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anan Al Hroub — 教育的目的是甚麼?

2016/4/1 — 10:51

Hanan Al Hroub 得到今年全球教師獎

Hanan Al Hroub 得到今年全球教師獎

是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地「贏在起跑線」?是宣揚「求學不是求分數」,但不求學問只求證書的操練?是讓青年規劃生涯,卻不讓青年看得見能實現的將來?

「身為老師,我們用發問、對話、感受與思考,協助小朋友表達自我,我們有協助小朋友建立道德與價值觀的能力與責任,未來才能出現更平等、更自由美麗的世界。教育是為了未來,如界我們問小孩未來是怎的模樣,我們更應該問自己,我們正在撫養教育的,是怎樣的小孩。」

43歲、只當了9年教師的Hanan Al Hroub,面對近百鏡頭,侃侃而談自己對教育的看法。這位出身於難民營的巴勒斯坦女教師,日前擊敗了來自全球近八千名教育工作者,獲得被譽為「教育界諾貝爾」的「全球教師獎」。在戰火不絕的以巴地區,她為可憐的孩子們提供了安全、和諧的環境,以及訴諸暴力以外,能向上流動的機會。

廣告

她的教室,就是烈日下小小的停戰區,中東地區未來小小的盼望。

Hanan於約旦河西岸艾爾伯拉市一所學校任教,長年與以色列之間的紛爭,讓她那些介乎6至10歲的學生,每天都面對著切切實實的暴力與戰爭,「耳濡目染下,有些學生變得情緒不穩、具控制慾及攻擊性,甚至會參與各種暴力行為。」

廣告

於難民營長大的她,自小已見識過各種暴力,深明暴力能擁毀任何機會,正如她自己,1987年離開高中就遇上了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義,無法再按原定計劃繼續讀書,嫁人以後生了五名子女,眼看這樣就是一生。

直至千禧年,她最小的女兒都入學了,夫婦商議以後,Hanan決定重返大學兼讀課程,希望一圓自己的進修夢。不過,福兮禍之所伏,數個月後,其先生Omar與兩名女兒,與伯利恒附近一個檢查站,遭以色列士兵槍擊,Omar肩膊中彈,兩個女兒幸無受傷,卻受驚過度久久未能平復。

這次事故,成了Hanan決定當老師的契機。「因為女兒們的老師,都沒有接受過有關受驚與創傷的訓練,看著女兒們煎熬,我希望學會教導小朋友,如何面對難題。」

寒窗苦讀5載,她成功取得學位,輾轉間來到現時的政府學校執教。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Hanan沒有任何餘錢去添置教學器材,她開始在家裡設計遊戲,要求孩子透過合作互助解決問題,途中必須遵守規矩,也不能使用任何暴力行為取勝,「我要他們明白,當暴力進入了一個循環連鎖,你就很難再打破它走出來。」

慢慢的,孩子在遊戲中找回自信,學會合群與尊重,也開始希望透過知識,改變他們自己,以及家鄉的未來。Hanan 明白她無法改變大環境,所以在那小小的教室中,她要保證不受外面的暴力所污染,「自己曾經經歷過的,我不想這些小孩吃同樣的苦,我能影響他們的成長軌跡。」

課室就她的家,每個學生,都是她的家人,而她,也是家鄉的驕傲。獲獎那刻,群眾都在廣場為她歡呼慶祝,因為她,巴勒斯坦有了除戰火以外,真正教世界自豪的事。

「其實,我那些敢於想像未來、勇於學習的學生,才是真正得獎人。」Hanan 笑道。

 

資料來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