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erStory : Jenny Beavan

2016/3/5 — 6:20

Jenny Beavan 出席奧斯卡頒獎禮

Jenny Beavan 出席奧斯卡頒獎禮

週一的2016奧斯卡頒獎禮上,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投放在那眾望所歸一登龍門的帥哥身上,帥哥未有借大台一吐提名四次盡墨的烏氣,反而希望世人多多關注氣候問題,贏獎,也贏心。

同樣得獎的Jenny Beavan,似乎卻未有得到部份同業的認同。

那個晚上,當影后Cate Blanchett宣佈「最佳服裝設計獎」得主為電影《Mad Max: Fury Road》總設計師Jenny時,得獎人氣定神閒地走到台前,沿途卻未見有熱烈掌聲,那位後來得到最佳導演的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甚至繞著雙手,一乎看不過眼的樣子。

廣告

是影視圈的大老爺們看不起幕後製作人員?還是Jenny性格不討好惹人厭?原來是她一身裝扮的問題。在全球逾10億人觀看,一年一度衣香鬢影的名利場大盛事中,Jenny未有穿上人人稱善的Versace、 Vera Wang 或Ralph Lauren,沒有中門大開露出深厚事業線,她只穿了一件在馬莎百貨購買,由60磅減價至44磅的彷皮褸,並親手在其背上用Swarovski繡上骷髗圖案,外加長褲一條。

所以,有些人或許不知道眼前走過的65歲平凡大嬸,就是本屆最佳服裝設計大師而未有拍掌,也有可能是,他們覺得這女人太目中無人不尊重場合,因此暗暗蔑視她。

廣告

事實上,一週前Jenny在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BAFTA)獲得最佳服裝設計大獎時,一身平實打扮已被不少人暗暗批評。其好友、英國國寶級演員Stephen Fry跟她慶祝時,不忘以英式幽默在twitter 上取笑她是「流浪婦」,因為她所穿的圍巾,遠看就像流浪婦的拾荒用袋子。

但當事人根本毫不介意。

「哈,我穿女裝就是很滑稽,至於要我穿高跟鞋?不會了,我背脊有舊患會影響的。」百貨公司貨色有資格踏入高貴殿堂嗎?「我這條頸巾是埃及貨來的!我肯定我沒有買過馬莎的頸巾!」

從事服裝設計逾40年,十度提名奧斯卡,兩次獲得獎項,她怎會不知道時裝的定義與表演的規則?但她堅持那不過是她的專業,生活上她只要求遵守一項穿衣守則:穿得舒服自在。「我喜歡幫別人搭配晚會盛裝,我懂得如何讓別人在銀幕上變得美麗,但我從來對如此裝備自己不感興趣。」

奧斯卡大台上或許有其穿衣哲學與標準,但Jenny說,她就是美麗國度的叛逆份子,永遠按自己的作風胡亂行事。正如30年前她首次獲得奧斯卡時,當所有女士裙擺翩翩起舞,她卻穿上了一套Tuxedo上陣。

當大家仍在網上及媒體為她的衣著議論紛紛之時,似乎無人留意這位大師的得獎致辭:我一直都在想Max Fury的意思,她是一個可怕的預言,如果人與人之間彼此不友善,如果我們繼續破壞我們的大氣,那個荒廢的世界就將會是我們未來的模樣。

一樣提名多時苦候多年,一樣關注環保議題,卻落得不同的評價,是人只能靠衣裝,還是李安納度從未得獎所以值得更多掌聲?都不緊要,反正Jenny Beavan都不放在眼內,她就是這樣我行我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