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年 — 照片裡的救援前線

2017/12/29 — 18:55

地中海 (MEDITERRANEAN SEA)
© KEVIN MCELVANEY

地中海 (MEDITERRANEAN SEA)
© KEVIN MCELVANEY

從衝突和內戰到疾病和傳染病,再到自然災害,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在2017年,一直身處救命最前線。我們與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人一同上路,為他們提供基本的醫療護理;進入流徙人士被拘留的地方,見證著他們每日遭遇的不人道對待;又到過受疫病影響的地區,為他們送上適當的藥物……無國界醫生藉著攝影記者和組織攝影師的鏡頭,把這些見證一一記下,向那些曾經奮鬥、曾經堅持不懈,和已經逝世的人們致敬。

萊爾,南蘇丹(LEER, SOUTH SUDAN)
©SIEGFRIED MODOLA

萊爾,南蘇丹(LEER, SOUTH SUDAN)
©SIEGFRIED MODOLA

廣告

2017年3月──在南蘇丹萊爾縣,無國界醫生一名社區健康推廣員在戶外的支援診所,為一名兒童進行瘧疾檢測。由於當地衝突不斷,民眾一而再流離失所,透過作為流徙人口一分子的社區健康人員,無國界醫生得以持續向流離失所者提供醫療護理。

的黎波里,利比亞(TRIPOLI, LIBYA)
©GUILLAUME BINET/MYOP

的黎波里,利比亞(TRIPOLI, LIBYA)
©GUILLAUME BINET/MYOP

廣告

2017年3月──一班男人被拘留在位於利比亞的黎波里市郊的詹祖爾(Janzour)拘留中心。被拘留者會在利比亞的拘留中心裡待上數天,甚至數月,不知道何時才能獲釋。在這些專門拘留移民的中心裡,他們被任意關在不衛生、不人道的環境下一段長時間,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並長期受到虐待,缺乏醫療護理。

(文首圖片)

2016年12月──與無國界醫生合作運作Aquarius號搜救船的SOS Mediterranee 組織,其救援人員在波濤洶湧、下著傾盆大雨的地中海上,向漂流的一艘小橡皮艇裡的難民分發救生衣。

溫泉關,希臘(THERMOPYLAE, GREECE)
©TANYA HABJOUQA/ NOOR IMAGES

溫泉關,希臘(THERMOPYLAE, GREECE)
©TANYA HABJOUQA/ NOOR IMAGES

2017年6月──在希臘溫泉關,一個男孩坐在一個廢棄的水療度假村的走廊。度假村的建築物被用作難民的棲身之所,無國界醫生在該處,向因歐盟難民政策阻礙繼續上路而被困當地的難民,提供精神健康護理。

貝爾格萊德,塞爾維亞(BELGRADE, SERBIA)
© PAUL HANSEN/DAGENS NYHETER

貝爾格萊德,塞爾維亞(BELGRADE, SERBIA)
© PAUL HANSEN/DAGENS NYHETER

2017年1月──一名男子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的廢棄倉庫區中,用膠樽盛水在戶外沖洗身體。數以百計跨越歐洲的難民,因其旅程受更嚴格的邊境管制阻礙,需設法於塞爾維亞的嚴寒下尋找棲身之所。

恩加拉,尼日利亞(NGALA, NIGERIA)
©SYLVAIN CHERKAOUI/COSMOS

恩加拉,尼日利亞(NGALA, NIGERIA)
©SYLVAIN CHERKAOUI/COSMOS

18歲的布拉馬(Toudjani Boulama)於喀麥隆被一名博科聖地(Boko Haram)組織成員槍擊,臉部受傷,其後由無國界醫生治理。布拉馬與大約45,000名難民,目前住在尼日利亞博爾諾州(Borno)恩加拉一處流離失所者營區裡。由於持續受到博科聖地和鄰國喀麥隆的軍事行動的暴力影響,許多人從喀麥隆逃到此地。

卡塔納,剛果民主共和國(KATANA,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ARTA SOSZYNSKA/MSF

卡塔納,剛果民主共和國(KATANA,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ARTA SOSZYNSKA/MSF

2017年10月──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卡塔納,無國界醫生的護士正在霍亂治療中心檢查一名小孩。

金邊,柬埔寨(PHNOM PENH, CAMBODIA)
©TODD BROWN

金邊,柬埔寨(PHNOM PENH, CAMBODIA)
©TODD BROWN

2017年4月──50歲的薩沃(Din Savorn)是一名來自金邊的前警察。他得知自己治癒丙型肝炎後,放下心頭大石。他患上丙肝接近20年,是其中一個在無國界醫生位於金邊的診所,免費接受更有效的新藥物治療的首批病人。

侯斯,也門(HUTH, YEMEN)
©FLORIAN SERIEX/MSF

侯斯,也門(HUTH, YEMEN)
©FLORIAN SERIEX/MSF

一位母親因她七個月大的兒子發高燒和嘔吐,帶他到健康中心檢查。這個孩子營養不良,醫生指這情況很普遍:「母親們停止母乳餵哺,以奶粉取而代之,但那裡的食水根本不乾淨,孩童們病得很嚴重。」

塔勒艾卜耶德,敘利亞(TAL ABYAD, SYRIA)
© CHRIS HUBY /AGENCE LE PICTORIUM

塔勒艾卜耶德,敘利亞(TAL ABYAD, SYRIA)
© CHRIS HUBY /AGENCE LE PICTORIUM

2017年7月──伊斯梅爾(Ismael)坐在他朋友胡特(Hout)的墓地旁,胡特在兩天前於拉卡(Raqqa)的戰鬥中,被伊斯蘭國組織的狙擊手殺害。位於拉卡以北55公里處的艾因伊薩(Ain Issa)一個營區裡,收容了大約8,000名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人。無國界醫生團隊負責處理水源供應,並在轉介最嚴重個案到科巴尼(Kobane)醫院之前,提供初級醫療護理和穩定病人傷勢。

哈曼阿里爾,伊拉克(HAMMAM AL-ALIL, IRAQ)
© ALICE MARTINS

哈曼阿里爾,伊拉克(HAMMAM AL-ALIL, IRAQ)
© ALICE MARTINS

一對姐弟在伊拉克摩蘇爾(Mosul)南部的無國界醫生前線創傷中心裡相擁。由於衝突,姐弟倆已超過兩年沒有見面,在姐姐把她受輕傷的女兒帶來醫院治療時,兩人意外地在此重逢。

安朱曼帕拉,孟加拉(ANJUMAN PARA, BANGLADESH)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安朱曼帕拉,孟加拉(ANJUMAN PARA, BANGLADESH)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2017年10月──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聚集在孟加拉邊境內的納夫(Naf)河,等待繼續前往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附近難民營的許可。

喬洛馬,洪都拉斯(CHOLOMA, HONDURAS)

©CHRISTINA SIMONS/MSF

喬洛馬,洪都拉斯(CHOLOMA, HONDURAS)

©CHRISTINA SIMONS/MSF

18 歲的辛迪亞(Cinthya)在遭到家暴後,於喬洛馬的醫療與精神健康護理診所內,與無國界醫生的護士相擁。辛迪亞已有兩個月身孕。喬洛馬是正快速擴展的工業區,現為洪都拉斯人口第三多的城市,其高度的暴力狀況惡名昭彰,無國界醫生正於此支援一間母嬰診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