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ree Amos】新加坡人,何時能到達有自由空氣的草莓園?

2015/7/8 — 12:12

往接兒子回家的余媽媽穿著白T恤,上面印有支持者為Amos設計的#freeAmosYee潛水艇圖案,把他最喜愛的Beatles披頭四樂隊標誌黃色潛水艇,與他四月時上庭前微笑著邊行邊吃香蕉的映像相互結合,架起眼鏡的卡通Amos,笑著在香蕉形的潛水艇中向外望。 l 來源:Amos Yee facebook

往接兒子回家的余媽媽穿著白T恤,上面印有支持者為Amos設計的#freeAmosYee潛水艇圖案,把他最喜愛的Beatles披頭四樂隊標誌黃色潛水艇,與他四月時上庭前微笑著邊行邊吃香蕉的映像相互結合,架起眼鏡的卡通Amos,笑著在香蕉形的潛水艇中向外望。 l 來源:Amos Yee facebook

【新加坡人,何時能到達有自由空氣的草莓園?】

十六歲新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還柙55日後獲釋,現正著手寫下被囚經歷,並計劃在數天內發表。

Amos獲釋當日,由母親陪同步出法院,由938 live的片中所見,他神情憔悴焦慮,當大批傳媒衝上採訪時,眉頭愈發深鎖,緊抱懷中盛著細軟的布袋,不發一言上車離開。

廣告

Amos被還柙時,傳媒多次披露報其囚室長期被強光照射,令他不能入睡,又曾一度手腳被挷在床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解決,精神受到折磨,多日沒有進食,上庭前更因血糖過低入院。余媽媽早前在facebook頁上向兒子道歉,因她曾向他說:新加坡是最安全的國家,他卻是在家被捕,終日提心吊膽。

往接兒子回家的余媽媽穿著白T恤,上面印有支持者為Amos設計的#freeAmosYee潛水艇圖案,把他最喜愛的Beatles披頭四樂隊標誌黃色潛水艇,與他四月時上庭前微笑著邊行邊吃香蕉的映像相互結合,架起眼鏡的卡通Amos,笑著在香蕉形的潛水艇中向外望。

廣告

在上庭前數天,他在facebook分享最喜愛的其中一首歌,就是Beatles1967年錄製的「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歌詞中提及:

"若你合上眼,生活會是多麼容易
眼目看見的盡是不理解
做人愈來愈困難 但所有的事都會被解決
對我來說沒甚相干 
讓我帶你來、我將會到草莓園去
沒有什麼是真實的、沒有什麼好掛慮
永遠的草莓園"

垂著眼的Amos,微笑不見了,即使他最愛仍是充滿快樂的音樂。上周專程來港、與香港大專學生聲援Amos的新加坡社運人士韓慧慧告訴筆者,Amos現在情況良好,但不會接受傳媒訪問,現正埋首寫下他的經歷,相信會在三天內發表。

余澎杉因拍片諷刺前總理李光耀及基督教,被控散佈猥褻圖像、蓄意詆毀基督教兩罪,法庭判他罪成,入獄四星期,剛好與已囚的日子抵消,當庭釋放。新加坡網媒《網絡公民》(The Online Citizen)報道,心理健康報告指余澎杉並沒任何精神異常,推翻早前有報告指他或患自閉症的說法,不過他需要接受輔導和由一名萊佛士醫院的醫生作啓導(mentoring)。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區美寶聽到Amos獲釋時,立刻鬆了一口氣。她指,一名16歲少年行使言論自由,在網上發表看法,即使有人不同意他的觀點,到底是他的自由,根本不應提出這些指控以及收柙。

「他根本未成年,根據國際準則仍是一名兒童,是不應被判入監,又拉又鎖、又判他入精神病院,是違反了國際兒童公約。」她指,不清楚新加坡政府這判刑的意圖,不過由於他決定上訴,會密切留意發展。過去數十年來,新加坡政府透過《內部安全法》,原來已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拘控不少新加坡人,這情況對關注人權的組織來說並不陌生,而國際特赦組織更曾就此進行全球運動,以引起關注。近年,當地博客鄞義林因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而遭打壓,在組織的年報亦有提及。「我們十分熟悉新加坡言論自由方面差勁的紀錄,只是今次Amos年紀這樣小就被以言入罪,更是絕不能接受。」

