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首次走進難民營

2016/10/6 — 17:45

敘國難民阿邁說:「無論將來是回國還是到其他國家,我只希望孩子在安全的地方和環境中成長。」

敘國難民阿邁說:「無論將來是回國還是到其他國家,我只希望孩子在安全的地方和環境中成長。」

【文:宣明會傳訊主任龔小明】

中秋剛過,踏上夜機,出發到約旦首都安曼,目的地是中部沙漠地帶的阿茲拉克難民營,探望逃難至此的敘利亞難民。

啟程時,看著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列克謝耶維奇的著作《我還是想你,媽媽》,書中記錄著一群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孩子,縱然今天年事已高,但仍然想念因戰爭而永遠分離的至親,戰爭造成的傷痛顯然仍未癒合。去年,全球還在紀念這場七十年前的戰役,卻好像並未汲取教訓,在好些角落仍然重演著戰爭的歷史,敘利亞孩子就是其中無辜受害的一群。

廣告

約旦北部的阿茲拉克難民營,現時收容了三萬多名逃避戰火的敘利亞難民。

約旦北部的阿茲拉克難民營,現時收容了三萬多名逃避戰火的敘利亞難民。

廣告

前赴難民營

從約旦首都安曼的市區驅車約兩個多小時,才到達位於沙漠地帶的阿茲拉克難民營,這裡現時收容了三萬多名敘利亞人。經過安檢,也看見軍人巡邏,秩序和氣氛亦很平和。營內設有四個區域供難民居住,營帳縱橫交錯,井然有序,只是欠缺水電及基本衛生設施。冬天時,氣溫一般低至零下兩度,有時還會下雨,又冷又濕。

首站來到宣明會興建的儲水缸和水利設施。營內每人每日只有三十五公升的水飲用、煮食和清潔,畢竟水在沙漠中如此珍貴,我們必須善用。車輛走不到兩分鐘,就到了一所幼兒中心,裡面都是約五歲的孩子,九月上旬才剛開課,上、下午班共有三百個學生,每班也是由約旦婦女任教,敘利亞婦女義務擔任教學助理的非正規教育課程,希望小孩不會錯過學習的黃金階段。縱然未能上學去,仍然有所學習;同時,也可以協助他們舒緩不安和緊張的情緒。

在阿茲拉克難民營,宣明會開設了幼兒中心,為五歲的敘利亞小孩提供非正規教育機會。

在阿茲拉克難民營,宣明會開設了幼兒中心,為五歲的敘利亞小孩提供非正規教育機會。

難民也有夢想

接著的家訪,來到阿邁一家的營帳。他有四個孩子在敘利亞出生,孻女則生於約旦。自從敘利亞爆發衝突以來,他們一直擔心子女安危,直至一年多前,夫妻倆終於騎著兩部摩托車,與孩子逃離家園,在邊境逗留一晚後,才繼續上路,最終到達阿茲拉克難民營。阿邁八歲的女兒拉吉姆還清楚記得那個逃亡的晚上,她說:「我很害怕,只可以緊緊地摟著媽媽。」

阿邁聽到後緊皺著眉頭說:「無論將來是回國還是到其他國家,我只希望孩子在安全的地方和環境中成長。」除了自己的兒女,他也愛其他小孩。在敘利亞時,阿邁開設了一個兒童中心,時常與孩子在一起。現在,他雖然住在難民營,身不由己,但仍然非常關心營內的孩子,他說:「約九成孩子經歷戰事後,都感到震驚,對人失去信任,要幫助他們重建信心。可是,這兒並沒有幫助兒童治療心靈創傷的設施。」阿邁親手寫了一份計劃書,希望尋找到資源在營內開設一個兒童中心。然而,現實是阿邁來到約旦後一直沒有工作,因為他仍未能申請到工作證。

三十二歲的阿邁訴說著為何要與兒女逃離敘利亞,並在難民營一年多以來的生活需要,以及他們的夢想。

三十二歲的阿邁訴說著為何要與兒女逃離敘利亞,並在難民營一年多以來的生活需要,以及他們的夢想。

阿邁說雖然現今局勢好像一直轉壞,但他仍然夢想終有一天可以回國。他還有家人留在敘利亞,盼望可以早日團圓。道別時,阿邁六歲的兒子魯費爾一邊踏著自行車,一邊開心地說:「我踏著自行車,可以去找朋友。」看著他那天真無邪的笑容,心裡更感傷痛,孩子所需的歡樂與滿足是如此簡單,卻被無情的戰火,摧毁了應有的愉快童年。

當車輛緩緩駛出難民營,心裡不斷浮現著敘利亞孩子的笑臉,他們和香港孩子一樣,也應該生活在安穩的世界裡,每晚能在家裡安睡,也可以上學去。可是,他們今天卻歸國歸家無期。

上週,多國領袖一起悼念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他因推動以巴和談,促成簽署奧斯陸和議,於1994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他曾說:「和平以外,別無選擇;發動戰爭,毫無意義。」和平如此可貴,你我雖然法終止一場場的戰爭,卻可以選擇關注。宣明會將於本月29日為敘利亞孩子步行籌款,盼望你也來參與,表達我們並沒有遺忘戰火中孩子。

詳情

因為祖母仍留在敘利亞,所以,阿邁八歲的女兒拉吉姆說:「我希望祖母能走出來,與我們一起,我很想念她。」

因為祖母仍留在敘利亞,所以,阿邁八歲的女兒拉吉姆說:「我希望祖母能走出來,與我們一起,我很想念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