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齊澤克:希臘說不 喚醒整個歐洲

2015/7/7 — 18:10

著名社會學家齊澤克 (Slavoj Žižek) 昨日在 NewStateman 發表一篇題為 This is a chance for Europe to awaken文章,回應希臘公投否決緊縮方案的結果。他認為,否決的意義不僅是字面上反對緊縮,更是希臘人發出的一個勇敢警號,目的在喚醒整個歐洲,進行經濟架構以至意識型態上的改革,以走出當前經濟困局的永劫輪迴。

齊澤克指,希臘與歐盟的對立,往往呈現在前者總是批評希臘講話太過空泛,缺乏執行與技術細節;後者則調轉過來,質疑歐盟嘗試控制希臘財政上每個部份。他引述希臘總理齊普拉斯 (Alexis Tsipras) 的話,說假若齊普拉斯能單獨與德國總理默克爾 (Angela Merkel) 吃個晚飯,只需兩個小時便能找到解決方案。因為他倆都會視希臘的問題為政治問題,而不是技術問題。

誰在一直把希臘局勢視作技術問題?齊澤克把矛頭指向歐元集團主席戴松布倫 (Jeroen Dijsselbloem)。

廣告

假若這件事入面有個標誌性的壞蛋,那壞蛋就是戴松布倫。(齊澤克)

一如戴松布倫的金句:「無論任何事,一旦要搞意識型態,我便甚麼也做不到」,齊澤克批評戴松布倫是個技術性官僚,其嚴重程度可比以下兩個例子:一個強姦受害人痛苦地向警察講述她所經歷的悲劇,而這個警察卻不斷打斷她,要求她提供行政細節;或者一個學生希望與教授討論根本性問題,而這個自大狂教授卻一味在技術層面上批評他「沒有遵從某種規則」。

廣告

齊澤克認為,當前希臘的問題,正正就是一個意識型態問題。而「戴松布倫否定那是一個意識型態」這個現象,恰恰就是整個歐盟本身意識型態的反映。根據其觀察,愈來愈多源於權勢而作的決定,被歐盟化妝成所謂「行政規則」。而這些「行政規則」又倒轉過來強化了權勢的地位。他質疑最不願看見希臘等借貸國家能還債的,正是那些掌權富國。因為他們借錢的真正目的,不在賺取利息,而在於令借貸國繼續依賴他們、繼續低聲下氣。歸根究柢,有些債仔還不了錢,卻可以有權自行決定如何處理債務(美國);有些債仔因為所謂「大得不能倒下」的理由,可以勒索他們的債主(大銀行);只有希臘,同樣借了錢,卻要被欺負與擺布。

這樣的歐洲,顯然是一個不平等的歐洲。

只有一個新的「異端」(當前的希臘政府)才能拯救歐洲文明遺產中那寶貴的東西:民主、對人的信任、平等與團結。(齊澤克)

因此,希臘在公投向緊縮方案說不,意義重大。這等於是向那些無法領導歐洲向好的歐盟官僚說「不」;是對維持現狀論說「不」;是對冷酷的技術官僚主義與及暴烈的希臘種族歧視──稱他們為懶惰散漫的民族──說「不」。

這個「不」的正面意義,則在於給希臘一個現實機會,讓它可以擺脫結構性束縛,走向經濟復甦。同時,這個「不」也是認清歐洲當前的危機,同時喚醒諸國,重新出發。齊澤克堅信,沒有這個「不」帶來的深層改革,同樣的經濟危機,只會重覆出現。

現在輪到歐盟行動了。它將會理解希臘人民帶來的希望,並從其自滿的慣性中甦醒嗎?還是它會對希臘大發脾氣,好讓自己能繼續發它的保守夢?(齊澤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