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法律界 勿淪為北韓政權的護航艦

2018/4/4 — 18:56

【文:鄧星華】

聯合國安理會在三月尾宣佈對北韓實施聲稱「史上最大規模」的制裁行動,被凍結資產的廿多間協助北韓運送物資的船務公司中就有三間是在香港註冊。正如美聯社在三月下旬的報道指出,北韓政權利用香港極為寬鬆的公司註冊規例成立多間空殼公司遮掩行蹤,繞過各國監察在公海偷運石油及其他戰略物資,當中特別提到在三月一日生效、規定上市公司以外的所有香港公司保存實益擁有權最新資料的《2018年公司(修訂)條例》。

港府就提升實益擁有權透明度立法並沒有引起本地傳媒太多的關注,公開評論方面也只有樂施會、「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和「財務透明聯盟」(Financial Transparency Coalition)三大國際非政府組織發聲。本地法律界對「(最終)實益擁有權」(ultimate beneficial ownership)這概念一定不會陌生,因為他們即使在修訂條例未通過就已經在確定公司實益擁有人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提升實益擁有權透明度之所以重要,因為它有助弱化北韓政權或其他不法分子透過成立空殼公司掩飾身分的能力。目前香港公司修訂條例和大部分其他國家及地區的法例規定,持有25%或以上股本、或者擁有25%或以上表決權的人士或法律實體,就必須登記為某公司的「重要控制人」(significant controller)。

廣告

港府在去年一月就提升實益擁有權透明度展開為期兩個月的諮詢,並在短短三個月後作出總結。回應人士及團體不到60,絕大部分代表法律界、會計界、銀行界和商界,而政府在此情況下得出的結論與諮詢文件建議幾乎沒有分別。當中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律師會的回應:在財富與正義之間,它選擇了前者。該會明確表示「不相信香港應該採用有關披露公司實益擁有權的法定制度」,認為在香港引入這種制度「將會使香港競爭力下降」和「增加小型私人企業的合規成本」。律師會續稱,作為國際「財務行動特別組織」(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的成員,香港「毫無疑問」需要履行該組織有關實益擁有權透明度的建議,但「毋須力爭擔當先行者,反而應該至少等待中國(內地)和美國這兩大經濟體採取行動」提升實益擁有權透明度後才作出任何措施。

至於界定重要控制人的25%持股或表決權門檻,香港律師會認為「從監管角度上沒有明顯理由」去修改。該會更加反對重要控制人登記冊開放給公眾查閱,認為這樣會「破壞香港作為公司註冊管轄區的吸引力」。與此相反,財務透明聯盟等民間組織一直提倡重要控制人界定門檻應該遠低於25%及重要控制人登記冊給公眾查閱。事實上,歐盟成員國在去年12月已就「第五號反洗錢指令」(Fifth Anti-Money Laundering Directive)達成協議,同意歐盟區內成立的任何公司的實益擁有權資料都可以任由公眾查閱。

廣告

香港律師會表示要看美國的情況如何才在實益擁有權透明度上採取行動,而美國國會恰巧正在對《反恐怖主義及非法資金法》(Counter Terrorism and Illicit Finance Act)進行審議,相信通過的機會相當大。跟他們的香港同業一樣,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對提升實益擁有權透明度的態度也是相當負面,表示這種措施根本不可行和過於複雜。面對律師協會在兩黨和中小企業支持有關法案的情況下依然擺出如此歪理,當地人權倡議團體「國際企業責任圓桌」(International Corporate Accountability Roundtable)執行總監Amol Mehra近日就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慨歎:我取得法律學位後不是要幫人洗錢,但有了這學位後做這樣的勾當確是易如反掌﹗

香港的各個專業界別在「正確做事」(doing things right)上相信沒有多少人置疑,但觀乎香港律師會對提升實益擁有權透明度的態度,我們可以見到本地專業人士是否都在「做正確的事」(doing the right thing)實在可以商榷。儘管香港法律體系近年不斷受到挑戰和質疑,但普遍市民仍然相信法律是一個值得尊敬的行業。目前在香港三大院校唸一個Juris Doctor動輒都要花費30萬元以上,莘莘學子投身法律專業相信不會甘願只當北韓政權或不法分子的護航艦吧。如果本港法律專業對進一步提升實益擁有權透明度反應冷淡甚至採取敵視態度,國際社會對香港專業界別以至整個法律、經濟體系的信心只會不斷下跌,試問到時香港還有什麼競爭力可言讓專業人士發展﹖

 

作者自我簡介:旅居北美的七十後中佬,曾涉足傳媒、公關及政府,最後落戶NGO界,相信everyone a changemaker,即使行出一小步也可對世界產生巨大影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