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rowth or Degrowth?財富增長為誰與可持續發展

2016/1/7 — 12:17

圖為快樂指數非常高的挪威城市貝根。( 圖:Smtunli @ wikipedia )

圖為快樂指數非常高的挪威城市貝根。( 圖:Smtunli @ wikipedia )

【文:文立羽】

早前瑞士信貸集團推出了一份報告指出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已經擁有世界一半以上的財富,過去十年經濟經過雷曼弟兄、歐債危機等種種問題,有錢的人仍然愈來愈有錢,貧窮的人也愈來愈窮,這種只讓財富集中於一小部份人的增長,是不是可持續和有利全球發展?可持續發展要求是經濟、社會和環境間的平衡,這種財富不均的增長不但不能持續,也影響社會穩定和間接破壞環境,有人提出Degrowth這個概念,希望以這種方式的發展,並克服單以GDP計算國家發展的缺點和拉近貧富國之間的經濟距離。

Degrowth主要有幾方面的來源,在環保角度上,提出Degrowth希望用以限制對地球資源的開發,尊重其他物種,防止過度開採而影響下一代可用的資源和環境,最終做到可持續發展。另一些來源包括對民主的追求,希望用Degrowth這個概念去打破對短期利益的過度追求;人生意義的討論,既然經濟發展不一定會帶來幸福開心,有人就建議應該要評估經濟以外能使人開心的東西,這群人的討論重點為經濟以外的因素如何影響社會。

廣告

哪麼Degrowth到底是什麼?簡單來說Degrowth是一個過渡期,透過限制生產和消費提升人類的生活水準和自然境環,最終達到可持續發展的階段。現時以GDP為指標的發展其實有不少盲點,例如在一些自然災害過後,因為大量的重新建設而令GDP上升,雖然GDP上升,但不見得人們的生活水平在災後是有改善;另外過份投資和建設表面上使經濟提升,但實際對市民生活改善上可能沒有什麼幫助。科技和生產技術提升某程度上能把能源和物料的使用量與生產量脫釣,但Degrowth的支持者則仍認為減產與降低消費才是最有效達至可持續發展的方向,試想現今我們的科技產品可能一至兩年升級一次,我們是否有需要以如此的密度消費,以往的家電用品不是可能五年、十年才會壞掉而更換嗎?

當比較GDP和薪金的變化時,兩者雖然有直接關係,但GDP的變化基本都會高於薪金的變化,由1999至2014年底,統計處的薪金指數上升了36.1%,同期按世界銀行的資料比較,香港GDP上升了75.5%,恒生指數則上升了1.2倍,當中升幅的差異可以反映出財富增長中的不平均,有資本的人可以繼續以資本賺取更多的資本,而沒有資本的人只能以勞力或其他手段累積財富,這可能是資本主義的本質,但一個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社會我相信不能長時期穩定發展下去。

廣告

財富和收入的確可以使人開心,但其果效是有限的,過去曾經有美國研究指出,當年均收入過了七萬五千美元時,開心程度其實沒有太大改變,如果同樣研究在香港進行,可能只是數字上的改變而已。在觀塘有一間賣錶的小店,因為店鋪是自家擁有,所以不用擔心租金問題,每天只大約開業八個小時,星期六日和公眾期假休息,不收卡只收現金,而且價錢比市面便宜不少,所以客似雲來,他這樣做雖然沒有把金錢的利益最大化,但選擇了一個健康、平衡和開心的生活。

我們知道股市樓市不可能永久上升,總會有跌市調整的時候,那為什麼我們要相信一個國家的經濟數字有可能永遠上升?以中國為例,經濟發展其中一個主要動力是人口增長,但隨著教育水平上升, 加上政策的因素,生育率下跌,中國的低出生率已令人擔心未來勞動力能否維持下去,即使現時全球出生率為2.47仍高於人口更替率,難保有一天隨全球發展、教育水平上升而令全球出生率下降至低於更替率,到時候人口和經濟數字上不斷上升的現像可能會被改變。

《人類大歷史》中一段提到一個物種的成功並不代表個體物種的幸福快樂,物種成功與否可以以其數目作為評估,豬牛羊等家畜以數目計非常之多,因作為人類食物的原因,其物種存在的保護比很多野生動物還好,但大部份個體的一生都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上生存,香港也正面對同樣問題,經濟數據上非常輝煌,但不少人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狹窄,可持續發展是要平衡經濟、社會和環境三個要素,香港要向可持續發展方向進發,不單只著眼於經濟上的數字,更要在社會和環境上繼續努力。

 

作者簡介:香港人 現於新加坡工作 並於新加坡國立大家修讀環境管理碩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