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씨발!我不爽!要消費!」的韓國新社會現象

2017/4/4 — 6:0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韓國是一滿載著壓力的沉鬱型社會,沒有人能真心開懷地過著無憂無慮的美滿日子。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研究顯示,2016 年韓國青年人的「開心指數」在眾多發達國家中敬陪末座,即以100 分為發達國家的基本平均指數裡,韓國年輕人只有 82 分,比西班牙的 118 分與瑞士的 113 分,相差甚遠。

「問題天天都多﹗」是韓國人每天都會遇上不如意生活景況。當學生的,面對著堆積如山的功課與排山倒海而來的考試時,制度上根本未有人性地讓他們擁有足夠的喘息空間。結果,若然遇上成績未如理想,不少學生也會擔心難以面對父母的責備而選擇輕生;當職場人的,經常被上司責罵已是習以為常的事,每天更要花上十數小時埋首在辦公室工作,有時甚至被迫在假日加班工作,但也未能換來應得的職場穩定與工作的基本尊重感。

總之,每人每日也是帶著叫人沮喪的心情與疲憊得不知為何的身軀回家。望著家中四壁,壓力湧上心頭之際,正想拿起電話跟朋友「訴苦」之時,看看時鐘已是凌晨兩點,結果他們還是決定跑回床上抱頭大睡,等待與今天一樣苦不堪言的明天來臨。

廣告

心情爛得想死既然是韓國人的生活常態,而在這個有如「無間地獄朝鮮」中生活也看不見在可見的將來內,擁有任何可以脫離苦海的可能空間。久而久之,近來韓國社會便自創出了一個潮語,稱為「시발비용」。

這個四字詞「시발비용」,單看讀音便知道它是來自韓國人常用的「髒話」 - 「씨발」,再轉化為成的新詞彙。這個「시발비용」意思是指當韓國人面對著不如意的事情時,一般都會喜歡大喊「씨발﹗」其後的兩個字則是「費用」的意思。整體的意思時,當韓國人感到生活不爽時,昔日他們都會被迫忍氣吞聲地支撐下去,但今天他們希望以放鬆金錢概念,以享受生活來補償生活上種種的不滿。所以,近月韓國人都開始大興這種減壓消費經濟學,來讓自己感到生活好過一點。

廣告

好像上班族如被上司強迫留在公司加班工作,昔日他們也會考慮開支問題,選擇在深夜下班後乘巴士回家。但今天隨著「減壓消費」冒起以後,為了「慰勞」一下自己的身體,他們也改變了不介意付昂貴車資,選擇乘的士回家。另外,也有一些被上司大罵以後的員工,為了令自己感到開心,都會喜歡花更多錢在吃一些讓自己賞心悅目的美食身上,從而彌補心情上的不爽感。

這種在不開心時以消費奢侈品來減壓的新社會現象,近月在韓國尤其流行。根據韓聯社的報導,這個「시발비용」詞彙近月在韓國社交網絡上廣為網民採用,成為今天韓國人所謂的「潮語」。一般而言,不少職場人每一星期也會花自己薪金中的一成左右,用作這類「減壓消費」身上。有些壓力更大的工種工人,他們更可能花上薪金中的一半或以上,作為慰藉自己辛勞工作的填補物。

當然,有人批評這種「減壓消費」其實是在製造過度揮霍的不必要消費活動,但其實問題更深的根源,卻是在於如何改善民眾的生活質素,讓他們擁有更人性化的學生生活與職場生態。一天韓國社會未有正視人民活得不好的因由,視若無睹地只是不斷加深民眾的生活壓力,結果他們只能在韓國這個叫人窒息的國度內,選擇找一些讓自己感到生活好一點的自娛方法,還有他們應得的喘息空間。

 

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