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Dragon 新「USB 型唱片」:帶動 K-Pop 變革的反思?

2017/6/19 — 11:5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最近對貴為 K-Pop 樂壇天皇級組合的「Big Bang」而言,可算是韓國娛樂新聞頭條「常客」。先是有成員 T.O.P 早前被媒體踢爆在寓所吸食大麻後,因服食過量藥物昏迷送院,鬧得滿城風雨。近日隊長「G-Dragon」(GD) 未有因 T.O.P. 醜聞一事受影響,照原定計劃,在萬眾期待下推出其回歸的 solo 專輯《權志龍》,並且破天荒地不再以實體「CD」作唱片發賣,改為推出一只刻上自己名字、出生日期與血型的特製「USB」,作為新噱頭吸引粉絲注意。

如 GD 所說,這一次特意以 USB 取代慣常的 CD 作為專輯實體產品,是希望可以挑戰 K-Pop 市場的一直以來的既有格局,創新地推出更貼近當下音樂消費者市場需要的 USB 音源,來啟蒙新一輪 K-Pop 音樂市場的制度變革。雖然音源橫掃韓國多個網絡音樂平台的首位,但後來推出的實體 USB,卻引來另一堆問題。首先是 GD 的《權志龍》USB 專輯內,由於不是單純地把音源直接存放在外置硬碟內,而只是把歌曲的網絡連結,以檔案儲存在 USB 中,樂迷需要先打開檔並輸入密碼,才可下載有關歌曲,結果不被韓國音樂產業協會確認為一只實體專輯。

後來,受政府認可的 Gaon 排行榜,也因而不接受 GD 新專輯的 USB 為銷量準則作排行參考。雖然以一句「What's The Problem?」來作回應,但後來 USB 又被買回來的樂迷發現有脫色質料問題,縱使 YG 後來又再澄清,指明脫色是 GD 特意為了帶出舊與 DNA 的效果,但這一張《權志龍》專輯為 GD 帶來的的風浪挑戰,實在不少。然而從專輯設計與定位,或許這正是 GD 早已預計,且背後有意引來的衝擊所在。

廣告

一直以來,韓國流行音樂排行榜的排名計算,隨著網絡音源下載的風氣於 2000 年代中期開始冒起以來,大部份音樂排行榜的計算方式,都牽涉到幾大範疇,包括有數位音源網站的下載或串流數字,還有傳統專輯的銷量 (有些還會包括 SMS 投票、實時投票、社交媒體 (SNS) 等等方面)。與音源下載數字相比,今天以實體唱片銷量作參考的份量,與早年前相較之下已越來越低。原來與唱片不再是當下樂迷直接接觸 K-Pop 音樂的渠道有直接關係。

從 2000 年代起,應對著音樂數位化的挑戰,K-Pop 音樂市場迅速地放棄以傳統的 CD 唱片作音源出售的中介,大舉改為透過網上串流與下載網站,作為發送歌曲製成品的主要平台。由多大娛樂企業與音源網帶起的 K-Pop 市場轉變,今天絕大部份的 K-Pop 歌手都是先透過在網絡發佈新音源,牽動市場即時反應後,後來才推出實體唱片,照顧粉絲樂迷購買的慾望。

廣告

久而久之,CD 唱片的份量便大不如前,不再作為樂迷主要欣賞心愛歌手最新歌曲的辦法。而且,一般傳統 CD 的內存容量只有 700MB,在講求音與影俱備的 K-Pop 音樂時代,根本不足夠儲存所有內容。況且,今天,不少 K-Pop 樂迷家中不會再擁有 CD 唱機,連電腦也不會再放置 CD 碟盤,取而代之是以 擁有數 GB 以上儲存量的 USB 作為檔案存輸主要工具。所以,縱使他們一如以往,作為專一鍾情偶像的粉絲,繼續支持買下一眾 K-Pop 歌手們的實體唱片,為的都是希望幫助偶像刷音源銷量,但卻鮮會拿出 CD 放在唱盤上欣賞。

當然,今天 GD 以推出以更合乎當代樂壇需要的 USB 作為唱片發售,絕不是世界流行音樂社會上的首次。2009 年時日本樂壇天后濱崎步,推出的新專輯《Next Level》,便是首位亞洲歌手推出 USB 唱片。後來,蘋果與 EMI 復刻搖滾樂殿堂級樂隊 Beatles 推出的新唱片,便是以一個蘋果型的 USB 作為實體音源產品發售。另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文人歌手 Bob Dylan,也曾推出過一個口風琴型的 USB 全集音源。而韓國國內首位推出 USB 唱片的歌手,就是 2012 年搖滾抒情創作歌手金章勳,推出的個人第 10 張專輯《adieu》。近來,李勝基的新唱片特別版、GOT7的《Identify》與《Just Right》特別版,都是採用 USB 作音源、MV 與寫真集作唱片檔案儲存出售。

但 GD 這一次與前者歌手不同,他不是把音源直接存放在 USB 內,而是要求樂迷先透過 USB 存有的連結,透過網絡才能把專輯下載,是希望把原有的 USB 唱片模式,與今天流行的網絡音樂雙而結合。正因如此,我們再難以把 USB 版專輯《權志龍》,單一定義為一張 CD 唱片、USB 檔案音樂或網絡音源,因為它其實是超越三者的既有分類,突破而成一種全新接收音源的方式。這樣,也難怪雖已被外界視為前衛的韓國流行音樂樂壇,其音樂產業協會這一次也鮮有地顯得落後於形勢,不能為《權志龍》下一個準確的新唱片格式定義。

從黑膠唱片開始,至卡式錄音帶,到後來的 CD 唱片,還有曾經曇花一現的 MD,再到今天我們認識透過網絡下載的 MP3 榴案與網上串流音樂。GD 這一次以 USB 突破傳統的歌曲存取,與網絡音樂連結一起,雖然市場反應兩極化 (不少樂迷批評以 $3 萬韓圜買來一只什麼也沒有的 USB,指責 YG 只顧斂財),但不能否認的是它已為 K-Pop 音源制度,尤其在如何劃分唱片與網上音源銷量,至以世界流行音樂潮流,帶來新一輪的革命浪潮。

********
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