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夜站立」是一場不一樣的戰鬥嗎?

2016/4/20 — 11:13

「Nuit Debout」的參與者在twitter發佈圖片

「Nuit Debout」的參與者在twitter發佈圖片

【文/林鳥綜合自網絡】

破土編者按:在法國巴黎共和國廣場上,今天是3月47日。自3月31日起,「黑夜站立」運動已經持續了半個月。我們還沒有看到將要改變的曙光,但幸好也沒有看到快要放棄的兆頭。這場看似隨性而起的運動,到底是什麼人在堅持站立?除了站立以外,他們在廣場上還做些什麼?談論什麼?這場運動的訴求是怎麼樣的?破土帶你看。

新勞動法引發騷亂

廣告

奧朗德領導的社會黨政府之爭之後,採取了加劇經濟停滯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左派和工會在新自由主義的進攻面前一直是一種防守的態勢。法國的失業率已經從2009年1月的9%增長到現在的10.2%。

為了緩解就業危機,2016年2月18日,法國政府公佈了由新上任的勞工、就業與社會對話部長米利安姆·庫姆裡(Myriam El Khomri)提出的新勞動法(即「庫姆裡法案」),在全國範圍內引發爭議,更成為了法國多地罷工、遊行的直接導火索。

廣告

新勞動法草案的內容首先是,工作時間增長。在2000年推行每週35小時工作制以前,法國員工的法定工時是每週39小時。其實法國現存法律已允許工時,按照現在的規定,企業可以讓員工每週平均工作44小時,但這種延長工時的時段不得超過3個月。

在新法案中,法定工作時長仍為每週35小時,但列舉了諸多企業可以「違規」的特殊情況,這些特殊情況均以勞動者與企業簽訂的合約為依據,即企業作為雇傭方擁有這些特殊情況的最終解釋權。按照新法案,職工每週可以平均工作46小時,延長工時的時段可以持續4個月。按照歐盟成員國的規定,員工每週的工作時間不得超過48小時。除此之外,新法案規定,工作時長超過35小時的部分,應按照最低10%的標準支付加班費用。

新勞動法頒佈後,法國多地街頭爆發了軍警和遊行學生的衝突。3月17日,數千人高舉「我們不要沒有安全感的工作」、「彈性意味著剝削,剝削意味著卸磨殺驢」等標語,湧上了巴黎的街頭。學生們堵住了115所大學和學校的校門,迫使這些學校暫時停課。許多學生聚集在巴黎共和國廣場上,舉行大規模示威活動。軍警向遊行群眾釋放了催淚瓦斯,並逮捕了三名遊行人員,過程中有兩名警員受傷。

法國各地均有群眾聲援學生的示威活動。在法國西部的雷恩市,數百名遊行群眾進入當地主要地鐵站,站在鐵軌上,迫使鐵路運輸暫時癱瘓。一位示威者高舉標語,上面寫有「讓我們停止奴隸般的生活」等字樣。此外,在法國南部的馬賽、西部的南特均出現了遊行活動。

「黑夜站立」運動的興起

此後,一波又一波的罷工遊行接連上演。當地時間3月31號,各行各業又掀起一場更大規模的全國總罷工,有超過200場遊行在法國各地進行。該日的大遊行結束後,聚集在共和國廣場的人群開始陸續散去。這時有人呼籲大家「遊行後留下」,於是就有數千人相應,此後的幾個夜晚人們繼續集合在廣場上,一場運動就這麼開始了。

從這天起,巴黎共和國廣場每天晚上都有數百、直至數千人自發集會,這些有政治理想的年輕人在一起通宵達旦地演講、辯論,批判金融資本主義、批判住房問題,批判被收買的新聞界,控訴對民主代議制的不信任,控訴政治陰謀論……這個被稱為「黑夜站立」(Nuit Debout)的運動,已經蔓延到全法國50多個城市。

運動訴求:直接民主、改變體制

「黑夜站立」運動是在全國性反對勞動法改革的風潮中應運而生的,但其訴求早已超出了勞工法層面。運動組織者稱,即便政府收回了勞動法改革草案,「黑夜站立」也不會就此停止。

「直接民主制」、「公民辯論」、「公民大會」,以及「改變體制」這些詞彙頻繁出現在參與者的口中。對組織者來說,「黑夜站立」運動還涉及突破法國傳統的示威遊行模式:遇到了什麼具體問題,就示威遊行,隨後慢慢懈怠,運動成為強弩之末,不了了之。運動的參加者經常提到西班牙的「憤怒的人」和美國紐約「佔領華爾街」運動,認為「黑夜站立」運動應該以它們為榜樣。

在節日氣氛中討論和辯論

「黑夜站立」運動,不光是通宵佔據共和國廣場那麼簡單,還要在「節日式」歡快氣氛中組織社會問題的討論和辯論。為此,組織者設立了不同主題的討論小組,大家通過爭論就失業問題、不穩定工種(如演藝界工作人員)的地位,以及工作和薪酬問題提出替代性的方案。

討論主題在「每日會議」上被提出,在那裡每個人都有發言機會。在每天舉行的全體大會上,討論結果被通報給所有參與者。在這個全體大會上,所有在場的人如果願意也都可以發言。通報的結論,也就是替代性的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案,最後要用舉手方式表決通過,由「鬥爭聯盟」記錄。「黑夜站立」積極分子稱:「這場運動要保護我們當中最弱勢的人。」

學生活動家 Gael Braibant說,每天晚上通常都會有數千名抗議者狙聚集在廣場,大部分是沒有穩定工作的年輕人,「我們討論每一個事件——不僅僅關於佔領運動怎樣進行下去,而且爭論當前的政治體制、員警和它在暴力事件中的角色。我們還選舉了一個‘行動委員會’來領導佔領運動。」

「這樣看起來很混亂,但是它為人們之間的討論提供了空間,目的是把所有參與鬥爭的人們凝聚在一起。」

運動的組織者Gael強調:「這絕對不是一個反政黨或者工會的運動。我們一直號召政黨或工會來廣場參與我們的運動。但是目前來看,參與運動的人大部分是現存政治組織之外的群體,許多工人都是來自不同地區的非工會成員。」

佔領行動委員會成員Denis Godard說:「佔領給運動提供了方向,我們開始質疑整個資本主義體系的運行邏輯,探索把不同陣線的鬥爭團結起來去爭取另外一種可能性。」

「新世界的憲法將由數百萬人一起制定,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僅僅由數千精英來決定。我們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就不僅要通過口頭的討論,而且要通過實際的行動攻破權力的堡壘,圍繞著新勞動法所展開的鬥爭,將是我們勝利的起點。」Denis Godard說。

 

(本文為破土首發,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破土立場,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責任編輯:胖頭陀 )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