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ig brother is dating you

2015/11/24 — 14:13

「我曾以為我是全世界最了解他的人。」同床六年,發現愛人是臥底警察的英國環保社運人士Lisa Jones 說,她以為與他是芸芸眾生中一對普通情侶,直至發現一本護照 — 一舉擊碎她整個世界。

Lisa (化名) 的愛人Mark Kennedy, 以臥底身份接近活躍社運人士Lisa, 「相愛」超過六年才被識破。五年過去,英國警方近日才正式道歉。

Lisa終於開腔,「完全,百分百,他是我在世上最愛的人。」還在質疑人世間有無真愛的Lisa 回想這個疑幻疑真的情人,「他是我在世上最親密的人。」

廣告

英國警察自1968年起開始派臥底加入社運組織,公眾對政府已進行數十年的臥底行動還是蒙在鼓裡。Mark Kennedy 只是超過100名臥底警察之一,歷年來扮演不同政見組織,假扮社運人士,把他們的示威或其他行動信息報告警方。臥底埋身的其一技倆就是找像Lisa一樣的社運女性,用色誘。超過10名女性曾與臥底警察有一段情,有些持續經年,而不知枕邊人的真正身份。

上周五,英國警方同意向Lisa及其他6名女性,為着她們所受傷害而道歉及賠償。

廣告

Mark 開始行動至今已超過十年,Lisa歡迎警方終肯道歉,但「任何數額的金錢與多少句抱歉都不能彌補自己最私人最親暱的一面被盯梢。」

Mark 早在2003年在諾定咸加入一個環保運動,他無間道的形象是一個長髮紋身的爬山專家,化名Mark Stone,在社運份子當中出手闊綽。那年秋天,他到Lisa居位的利茲市,兩人相遇。

那些年,Lisa 30歲出頭,已活躍環團、反資本家、反核圈多年。對Mark的第一印象,是「非常有魅力,非常友善隨和,令人鬆懈。」

Mark在當臥底期間曾與數名女性有性關係,最持久是Lisa。很快Mark就融入她的圈子,跟她的朋友一同爬山;成為家人,Lisa爸爸逝世時,他陪她坐在靈車內。

「他是那一個在我徹夜哭泣時緊握我手的人,是把我從悲傷深谷扶起來的人。」

Mark 每隔數星期就要公幹,最長曾離開三個月,但每日電話、電郵、短訊頻繁。他們一起外遊,或是騎單車,或是爬山,或是去示威。時間一點一滴過去,Mark贏得活躍社運份子之名。

他的無間道任務在2009年10月結束,他被負責他的警官召到一個貨車停車場被告知停止任務後,同月從家裡消失。潛水前數星期,他開始心煩氣燥,又與朋友們保持距離。Lisa 回想:「他似乎性情大變,平常他都是開朗活潑,很有活力,但那時就經常倒在床上,總是發脾氣。

「我安慰他時真是感到他正在經歷很艱難的時光,整個人崩潰倚賴我。之後他在一次示威被捕警察搜他的屋後,就疑神疑鬼,跟我說擔心警察會咬緊調查他的背景與收入,說需要離開一段時間去美國兄弟那邊。離開前一日又說被人跟蹤。」

「他走後我真是好擔心他有點失常,賣了車,似是辭職又清空半間屋,像是不會再回來。」

怎料隔了一段時間,他在2010年1月又再出現。Lisa及其他社運人士不知的,是Mark已因為不想轉做單調的文職而辭工不做警察,轉為替一間秘密的保安公司幫商業機構監視示威者,繼續用 Mark Stone 的分身參與政治運動。沒有警隊的「指引」與上司的「督導」,Mark的表現與往時亦大不相同,情緒起落很大。Lisa 邊等待他解釋為何失蹤,邊擔心他。「我一直知道Mark是謎一樣的男人,我以為終有一天他會向我坦白。」

重遇那一年的夏天,兩人去意大利旅行,Mark獨自去騎單車,Lisa在車內儲物箱找太陽眼鏡,卻找到一本護照,上面的人名是陌生的 Mark Kennedy。更令Lisa震驚的,是這個Mark有孩子。

她找到一個不曾見他用的電話,內裡有兩個叫他做爸爸的孩子電郵。「我腦裡一片蒼白,只記得山搖地動。」這是第一次Lisa想到他可能是警察臥底,但很快就打消念頭以為這只會出現在電影的情節。

Mark回來後Lisa經過一夜無眠,終忍不住質問,這個男人卻給她編上編,騙上騙,說自己販毒,拍擋在他跟前被槍殺,他答應拍檔照顧兩名孩子,而孩子就把自己當爸爸。

「現在回想這個解釋很可笑,但當我正在渴求一個解釋,加上他說時情真意切,我以為他終於肯向我坦白。」

「他哭了一整晚,足足8個小時,我一真抱着他。我們邊談他邊喊,我以為我們終以誠相待。」

熱情的夏天過去,Lisa 去探訪一個做世系研究的朋友時,好奇叫朋友找找男友的出世紙。Mark Stone 沒有紀錄。

在朋友幫助下,最終找到男友「兒子」的出生紀錄,父親是 Mark Kennedy,紀錄上的職業是警察。

「相愛六年」,Lisa 需要一個解釋。Mark 假裝在美國,實在愛爾蘭與孩子及離異的妻子一起。在Lisa堅持下他回來諾定咸的家,Lisa與一班朋友連續質問了他數小時。起初他矢口否認,最後朋友們直接問他何時加入警隊,他才招認。

屋內留下Lisa與Mark,相對無言,「我很想他留下,我知道他離開一刻,全世界都變色,我只是想把那一刻推遲。」

時為2010年10月,Mark被揭開面具後為一間美國保安公司工作,同時向媒體兜售他的故事。

這邊廂被擊得肢離破碎的 Lisa 在療傷。對於有人說她早應撕破Mark的臉具,Lisa 斷言不可能,指Mark的欺騙跟很多出軌的丈夫一樣,最大的分別,是這個騙局由國家全力支持策劃。

滲入政治團體的臥底探員,都有假證件,例如護照、駕駛執照及銀行紀錄。若非他辭工被收回假護照,這個騙局不知何時才會踢破。

英國內政大臣Theresa May下令公開聆訊有關警察臥底的行動,明年公聽時將有更多警隊秘密曝露人前。

Lisa 對聆訊沒有期望,Mark入侵她的生活她的感情的真相如何,已不願知道。「整件事疑問多於答案,無論怎樣,我也不會理得清𥇦。」如何分辯那一個擁抱是情真,那一個慰問是假意,又怎能說得清。

她只想知道,他曾否真切愛過自己。「這是一個無窮無盡的問題,我思前想後,午夜夢迴的問題。」



資料來源/圖:英國衛報

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