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飄泊無依的日本老人

2015/11/10 — 17:46

因為長期院舍不足,88歲的大井史郎只好在願意收容他的短期院舍之間漂泊。史郎每個月都要跟剛熟識的朋友別離。

因為長期院舍不足,88歲的大井史郎只好在願意收容他的短期院舍之間漂泊。史郎每個月都要跟剛熟識的朋友別離。

【文:岑悅君;圖:香港電台】

在人口老化的城市,長者退休後順利靠積蓄、退休金或子女供養安享晚年絕非必然。在本港,適合低收入長者的資助安老院舍宿位嚴重不足,每年約有5000名長者,未輪候到宿位已經離世。日本正同樣面對人口老化,安老院舍宿位供不應求的問題,結果衍生出長者四處暫住,的情況,甚至因為負擔不起安老院舍的費用,被迫放棄大半生累積而成的所有。

在2012年, 日本65歲以上的人口超越三千萬。每4個人當中就有一名是長者。長者護理服務需求迫切,圖為日本老人院舍圖片(港台電視31外購節目《加油!老友記》截圖)

在2012年, 日本65歲以上的人口超越三千萬。每4個人當中就有一名是長者。長者護理服務需求迫切,圖為日本老人院舍圖片(港台電視31外購節目《加油!老友記》截圖)

廣告

日本人口老化的速度快得驚人,2012年65歲以上的人口,數量已突破三千萬,佔總人口百分之二十五,數目仍持續上升中。為了減省醫保成本,政府計劃削減醫院照顧長期病患長者的床位,意味有長者要因而被迫離開醫院,回到沒有護理服務支援的家中或安老院舍。除了要隨著病情變化頻密進出醫院,安老院舍供不應求也難以提供長期宿位,更導致長者要在不同的安老院裡短住,四處飄泊,居無定所。

廣告

史郎為了可以入住長期院舍,得要放棄居住了四十年的公共房屋。他最終只能從老家帶走太太的骨灰、茶杯、手錶和幾件衣服。

史郎為了可以入住長期院舍,得要放棄居住了四十年的公共房屋。他最終只能從老家帶走太太的骨灰、茶杯、手錶和幾件衣服。

88歲的大井史郎沒有家人可以依靠,單單靠每月650元美金,折合約五千元港幣的退休金生活,完全無法負擔私營安老院舍的費用。雖然史郎符合入住公營安老院舍的資格,但宿位供不應求,要至少輪候三年。非公營機構最長只能收容他一個月,因此他要不停在安老院之間搬來搬去,曾經三個月內住過四個地方,有些院舍連房間也不提供,史郎只得一張臨時床鋪,身心都難以安頓。因為病患,史郎已經失去自行走動的能力,無法自己進食及上廁所,非常需要護理服務,即使有公共房屋為家也無能力回去獨居。像史郎般的低收入長者在日本愈來愈普遍,佔老人總數約四成。

史郎最終帶著太太的骨灰住進長期院舍。他的生活看似穩定,其實不然,因為這些長期院舍並没附有醫療設施,萬一史郎患上嚴重病症便得搬離。

史郎最終帶著太太的骨灰住進長期院舍。他的生活看似穩定,其實不然,因為這些長期院舍並没附有醫療設施,萬一史郎患上嚴重病症便得搬離。

生活飄泊無定,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史郎在護理人員的建議下,決定申請福利援助。公共援助可以補貼史郎入住私營安老院舍的開資,但條件是要放棄公共房屋單位──住了四十年的家。政府人員來收回單位當日,正是史郎太太的死忌。這一天,家中每件充滿史郎夫婦生活痕跡的傢俱逐一被拆毀丟棄;史郎只留得住昔日太太送贈的手錶、太太的骨灰和茶杯,和幾件衣衫,帶到將要入住的安老院舍。看著變成廢墟般的家,史郎抱著太太的骨灰,不禁老淚縱橫。來到院舍,史郎終於算是安頓下來,不過院舍只有日常護理,沒有醫療服務,如果史郎將來患上嚴重病症,一樣要離開這院舍另尋出路。而走到這一步,史郎已經幾乎一無所有。

日本家庭社會學專家,兼全國政府社會保障諮詢局成員宮本美智子指出,老人護理服務在日本已經成為昂貴商品,無家人支援的低收長者完全陷於無助的困局。面對愈來愈多老人在醫院、公共房屋和院舍間飄泊穿梭不見盡頭,專門研究社會保障政策的藤森勝彥則建議,運用現有的公共房屋,為獨居低收入長者提供日常生活支援,例如清潔服務、護理服務等等。雖然日本政府尚未落實,但建議相當值得包括本港在內,人口老化,護老院舍宿位嚴重不足的城市參考。

港台電視31外購節目《加油!老友記》透過八集紀錄片道出他們如何積極面對人生種種,突破社會對長者做成的負面框框,繼續展現生命力,綻放無盡色彩。我們也可以從中窺探,如何改善社會安老政策。第四集【日本老人漂流記】將於11月11日(星期三)晚上9時,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吉田和夫(化名)以前跟兒子同住,但當兒子中風後,他輾轉間搬到院舍,又賣了自己的屋來支付自己和兒子的醫藥費。和夫其實還有其他子女, 但忽然間,他發現自己無處棲身,最終孤獨離世。 

吉田和夫(化名)以前跟兒子同住,但當兒子中風後,他輾轉間搬到院舍,又賣了自己的屋來支付自己和兒子的醫藥費。和夫其實還有其他子女, 但忽然間,他發現自己無處棲身,最終孤獨離世。

日本現正試行長者集體院舍,基本的理念是只要住客有能力, 都會幫助忙照顧其他住客。例如75歲江川菊江會負責煮食。

日本現正試行長者集體院舍,基本的理念是只要住客有能力, 都會幫助忙照顧其他住客。例如75歲江川菊江會負責煮食。

岡田美智子的院舍,為一名89歲的住客辦生日會。住客之間體現了互相扶持和尊重,讓他們有尊嚴地活到終老。

岡田美智子的院舍,為一名89歲的住客辦生日會。住客之間體現了互相扶持和尊重,讓他們有尊嚴地活到終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