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速消費主義下垃圾圍城

2016/7/21 — 6:53

菲律賓的垃圾山貧民窟。

菲律賓的垃圾山貧民窟。

香港政府某天忽發奇想,將路邊的垃圾筒投放口縮細,據說目的是希望減少市民將大型家居廢物棄置在路邊的垃圾筒,結果,垃圾沒有放進筒內,照樣棄置在新式垃圾筒旁邊。香港因為家居垃圾不分類,加上公共地方收集的垃圾,全部運去焚化或堆填,以致香港將軍澳的堆填區瀕臨爆滿。政府起初表示不一定要興建焚化爐,可以嘗試源頭減廢,結果當然不了了之,最後還是要將焚化爐上馬。

香港是個典型消費主義的社會,喪買爆買,然後快速棄置,使用周期短促的消費品成為主流,過去以季度作產品周期的時裝,現在變了以月計的快速時裝,穿幾個月就可以扔,至於可用十年以上的傢具,現在也變成快餐式產品,兩三年就需要更換。消費主義產生一種丟棄文化由美國七十年代發展出來,大量一次性用品充斥我們生活,由餐具、飯盒、杯樽一直演變至時裝,香港近廿年也受這種丟棄文化所感染。再加上淘寶網購的擴張,消費者隨時買下一大堆沒用的消費品,而淘寶速遞的包裝紙皮及發泡膠,成為了路邊垃圾筒擠塞的元兇。這種高速消費主義,產生了大量的垃圾,也同時在中國大陸出現,因為要刺激內部需求,保持國民生產在8%增長率,更多的消費品不斷地生產出來,同樣政府不斷加建垃圾處理設施,但總是追不上垃圾增加,提出興建焚化爐,一樣遇上民眾激烈反對,城市化令中國人一方面享受高速經濟增長帶來物質豐盛的生活,但同時又陷入垃圾圍城大戰之中。

北京市郊的廢品院子。

北京市郊的廢品院子。

廣告

但在中國城市的邊緣,有一大群人每天收集廢品垃圾,我們慣稱收買佬、撿破爛,他們不太為人注意,但一個城市的撿破爛群體可達十萬計,他們處理城市排出的廢物,在城鄉交合區裡有大大小小的收廢品大院,將家居垃圾細心分類,將賣給環保工業作原材料生產。這個收廢品的群體在當代中國是一種雙重污染符號,他們與垃圾打交道,自然骯髒,同時又是外來人口,農民工。傳媒及學者對這些城市邊緣人多帶同情眼光,在部分亞洲及拉丁美洲發展中國家,收廢品的人估計佔2%,也是非正式經濟活動中的重要項目。但由於沒有政府規管,衍生很多環境衛生、工作安全、童工及貧民窟問題。

廣告

中大學者胡嘉明及博士生張劼穎二人由2007年開始,着手研究這個拾荒群體,以北京市邊緣的冷水村為對象,進行田野考察,以五年時間對十七戶家庭作調查對象,最後寫成了《廢品生活:垃圾場的經濟、社群與空間》一書,剖析這群為城市減廢排毒的農民工,他們保持了城市的光鮮亮麗,為城市排出的污物重新賦予價值,也反思垃圾對現代城市生活的意義所在。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