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erStory:Christi Salcedo

2016/6/8 — 14:45

Christi Salcedo (資料圖片)

Christi Salcedo (資料圖片)

一個多月前,美國牽起了一場有關跨性別人士的大辯論。這源於當地大型連鎖超市Target宣佈,允許他們的跨性別員工及客人,在店中可選擇使用與他們自身所認同性別相符的洗手間。

對跨性別者來說,他們終於有機會做回自我,自是心懷感激;但對不少保守派人士而言,這項政策卻讓洗手間成了色情犯的天國,「也就是說,一個男的只要說自己自覺是女的,就能堂而皇之進女廁了?」雙方爭辯越演越烈,有人更表示要設立「洗手間巡警」,負責判斷眼前如廁者是男還是女。

32歲媽媽Christi Salcedo並非跨性別者,但卻同樣因這場辯論而受害,她看不過眼,日前在社交媒體上放上自拍照一幅,不是道歉卻露出整個胸部,fb卻未有採取任何行動。

廣告

畢竟,被徹底切除一雙乳房的胸部,談不上任何色氣,而是生存的勇氣。

Christi生於德洲,至今已是兩子之母,回顧自己首30年人生,她在fb上坦言是「沒有甚麼大成就,但肯定沒有為健康感恩,沒有好好照顧身體。」年青時狂吃垃圾食物,產子後又用盡方法減磅,忽視了這有機身體,一直伺機向她的任意妄為「復仇」。

廣告

結果30歲那年,她確診患上第三期侵入性乳管癌,癌細胞已經擴散至周邊的淋巴腺,要活下去,就必須接受相當「進取」的治療方法:長期化療、放射療程以外,將一對乳房組織及周邊淋巴腺悉數摘取。「細胞暴走,免疫系統又妥協,我也沒有選擇吧?」

Christi展開了她長達一年的療程,手術完成以後,還需接受各種藥物治療,痛楚以外,還需不時應付負面情緒的挑戰,「八成時間我是正面的,但還會有20%作崇。一次我持續高燒不褪,打了化療藥後等待白血球回升,每12個小時抽血量度都沒有好消息,那時我禁不住想,天呀,你知道還有2個孩子在等我嗎?」

「然後,Boom!我就可以回家了,白血球回升了,我想這就是上天有點狡黠的安排吧!」一年以後,她也真正的從癌魔手上回家。這時,她做了一個堅強的決定:不做胸部重建手術。「怎說呢?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為了兒子們,他們已看夠我懦弱的一面,我希望他們能見到我的堅強,能看見他們熟悉的母親。」

話是如此,她就須面對失去乳房的事實。「癌魔很醜陋!它奪去了我身上寶貴的部份,那是我曾經養育孩子的部份,也是我性別認定的一部份,但她們都離開了,是過去式了。」時間讓她們一家慢慢撫平身心的傷疤,想不到日前的那場「辯論」,卻再度讓她受到傷害。

「因為他們的行動,現在我到街上,不管是雜貨店還是餐廳,人們都在對我評頭品足,教我直頭想尖叫:是的這是乳癌好不好?要不要親自過來驗驗看?」因為無了性徵,她就被看成跨性別人士而受到歧視。

Christi為此放上的selfie,不但叫人看清楚她的胸部、腋窩及她手術的痕跡,還寫下她對這場跨性別言論的看法:我相信,沒有跨性別人士想在洗手間幹任何麻煩事,就是要用洗手間罷了。至於公共洗手間發生各類可怕事件的情況早在這政策前已有之,這也是我不讓孩子上這些洗手間的原因。」

「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也可,但我希望諒解,有些人想我一樣,是接受了切除手術的,他們也因你們的目光受傷害。」

32歲媽媽Christi Salcedo日前在社交媒體上放上自拍照一幅,不是道歉卻露出整個胸部,fb卻未有採取任何行動(Christi Salcedo Facebook圖片)

32歲媽媽Christi Salcedo日前在社交媒體上放上自拍照一幅,不是道歉卻露出整個胸部,fb卻未有採取任何行動(Christi Salcedo Facebook圖片)

 

資料來源

她說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