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erStory : Oksana Chusovitina

2016/8/9 — 16:37

烏茲別克運動員Oksana Chusovitina(賽事片段截圖)

烏茲別克運動員Oksana Chusovitina(賽事片段截圖)

有人說,體操競賽是揠苗助長的殘酷較勁。

在某泱泱大國,小小娃兒只得3歲多,已開始半推半就地用雙手倒立行走,淚水本來該用作向父母撒嬌,現在卻用來向冷酷的教練求饒。多年不住的把身體推向極限甚至變型,9歲多開始踏入競爭圈,唯有最捱得苦的,才能代表國家上場拼戰,用金牌試圖換取往後生活的盼望。

太早開始的試練,太早落幕的劇目,18歲還未到,很多選手就宣告退役。體操對她們而言,可能只是活在窮鄉僻壤中求存的工具。

廣告

來自烏茲別克的Oksana Chusovitina,在體操場上早已名成利就,奧運金牌與世錦賽獎牌早早到手,本該帶著這些榮耀,在掌聲的最高峰中光榮退役。但她面對現實的殘酷挑戰,與及心底裏對體操的熱愛,從92年起一次又一次角逐挑戰的資格,哪怕獲獎機會已隨肌肉自然老化而減退,她仍然在賽場上自得其樂。

7屆奧運代表、今年41歲的Oksana,是奧運史上年紀最大的女選手,亦是一位為了拯救兒子而持續奮戰的好母親。

廣告

剛剛舉行的女子跳馬預賽,多名選手陸續在場館上騰飛翻騰,很快眾人的目光都落在眼前的「常客」上:面龐上有著一般少女選手少見的皺紋,但眼中的銳氣比場上任何一位熱門都要強,她助跑、起跳、轉身、順利落地,14.999分,雖與首位存在一定差距,但也足夠讓她以第五名擠身決賽。

排首位的美國超新星Simone Biles生於1997年,在她還未張開眼時,Oksana已拿了5面世錦賽及奧運金牌;而在Oksana排名以下的選手,年紀都是跟她兒子相近甚至還小的小妮子。41年的經驗與鬥志,擊敗了無敵的青春。

1975年,Oksana生於仍是獨裁體制下的蘇聯,在尤如機械般的蘇維埃系統下接受體操訓練,13歲首次在蘇聯少年國家體操賽中全體項目上奪冠,3年後代表蘇聯出戰世錦賽,為奪冠而自創轉體動作,後來動作更以其名字命名。

作為國家主力培養的宣傳國力機器,她沒有想過,國家比她更早「退役」,91年蘇聯倒台,獨立的烏茲別克無力提供精英訓練,她在眾人努力爭取下,翌年以獨聯體代表身份首次出戰巴塞隆那奧運,「那永遠是我最難忘的奧運!」不管政治前路如何,Oksana專心角逐殊榮,自此更結下她與奧運長達24年的緣份。

在沙場征戰多年背後,其實也有著現實的顧慮。

千禧年她短暫退役,並與奧運摔角手丈夫喜獲麟兒Alisher,但2年後卻傳來不幸消息:兒子患上了白血病,為了支付高昂的醫療費用,她復出訓練參賽,「一塊世錦賽的金牌等於3000歐元,這很實際,如果我不參賽,他就活不了。」

為了拿更多獎金,她持續訓練保持身體健康,因為受傷可能意味著失去兒子;她持續挑戰並非自己強項的項目,因而變得「全能」;知悉德國科隆醫院是白血病化療權威,她又帶著兒子到德國就醫,並得到當地體操界全力協助,為了報恩,她加入了德國籍,06年即為德國拿下23年來首面世錦賽金牌。

「我兒子病還沒有好,我怎麼可以老呢?」母愛的力量,讓她一直挺住身體走過了六屆奧運,直至2008年,兒子終於痊癒了。人們以為她可以退下來休息了,但她決定要為了自己熱愛的體操再上征途。2012年北京奧運後她一度宣布退下來,但很快她又後悔不甘,然後「反口」。

於是,今年在巴西,Oksana再次走到自己的原點,哪怕拿獎牌機會不大,因為她很享受在觀眾前表現自我的滿足感與喜悅。

「站在舞台上,不論年紀多大,每個選手都是一樣的。回想起你無數次的練習,起跳,落地,就很好!」Oksana的奧運路,至今仍在走下去。

 

資料來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