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首爾龍山慘劇十年,真相懸疑未了

2019/1/22 — 18:5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日 Facebook 流行「10yearschallenge」的個人歷史資訊分享活動。十年過去,身邊不少朋友童顏依舊,變的只有周遭生活的環境。韓國的城市面貌也是一樣,十年前的 2009 年 1 月 20 日清晨時份,首爾龍山區漢江路二街「南一堂」建築物上,一群不滿市政府以不合理價錢收購該區作重新發展的居民,為與政府與發展商共同建立的「重建龍山發展委員會」進行抗爭,走上那棟四層高的大樓,誓死與警察對峙。最後,警方決定在天光前,動用反恐特種部隊強行闖進該建築物內,驅趕所有抗爭者,結果不慎引發了一場巨大火災,最終造成了五名居民與一名警員不幸喪生,成為近十年韓國其中一單最叫人難以忘記的抗爭慘劇。

2019 年 1 月 20 日,是「龍山慘劇」發生的十周年紀念。十年已過,今天的龍山已是人面全非,除了原位於該區的駐韓美軍指揮部已於上年搬至平澤市,當年發生警民衝突的「南一堂」大樓,現在一切抗爭遺跡,都已被政府清除得一乾二淨。餘下不變的,只有當年因為在警方強行闖入大樓後,釀成火災不幸被大火燒死的居民遇難家屬,繼續留守在慘劇現場,一邊賣著「糖餅」,一邊以行動向路人訴說著此事一直懸疑未決,以喚起市民繼續關心這單慘劇的真相發展。

龍山區,鄰近鐵路站一帶區域的重建計劃,始於 2006 年。當時韓國政府組成了一個以發展商與業主共同代表的重建單位,主導了整個龍山區的重建計劃,並強行通過了將於 2009 年 2 月起,決議執行該區的清拆行動。只是,由於 2008 年發生的國際金融海嘯,影響了韓國房地產的市場發展,發展商與政府一方面因而只能以較低價錢,向該區租戶作出賠償。另外,為了振興經濟,首爾市政府也銳意借重建龍山區一帶,來帶起當地的經濟活動。而且,當時時任的首爾市市長,為了獲得當刻龍山區的首長,支持其連任,因此大力支持加快重建龍山區一帶,以政績工程來換取他的選票支持。但不少對賠償表示不足的租戶,卻一直對發展商草草強迫他們盡快遷出大為不滿。

廣告

重建計劃開始死線在即,2009 年 1 月,重建委員會已成功迫遷當地的 8 成租戶,但一批對發展商賠償依舊不滿的市民,為了延續其抗議行動,他們決定佔據當區的一棟名叫「南一堂」的四層高大廈,並在天台位置建立基地,以準備長期抗爭。心急如焚的發展商,早於 1 月 19 日的下午,在「南一堂」隔對的大樓外,非法借用了消防水喉,向天台的抗爭大本營不斷灑水。另外,它們也以金錢聘用了一批「黑社會流氓」,在大樓外圍放火焚燒垃圾,並不法地切斷了「南一堂」內的水電與封鎖它的對外通道。

最後,到了 20 日的清晨時段,當時首爾市的警察廳,決定不能再等待,強行調動反恐特種部隊,進入該大樓內,與留守在大樓內的市民發生衝突。後來,不慎燒著了擺放在大廈二樓的稀釋液,弄成了一場大火,最終導致不幸五名居民與一名警員不幸喪生。

廣告

意外發生以後,警方一直推卸他們的責任,一來未有公開導致大火的因由,還有未有澄清為何在已知大樓內有大量易燃的稀釋液的存在,但仍在未有清晰的後果藍圖下,急於強行闖入大樓內,挑釁市民發生衝突。只是,他們只在意把那些倖存者繩之於法,以導致他人死亡罪為名,判決他們入獄 3 至 5 年,但草草了結事件。

經過 9 年以後,在上年 3 月,新任的自由派韓國政府,在民意的推動下,才決定就「龍山慘劇」中警方有否違反人權一事,重新作出調查,最終久過調查以後,才還死難者及其家屬一個交代,宣佈警方當時在執行任務時,未有遵守應有的安全守則,因而在發生慘劇一事上,亦需負擔一定責任。

上星期是「龍山慘劇」發生的十周年紀念,十年過去,迄今為止,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仍未有實切的真相完全公開,警方亦欠對死難者家屬一個真誠的道歉。今天,韓國政府對重建社區的步伐,依舊以「速度」考慮高於社區人民利益。一天未有汲取慘劇的教訓,一天再次發生類似事件的危機,依舊存在。

適逢事件十周年紀念,台灣的「Giloo 紀實影音平台」便為關心此案件的朋友,重新放映兩部與「龍山慘劇」有關的韓國紀錄片 —《兩生門》及《共同正犯》,並送出五個名額,可擁有 30 天的 VIP 觀影序號,能觀看此影片。有興趣的網民,可向我私訊,我會把這五個名額全都送出。名額先到先得,謝謝大家支持!

 

圖片來源 / 電影介紹 / 《共同正犯》觀影連結 / 《兩生門》觀影連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