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6歲少女逃離伊斯蘭國首領魔掌 向CNN親述經歷

2015/9/9 — 17:54

16歲少女Zeinat接受CNN訪問(CNN片段截圖)

16歲少女Zeinat接受CNN訪問(CNN片段截圖)

荷里活女星安祖蓮娜祖莉昨日出席英國國會一個委員會,痛陳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如何以性暴力為武器,在國際散播恐怖主義。一名受害的16歲少女Zeinat(化名)接受CNN訪問,她原為亞茲迪教徒,被伊斯蘭國份子擄去,曾服侍伊斯蘭國首領Abu Bakr al-Baghdadi的家庭,大概被囚兩個半月,及後逃脫。在被囚期間,她結識了美國人質Kayla Mueller,親見對方被逼下嫁al-Baghdadi及遭到強姦。

「他叫我忘掉父親及兄弟」

Zeinat及家人與大批難民一樣,被困於伊朗的辛賈爾山腳,當大批伊斯蘭國份子來到,他們束手就擒。她先後被逼與母親、姐妹分離,並像數以千計的亞茲迪教派(Yazidi)女性一樣,成為伊斯蘭國成員的奴隸及財產。

廣告

她在一個奴隸市場被伊斯蘭國首領Abu Bakr al-Baghdadi相中,隨後為他及其親友服務。她和另外八名被選中的女孩,被帶到敘利亞的拉卡(Raqqa),即伊斯蘭國的首都。她控訴稱al-Baghdadi對待她非常暴力 :「他經常叫我們 : 忘記你們的父親及兄弟,我們已殺死他們,然後跟你們的母親與姐妹結婚。忘了他們。」

Zeinat初到埗,就被逼觀看一段有關西方人被伊斯蘭國份子斬首的片段,對方恐嚇她放棄亞茲迪教派信仰,否則會如片中的西方人般,遭到處決 :「(al-Baghdadi)用手提電腦向我們展示這影片,及告訴我 : 如果你不改信伊斯蘭教,這會發生於你們身上 — 我們會將你們通通斬首。」

廣告

亞茲迪教是一個伊朗的少數民族,伊斯蘭國指他們崇拜魔鬼,一直對此教派的人大加搜捕、逼害。他們已綁架、強姦、折磨及屠殺數以千計的亞茲迪教徒,聯合國譴責伊斯蘭國對該教派進行種族清洗。

Kayla Mueller曾遭強暴

Zeinat指,al-Baghdadi及其家族時常搬家,從一個城市搬到另一個。她曾被al-Baghdadi毆打,對方以此方式證明她與其他女性從屬於伊斯蘭國,他的妻兒則在她打掃或煮食時,對她大加嘲弄。她無法忍受這困境,萌生逃跑的意念,某一次她跟其他人偷取門匙並逃出,跑到一間位於敘利亞北部城市Aleppo的樓房,裡面住著一名阿拉伯女子,對方哄了Zeinat等人進屋,聲稱會幫他們重返伊朗,卻旋即通知al-Baghdadi,其後所有逃跑者均被毆打 :「我們被打得渾身瘀青,他們用任何物品來打我們 : 電線、皮帶、木棍。」

Al-Baghdadi當時以皮帶及軟管打她及掌摑她,使她鼻子出血,她的手更被打得脫臼,至今提重物仍感疼痛,她的朋友更被打斷面骨。她說,直至逃跑之後才知道al-Baghdadi的真正身份 :「我再次感到非常害怕,非常失落。我難以想像他是伊斯蘭國的領袖,我真的很害怕,他當時是可以殺掉我的。」

Zeinat指,當時她與美國人質兼人權工作者Kayla Mueller關係密切 :「她是我的朋友,她就像我的姐姐。」她們在拉卡的監牢相遇,當時她因為逃出al-Baghdadi的居所而被囚,以作懲罰 :「我第一次進入那間房,就見到Kayla。我以為她是亞茲迪教徒,就對她說庫爾德語,她說不明白我說什麼,我就跟她說阿拉伯語……我告訴她,我是一名亞茲迪教的女孩,來自辛賈爾山,是被ISIS俘虜的。然後我們就待在一起,成為姐妹一樣的朋友。」

她們被囚於那個監牢數星期,那裡很少房間,一片漆黑,且沒有電力。那時正是夏天,環境非常炎熱,而她們早上只分得少許麵包跟芝士,夜晚則有少許米飯或通心粉,經常捱餓。其後,她們搬到一個高級聖戰份子Abu Sayyaf的居所。Kayla被帶到與al-Baghdadi見面,回來時帶著一臉涕淚,並說自己被逼下嫁al-Baghdadi,更被對方強姦了四次。Kayla相信於今年二月被殺害。

Zeinat聽到Kayla遭逢不幸,又再想逃跑,但Kayla為免逃跑失敗後被抓回,然後像美國記者James Foley般被斬首,故拒絕逃跑。Zeinat仍決意逃走,因為al-Baghdadi曾威嚇她和其他女子,指他將會強姦她們。Kayla後來被逼成為al-Baghdadi的妻子,需要時常戴上面紗。

在深夜逃出

她憶述al-Baghdadi的生活細節,指他大約每天早上十時才起床,直至深夜才入睡,平均每日逗留房內三四小時 :「他有時會跟我們說話,但我們有時連續幾日沒有看見他,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他不會穿著傳統的伊斯蘭服裝,只穿著普通的便服,亦不會用手機 :「他與其他高級聖戰份子有良好關係……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如何溝通……他不會用電話,以免洩露行蹤。」她相信他與其他聖戰份子透過口授的方式溝通,利用可信的中間人傳遞信息。

Zeinat注意到她們的房間有一扇破窗,她們不斷推開窗子,形成勉強讓她與一個朋友爬出的空間。在一個深夜,她們終於逃出 :「我不知道我們要去哪裡,只是向神祈禱,祈禱神能幫助我們、完結我們的折磨。我們不知要去哪裡,又沒有計劃……我們只是向任何方向逃走。」她們一度被聖戰份子射擊,然後匿藏數小時,再跑到一條小村落 :「我們看見所有屋也沒有電,我告訴朋友,我們要向其中一間屋求助……由於空襲的關係,ISIS經常將房屋斷電。」

她們向一個家庭尋求協助,表明亞茲迪教徒的身份,那個家庭的男主人及其表親駕駛電單車,將她們送返家園。「我們戴上黑色面紗,遮蓋面目,並坐在電單車後座。他們載著我們經過田地及後巷,以避開(ISIS的)據點。」Zeinat安全回家,得以與母親及一些兄弟姐妹重聚,但她有三個姐妹仍落在伊斯蘭國手中,下落不明,父親則仍然失蹤,可能已經死亡。

Zeinat希望所提供的資料能幫助當局尋找al-Baghdadi,並將之殺死 :「他殺人。他逼人們更改信仰。他強姦女孩。他殺害家庭,將母親與孩子分開。我希望全世界也知道他有多邪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