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2017/10/24 — 18:39

畫家筆下的革命

畫家筆下的革命

【文:胡啟敢】

最早同時宣佈同性戀合法化、離婚、墮胎合法化、女性享有投票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享有產假,同時容許國內的民族自由離開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美國?英國?法國?北歐五國?都不是。

廣告

是香港人最恐懼的社會主義的實行國家:蘇聯。在十月革命後,蘇聯政府頒布的憲法和法律,就擁有這些進步色彩,而且是付諸實行,不是玩假的。最後波蘭、芬蘭、波羅的海三國獨立,也沒有遭到大軍壓境。香港人追求自決,若果面對的政府是當時的列寧政府,一早就成功了!

當然,隨著獨夫史太林上台,蘇聯就變成一個極權政權,殘害其市民及異見分子,然後1991年蘇聯倒台,共產主義好像是圓的三角形,是不可實現的概念。而十月革命的歷史,在不少資本主義的狂熱支持者中傷下,好像是一個專制政黨發動的政變,扼殺二月革命的民主成果一樣。

廣告

有見及此,筆者搜尋一些市面上少見但是真確的史料,與網友分享,讓大家看一看十月革命的另一面。

列寧的「一切權力歸於蘇維埃」是搞獨裁?

教科書上寫,列寧在十月革命時說:「一切權力歸於蘇維埃」,好像是要把權力歸於列寧的黨,但其實不符現實。甚麼是蘇維埃?蘇維埃解作委員會,是指由底層的工人、農民、基層、士兵組成的各級民主委員會。由於蘇維埃代表層層由下而上選舉產生,同時又規定可以隨時撤換代表,所以上級的蘇維埃代表,能真正代表基層人民的意見。(按:不是像國內人大,候選人由中共控制和指派。)蘇維埃代表往往都有各個政黨身份,但他們只能以理服人,任何一個黨都不能命令蘇維埃

自二月革命推翻沙皇之後,其實當時的臨時政府並不是普選而成,而是一班政治精英官僚、富人和舊貴族組成(類近香港的功能組別)。相反,民間不同基層就組成蘇維埃(民間委員會),負責討論時政,進行政治決策。如此,當時的俄國就有二個權力核心——臨時政府和蘇維埃。

但是臨時政府拒絕停戰,也拒絕進行經濟改革和土地改革惠及工農,他們在基層和工農兵得到的支持就大幅下滑。此時,列寧回俄,主張停戰、政經改革惠及基層、讓基層有管理國政的權力(即口號「和平、土地、麵包、一切權力歸蘇維埃」),布爾什維克黨就立即得到大量的人民的支持。

不過,有趣的是,當時列寧這個建議是受到黨內領導層大比數否決的,若果列寧是所謂極權的人,一早就對反對他的人秋後算賬了。列寧沒有這樣做,反而用其毅力不停勸說布黨黨員,才扭變黨內的決策,推出四月提綱。

臨時政府因為不受歡迎,也重組了政府,由一些溫和的社會主義者入內做花瓶。他們都認為現在俄國的形勢應該實行議會民主,反對由基層組成的蘇維埃掌握國政。但是臨時政府無法處理經濟危機和民生問題,又不肯進行土地改革,於是大失民心。

民眾比布爾什維克更激進?

若果布爾什維克黨真是獨裁政黨,就無法解釋為何黨員會在短短數月暴增30多萬。難道民眾願意加入一個不能影響其黨政的政黨?而且,民眾要求革命的聲音,比起布爾什維克黨更激烈。在六月和七月,已經有50萬人大遊行及其後的工人暴動,並非由布爾什維克黨發起,而是民眾厭倦了臨時政府離地,要求將參政權力移交蘇維埃。(按:就好像戴耀廷不像佔中這樣快發生,但是雙學宣布佔領公民廣場後,佔中就爆發了)

七月初,臨時政府作出反撲,逮捕布爾什維克黨如托洛斯基等人,又進行黨禁和報禁,並用媒體機器中傷布黨是德國奸細,使得布黨在民眾中的聲望受到打擊。但是形勢突然大變;當時的俄國陸軍司令科爾尼洛發動軍事政變,欲重建軍事獨裁和專制皇朝,首要任務就是要扼殺基層民主。

由於臨時政府誹謗布黨是「賣俄賊」,現在布爾什維克必須立即行動,保衛臨時政府,同時對其作出嚴厲批判。布爾什維克不是想挽救臨時政府,而是要保衛基層民主。然後托洛斯基組織赤衛隊,和政變軍隊開戰。政變好快就失敗,因為鐵路工人罷工,拒絕運輸軍隊;政變的軍隊士兵不少也受到工人勸服而倒戈。由於布黨擊潰了政變,聲望大增,而臨時政府的支持度大跌。結果九月時布爾什維克黨的代表在全國各地的蘇維埃贏得多數。

列寧是獨夫?

列寧計劃推翻臨時政府,但另一革命重要領袖托洛斯基則主張要在絕大多數的蘇維埃同意下,才發動革命。列寧勸服了布黨領導層,若果全體人民主張推翻臨時政府,布黨才以人民的名義起義。只有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激烈反對,但事後也沒有遭到秋後算賬。

左膠搞討論會注定失敗?

十月,聖彼得堡成立軍事委員會,以防衛德國入侵,當中大部份領導成員為布黨黨員,但也有其他黨派。當時已打算10月26日發動起義。當時臨時政府知悉,欲採取行動鎮壓,但托洛斯基以此為由,立即發動革命,在波羅的海海軍軍隊的支持下,很快佔領聖彼得堡大部分地方。當時有一彼得保羅堡壘為軍事要害,守衛的軍隊拒絕投降,原本布黨成員安東諾夫.奧凡西科主張強行進攻。

但是托洛斯基反對。他隻身走進要塞,舉行討論會,打動了守衛的士兵,他們就全部倒戈,革命軍不但拿下要塞,連附近的武器庫的武器也拿下。(所以熱狗說左膠搞討論會是無用,可算是廢話),結果臨時政府就被推翻,過程幾乎是兵不刃血。

事後列寧宣佈建立社會主義秩序,托洛斯基指出「蘇維埃政府建議:立即和平,將給農民分土地,軍隊民主化、建立工人控制生產,舉行立憲選舉,保證俄國國家自主權。」

托洛斯基也被後來的史家Marcel Liebman評為:「這次是一次了不起的壯舉,不只是十月起義的壯舉,也是布爾什維克革命時期的壯舉。沒有運用傑出的軍事戰略,沒有顯示強大的軍事實力——奪取權力,更多的是政治成功,而非軍事勝利。其中沒有任何馬基維利式的陰謀詭計,而是成千上萬次不知疲倦地勸說和宣傳。拒絕進行正面攻擊,赤手空拳進入彼得保羅要塞勸說士兵們,托洛斯基完成了一位真正革命家的傑作:他選擇的是陽謀而不是陰謀,是規勸而不是槍械,是鼓動而不是攻擊。」

下回兩篇文章,將會回應為何布爾什維克發動的革命不是政變,而及概論十月革命後的政局,以及為甚麼俄國會變成極權政府。現在我們回首十月革命,不必全盤肯定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黨,他們的確有壞的一面和過火的一面,但是因為當時的環境惡劣,也有形勢比人強的因素。但是作為民主實驗的歷史,十月革命後的歷史,值得現在的香港參考。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