已經到底, 馬上就可以看到相當大幅、相當快速的復甦。」他錯了。那個月底,沙特拒絕限產保價。油價開始崩盤;到1月份,油價跌破每桶50美元,達到金融危機高潮以來最低水平。與里歇爾斯3年前的預言相反,價格一直維持在低位。如今油價大約每桶37美元。去年第二季,俄克拉荷馬州的經濟萎縮了2.4%,在全國表現最差。

今年2 月,戴文能源裁員數百人。桑德里奇能源上個月未能如期兌付一筆債券利息, 現在距離債務違約只剩大約一個星期時間,除非能夠與債權人達成協議。標準普爾2月2日剝奪了大陸資源的投資級信用評級;一周後,自10月份以來第四次下調切薩皮克能源的評級,稱其98億美元債務負擔「難以為繼」。一個多世紀以來,俄克拉荷馬州的命運一直跟石油行業息息相關。上一次石油衰落始於1982年,導致該州蕭條了幾十年。

政客們說,他們將實現經濟多樣化。但一切照舊。堪薩斯城聯儲的威爾克森提供的數據顯示,1982年俄克拉荷馬州工人收入13%來自石油行業; 2014年底,這個比例是14%。如果以80年代為參照,即使油價上漲,俄克拉荷馬州也要多年時間才能復甦。該州面臨著13億美元的預算缺口。而且石油行業也遇到了一些抵制,最近的幾次地震就被歸罪於水力壓裂技術。當前而言,石油繁榮帶來的低失業率算是幫助緩解了衝擊,但威爾克森說,這種緩衝正在減弱。「我很擔心的前景,」他說,「州預算已經出現問題,失業人數已經在上升。」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