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鬼怪場景:精緻中盡顯細心

2017/1/17 — 13:0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喜歡劇集《鬼怪 – 孤單又燦爛的神》的劇迷,除了深深被劇中多位主角,包括孔劉、金高恩、李棟旭、劉寅娜與陸星材的演出魅力所吸引,另外對劇情尤其容易投入,也要歸功於劇集製作團隊背後在設計場地與安排擺設的細心工作,使劇集裡每一件細節也能瀰漫著那種久經歷史沖洗的時代感。

早前也曾親身到現場介紹,鬼怪那一間擁有西洋古典風味的大屋,其實是位於首爾鐘路區的雲峴宮內。雲峴宮原來朝鮮王朝興宣大院君的政治中心,因其外型上帶有西式建築風格,還有獨立建築在小山坡上,再加上其歷史意義,份外讓人聯想悲傷的感覺。劇組人員選擇這座建築物作已在人生間生活 900 多年的鬼怪的居所,把鬼怪的個人經歷與朝鮮的大歷史連結一起,是極為深思細密的精巧選擇。

打開大門,鬼怪與恩倬便可以穿透時空,走進鬼怪的住所內。我們知道雲峴宮內不是鬼怪他的真正大屋,他的家居室內環境是一處按劇集製作團隊設計的廠景,建於京畿道中東部的「南楊州市」內。鬼怪之家,從觀眾的視線觀察,當然是極為精緻華麗,而且擺設了各式各樣的歷史展品,可以呈現出鬼怪的歷史味。

廣告

另外,大廳充滿豐富的想象力,把一切難以在現實空間建造的物件,都一一堆砌出來,就如把那個小亭園放置在偏廳,便是一大例子。但那裡大廳的空間、布景與道具安排,總是給觀眾擁有一份如異國情調的陌生「空洞」感覺,既神秘又空虛。尤其在於設置在大廳桌上的那個懸掛在天花板半空中的蠟燭架,尤能藉燭光聯想起鬼怪百年歷史的流逝,增添此屋像見證歷史轉變的歲月感觸。但對劇組人員,大廳卻是一處不敢貿然闖入的「禁區」,皆因它的地板是全以昂貴的「大理石」鋪設,極易弄花,拍攝時工作人員們也是非常小心處理。

其後,走進鬼怪與地獄使者二人的房間,雖然建築出簡約既實用毫不奢華的格調,與大廳的感覺分庭抗禮,但相較而言由於地獄使者是給神清洗了前生記憶,房間則要更著重現實感,裝飾、擺設與牆色也力求實際,反之鬼怪因為他是一位經歷 900 多年生離死別的鬼魂,只有在等待拯救他安息的鬼怪新娘出現,生活卻是活生生的空蕩蕩味道,因而房間便走簡約深層,引領出兩種層次感。

廣告

另一處亦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地獄使者給亡者喝忘掉記憶茶的工作間。不少拍攝角度也從低處向下拍,一層接一層密密麻麻的茶杯放置在高不見頂的牆櫃上,感覺像是承載著人類所有前生要負的代價一樣,極其沉重。

除了建築物,《鬼怪》劇集製作人員對所有在劇集內出現的道具與擺設,也是力求完美,務必為觀眾帶來最漂亮的畫面。例如劇中第一集中,鬼怪金侁在江陵市江原道注文津海邊堤壩向恩倬送上那一束代表戀人的「蕎麥花」,原在 11 月初拍攝,但踏入晚秋初冬以後,不少早前預備拍攝的蕎麥花早已在拍攝前一周已枯萎。在此,劇組製作人員的組長,便決定直接從在美國生活的媽媽空運一束蕎麥花回韓國,特意為拍攝這一幕,可見背後製作團隊的認真程度,尤其值得大家尊重。

此外,劇中恩倬手持的那一塊來自加拿大的「楓葉」,為表實實,是確實從加拿大拍攝時收藏回來。另外,地獄使者放置茶杯上的木架,置在上面的釘子,原來也是李應福導演特意從美國選購回來。而且,那些放置在鬼怪家中的燈子,原來亦是李應福導演在加拿大拍攝期間,因為在訂住的酒店內發現尤其適合劇中風格,特別從加拿大訂製回來進行拍攝。連帶鬼怪家中使用的碗盤,同樣也是李應福花上10數天時間慢慢選購,可見劇集一切道具擺設,實在是極為精緻,顯出背後製作人員的細心。

---
參考:http://bit.ly/2jgG4Iq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