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現代奴隸」制度

2016/6/6 — 17:17

2016年全球奴役指數報告封面

2016年全球奴役指數報告封面

「當人奴隸咁使」 - 現代社會中,奴隸似乎已經絕跡;不過我們大多會在電影或電視中知道「奴隸」是怎樣一回事:地位低微、任勞任怨、往往伴隨著被虐待的情況 - 他們均被當成貨品「被出售」。

隨著數百年的抗爭,人權意識的提升,人人生而自由,不應被看成是貨品般買賣,本應是普世價值。但不幸的是,把人當成貨品販賣的事,仍然存在:關注現代奴隸議題的澳洲慈善機構「行走自由基金會」(Walk Free Foundation) 於本週發表「2016年全球奴役指數」(Global Slavery Index 2016)就指出,全球有4580萬「現代奴隸」[1]。奴隸,其實就是指遭別人以剝削為目的,透過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包括誘拐、欺詐、欺騙、濫用權力或濫用脆弱境況等)被販賣的人[2]。人口販賣亦是全世界增長最快的非法行業之一。

廣告

香港政府打擊人口販賣表現與「朝鮮金仔」齊名

報告更指出,香港是打擊現代奴隸表現最差的地區之一,與北韓、伊朗和東非國家厄利垂亞等國家齊名。而港府則反駁指該報告研究方法不嚴謹,數據不可信,並指香港有健全法例和行政措施打擊人口販賣[3]。

廣告

可惜實情是,香港並沒有針對打擊人口販賣的法規。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於2009年曾指出,香港政府無任何相應措施保護或協助被販賣的受害者[4],在現行法例中亦沒有任何打擊強迫勞動的法例[5]。也就是說,若現在香港遭強迫勞動的人,根本求助無門。

伴隨人口販賣出現的強迫勞動

強迫勞動,往往伴隨著人口販賣出現。正如俗語稱的「賣豬仔」,就是將人以不同方式,誘騙往人生路不熟的地方,然後強迫其勞動;賣者作「人口販賣」,被賣者則要「強迫勞動」。不過,現代的強迫勞動不一定是有個監工長期手執藤條看管著「現代奴隸」;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定義,強迫勞動是指以透過暴力、威脅、扣留身份證明文件、強迫負債等方法,強迫他人勞動 [6]。

在香港,不少「現代奴隸」就在我們身邊,但我們並不察覺 – 其實很多在港外傭均處於強迫勞動的處境。根據國際特赦組織2013年的調查,大部分在港的印尼外傭表示她們需交出重要文件予香港的中介公司或僱主,直到她們離開香港,或者還清債務後才可取回。這些債務,往往就是他們離開家鄉前的大筆「訓練費」,到了香港又常常遭香港的中介公司濫收費用 [7][8]。而且,外傭若離職,找新工作又要再支付中介費,而且現時香港規定,外傭於合約完結後兩星期內需覓得新僱主,在這「不可能的任務下」,加上背負著的巨債,她們唯有接受很多不合理的條件。換句話說,現時本港的外傭制度,造成了「現代奴隸」的出現。

今年四月,勞工及福利局發佈《職業介紹所實務守則》,以回應一直上升的投訴中介公司數字。可是《守則》 根本未有新增任何條例或法律打擊本地中介強迫勞動,亦沒有相應的懲罰措施 。

外傭是「現代奴隸」    僱主也受害

在香港的外傭是「現代奴隸」,受到中介剝削;但僱主對外傭所受的剝削往往不知情,而莫名地分擔了外傭承受的壓力。在現時中介公司缺乏監管的情況下,僱主可以在與中介溝通的過程中詢問更多資訊,包括中介有否扣起外傭的身份證明文件、要求中介列出收費細則、中介公司有否在外傭繳交中介費後給予正式的收據等。僱主也可以選擇比較老實的中介公司。民間有研究中介濫收費用的報告,並把各中介公司排名[9]。

當然,只有政府立法打擊強迫勞動,為前線執法人員提供處理相關案件的訓練,為受害人提供援助,才能從根本打破這個「現代奴隸」制度 – 作為國際大都會,政府仍然對其所造成的「現代奴隸」制度置之不理,實令香港蒙羞。

 

注:

[1] Walk Free Foundation (2016) Global slavery index 2016. Available at (Accessed: 3 June 2016).

[2] 《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關於預防、禁止和懲治販運人口特別是婦女和兒童行為的補充議定書》

[3] Fraser, N. (2016) 港府反駁‘現代奴隸’報告 指如在港販賣人口可判終身監禁. Available at (Accessed: 3 June 2016).

[4]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禁止酷刑委員會就中華人民共和國執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 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提交的第二次報告的審議結論〉。2009 年 1 月 19 日。文件編 號:CAT/C/HKG/CO/4。段 7(d)。

[5] CMAB (2015)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n the fifth periodic report of china with respect to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ADVANCE UNEDITED VERSION, para. 5(d) &20. Available at (Accessed: 24 May 2016).

[6] Organization, I.L. (2014) The meanings of forced labour. Available at (Accessed: 3 June 2016).

[7]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政府失職 漠視中介剝削 印尼外傭 頓成販賣人口》,2013年10月

[8] lliance of Progressive Labour & Progressive Labor Union of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License To Exploit: A Report On The Recruitment Practices And Problems Experienced By Filipino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October 2013, p.58

[9] LICENSE TO EXPLOIT: A REPORT ON THE RECRUITMENT PRACTICES & PROBLEMS EXPERIENCED BY FILIPINO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alliance of progressive Labor‐HK (APL‐HK) and progressive labor union of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PLU) 15 april 2013, Hong Kon (2013), 附件F Available at (Accessed: 3 June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