引起國際關注 區內迅速聲援施壓

就著今次余澎杉被拘控事件,區內聲援的支持者迅速增加,香港、新加坡、台灣以及馬來西亞都有民眾自發組織聲援行動,其中為數不少的是年青人。「通過今次事件,我看到整個地區多了年輕人敢於表達意見,希望更多的人能聽到他們的聲音,即使可能會因而遭打壓或被控。」

香港舉行了數次請願示威聲援,在余澎杉判刑前,有十五個本地團體參與行動。行動發起人之一的區立行表示,余澎杉獲釋固然令人高興,但對他已造成傷害,而他未來的人身安全和自由,仍然受到威脅。他又指,新加坡政府仍繼續打壓異見,把外國聲援抹黑為「外國勢力」,手段實與中共無異。

不過區立行認為,今次事件引起國際關注,或已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有新加坡朋友說:今次事件令新加坡國內及國際社會,清楚知道當地的問題。各地的聲援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

區美寶指,可能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新加坡人發聲批評政府似乎不多見,可能是由於當地言論自由受拑制,令外地人不了解。

「不過,我們對此並不陌生,其實有很多(新加坡)人希望表達不同的聲音。」她說。「這次事件給了我們啓示:國際間的團結(solidarity)十分重要,港、台、新、馬的聲援,相信能夠給予面對打壓的人很大的支援,令他們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另一名行動成員施城威坦言,支持余澎杉上訴,亦希望新加坡人能繼續爭取言論自由。「新加坡外表好像很繁盛,但那是一個打壓異見的地方,連說話批評也會有重大後果,希望能有更多人關注這情況。」

除了余澎杉決定上訴次外,加上韓慧慧因表達對新加坡公積金(CPF)政策不滿,舉行十次集會而被控,以及34歲的博客鄞義林因發表名為《你的公積金去了哪兒》的博文而遭李顯龍告誹謗的案件,將於八月進行一連五天的審訊,相信當地以至外地群眾,對新加坡政府以言入罪的反抗呼聲,並不會消減,反而會愈演應熾。

在獲釋前,Amos在facebook撰文,指仍相信他的觀點和聲音能影嚮他人,關於他的新聞和消息,能激起與言論自由權利有關的討論,而在結語前,他鼓勵支持者不要以愛因斯坦、甘地,甚至他自己作為榜樣,而是應該專注成就「最好的自己」,「因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而擁抱自身獨特之處的人,將會成為真正特別和偉大的人」。

備受國人指責和極權機器折磨的余澎杉,不知何時能從獨裁者手中取回公義,再次真正展現十六歲應有的笑容?

新加坡人,最終能到達這片能呼吸自由空氣的草莓園嗎?

「長毛」梁國雄(右)戴起李光耀面具,與戴著新加坡總理、其子李顯龍面具的保衛香港自由聯盟代表韓連山(左),上演諷刺把余澎杉以言入罪的劇目。其後與眾示威者撕爛並燒毀面具,以示抗議。

攝:Una So

「長毛」梁國雄(右)戴起李光耀面具,與戴著新加坡總理、其子李顯龍面具的保衛香港自由聯盟代表韓連山(左),上演諷刺把余澎杉以言入罪的劇目。其後與眾示威者撕爛並燒毀面具,以示抗議。

攝:Una So

多名示威者戴上李光耀及李顯龍面具

攝:Una So

多名示威者戴上李光耀及李顯龍面具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示威者等候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示威者等候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等標語。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等標語。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等標語。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等標語。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示威者企圖把請願信貼至周日關門的新加坡駐港領事館門前,不過被大廈管理公司阻擾,停用升降機及鎖上樓梯,示威者一度於電梯大堂不肯離開,於電梯貼上「Free Amos」「釋放余澎杉」標語。數小時後,最終管理公司派代表接信面落幕。

攝:Una So

眾示威者把李光耀及李顯龍面具撕爛並燒毀,以示抗議。

攝:Una So

眾示威者把李光耀及李顯龍面具撕爛並燒毀,以示抗議。

攝:Una So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