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erStory : Miriam Weeks

2016/2/6 — 6:28

大學女生Miriam Weeks

大學女生Miriam Weeks

有說中國人笑貧不笑娼,因為當娼,分分鐘可以揚名立萬升價十倍,但只要你窮,就很可能「貧賤不能移」:孟子原意是人再窮也要意志堅定,現代解釋則淪為人一窮則永遠無法向上爬。為了那錢,為了生活,人的底線可以、或需要放多低?

問問大學生Miriam Weeks,為了每月4,300美元的學費,她下海,當了AV女優。

「正宗學生妹」如假包換登場。說知識改變命運,可為了知識卻又要出賣自己命運,都說因果多詭秘。

廣告

「色」途老馬問:Miriam Weeks?哪誰?她的藝名是Belle Knox,哦!老馬但笑不語。她是過去兩年成人影業界的超新星,2014年入行就獲獎,後來還推出以她為品牌的情趣玩具系列,甚至還獲邀參演電視真人show,人氣一時無兩。

她火紅,因為她是全美排名前十私立名校、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學生,主修女性研究及社會學。大學生拍四仔在美國不罕見,但「名校女優」四個字,自然會讓社會上更多人評擊及談論她,也成了提高收視的最好保證。

廣告

但在大學內,她就是Miriam,一名正常大學生。一個肉體兩個性格與靈魂。她分得清清楚楚,誰人負責做何事。

大概這種人格分裂始於年少時。Miriam 自小就讀天主教學校,書蟲一名熱愛學習,以入讀以法律課程馳名的杜克大學為目標。但同時她又完全地單純,12歲首次看色情片,16歲初嚐禁果,曾被強姦,甚至試過叫朋友將她鎖進狗籠裏,「就是覺得很吸引。」高中時在校是模範學生,放假又與大學生們開派對,結果她發出的裸照遭瘋傳,被家人禁足近一年。

如願以償入讀杜克大學,曾任軍醫的父親被徵召至阿富汗工作,危險之餘薪金減半,家庭頓時陷入經濟危機,Miriam求大學重新審視其貸款援助,「但他們根本不予理會。」 每月4,300美元巨款,父母說:算了,不如去借私人貸款吧。

Miriam很清楚,一失足成千古恨,貸款的無底深淵,將來畢業後的自己根本無力償還,但做任何兼職也不夠支付學費。絕望下有一天,她賭氣跟宿友說:算了,我去做成人片女星就好!話才說出口,她沉默,認真考慮。

「然後,我就Google了如何成為女優。」即時大量經理人公司名字出現在電腦上,登記資料、簡介、附上數張自拍艷照,如同求職網站般做好登記,數日後她就收到電話,叫她到紐約拍攝,1,200美元一幕。

第一次的經驗並不美好:被人說肥、被人掌摑、被推在地上狎玩,人家說:The show must go on,她回到大學,才覺得事情荒唐尷尬。但為了錢,她又再出發去了洛衫磯拍攝。

這些事,父母一直都不知道,學校也沒人發現,她告訴家人錢是合法種大麻換來的,「我想父母會寧願賣器官,都不要我拍片吧。但我不想家人因我的大學生活而抹殺掉自己的生活。」
紙還是包不住火,有看片的同學揭發了她的「兼職」,讓她成為眾矢之的,有學生說她是母校之恥,說要殺了她毀了她。她起初默然,後來索性走出來,在媒體上說自己的想法。

「性工作就是工作,沒有錢,我當然不會做這回事,人家說我向錢看,是建基於這不是一份理想工作,當然了,我小時候不會寫自己的志願是脫星,但同樣也沒有人會寫自己志願是在快餐店當兼職吧?你問我如果不缺錢會不會拍片,但又沒有人問一個醫生如果不缺錢,你會不會醫人,說到尾,做色情業就有問題。」

「但我的身體是我的,成年人自己決定自己的身體用途,我不覺得有何不當。」議論至今依舊,Miriam也依舊擁有兩個靈魂,以女性主義者及律師為長遠目標。或許,正確的路不一定沿途聖潔光明,黑稠腥臭,有時也是代價。

 

資料來源

她說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