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50 億美元罰款,超值

2019/8/9 — 17:38

Facebook 創辦人朱克伯格(圖片來源: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Facebook 創辦人朱克伯格(圖片來源: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經過逾一年調查,上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終與 Facebook 就和「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CA)有關的用戶私隱被泄作出和解。Facebook 將繳付 FTC 史上第二大的 50 億美元罰款,換取其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及高層免就此前發生的私隱事件被調查(blanket immunity)

這張天價罰單看似嚇人,但以 Facebook 的財力,要應付綽有餘裕:據其剛公佈的第二季業績,Facebook 期內收入達 169 億美元,以佔季度營業額不足三分一的代價獲放生,很划算。值得 Facebook 每日 16 億用戶繼續關注的是,我們被泄的數據,究竟被用作何用途?由此引發的道德和社會問題,得到解決嗎?

Facebook 和 CA 千絲萬縷的關係,要由 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說起。Project Alamo 是特朗普競選團隊針對選民的數碼宣傳平台,在其最高峰,每日向 Facebook 投放 100 萬美元廣告費。CA 是 Project Alamo 的大腦,指示團隊如何精準地向目標選民投放針對性廣告,以達立竿見影之效。CA 的絕密武器,就是從每名選民身上發掘出來的 5,000 個數據(data points)。

廣告

早於 2014 年,CA 便透過 Facebook 平台邀請用戶參與性格測試,以此構建性格模型(personality profiling)。通過測試收集的數據,和參加者所有朋友在 Facebook 上的公開訊息,CA 最終掌握了 8,700 萬人的資料。憑這些數據,CA 就能推斷每個人的性格、喜惡、政治取向等,並以此製作政治文宣。透過 Facebook 的精準廣告投放,每個人收到的文宣都可因應其喜好略有不同,例如勞動階層收到的,是移民搶佔職位的廣告;駕駛人士收到的,是燃油稅大幅調升的廣告等。Project Alamo 團隊務求以最能引起共鳴的廣告,影響選民的行為和投票取向。這是個「數據-性格-行為-投票」的操縱鏈。要命的是,競選對手無從得知每個選民所接收的訊息,欲應對亦束手無策。

在加入特朗普的團隊 Project Alamo 前,CA 已與共和黨初選後選人 Ted Cruz 共事了 14 個月,透過其操作,CA 助 Ted Cruz 從黨內排名最低,一躍而成僅次於特朗普。這 14 個月所得的成果,進一步豐富了其選民資料庫,並讓 Project Alamo 得益。結果特朗普成功以政治素人的身份,在總統大選中一舉擊敗了老練的政客希拉莉。

廣告

大概是勝利的感覺令人飄飄然,CA 的前 CEO Alexander Nix 曾在公開場合對其選舉操縱手法侃侃而談,最終被傳媒揭示其他出位的政治手段,引爆整個私隱醜聞,唯有黯然離職,CA 亦進行破產程序,停止運作

Facebook、CA 和特朗普競選團隊三方之合作,成功示範如何透過大規模掌握選民的數據,在政治上翻雲覆雨。商業機構擁有如此強大武器卻透過罰款而得到放生,這張帳單怎會不超值呢。

 

參考資料:
Netflix 紀錄片《The Great Hack》
Wikipedia:Facebook-Cambridge Analytica data scandal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