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ASA無名英雌:自由可以靠申請得來?

2017/2/8 — 12:43

喬布斯、霍金、Facebook教主⋯⋯時代由偉人創造,世界由偉人定義,因此理所當然,也就有了一部部歌頌大英雄的傳記。偏偏有一部電影,反其道而行,沒有無所不能、如雷貫耳的大偉人,也沒有從小人物奮鬥拼命向上爬,最終成為呼風喚雨大人物的勵志故事,反而只有叫不出名字的三個女人。這部奇特的電影,讓人眼前一亮,它叫做《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

開場幽默點題

廣告

電影少了一份英雄造時勢的張狂,以最平實的手法,最輕鬆的鏡頭,訴說社會最嚴肅的問題-歧視和不平等。

《NASA》改編自1961年的真人真事。那時候的美國,歧視嚴重,仍有嚴格的種族隔離政策。黑人和白人,要分開用不同的廁所,巴士要分開前後坐。政策荒謬,難以相信。電影的開場,就準確點出這個主題,手法風趣,也為整部電影的幽默風格定調。

廣告

三個美國黑人女人,在上班途中遇上白人警察。警察本來態度惡劣,不過當他知悉三人是NASA的職員後,態度便即時大轉,迎上一臉笑意,還大獻殷勤,主動為他們開路上班。這一場戲,揭示了社會上普遍的歧視風氣,也為三人互相交纏影響的人生拉開序幕。

自由可靠申請得來?

三個黑人,各自面對生活中各式各樣意想不到的不平等難題。Katherine升職到特別任務組,卻發現沒有所謂的「黑人廁所」,想方便也得來坐回幾十分鐘。Mary想做工程師,制度卻禁止她報讀一個必要的課程,因為從沒有開放給黑人。Dorothy要處理很多主管的工作,卻因膚色不獲升遷。

電影從這些難題、角色處理這些難題的方法,一步一步揭示三人不同的性格,以及她們真摯的友情,非常感人。最特別的一幕,是當Dorothy聽到好友升遷,她不經意說了一句:每個黑人的進步,都是我們所有人的進步。只是,那個人從不是我。

初時一聽,觀眾以為Dorothy性格自私,不免反感。但隨著劇情發展,又發現她為保護下屬,可以犧牲自己升遷的機會。她重人情,不計較,討人喜歡,也突顯制度的不平等。

素以自由平等為立國精神的美國,在幾十年前原來以天生的膚色,決定個人一生的命運。面對這種不平等,各人回應的方式有別,或明或暗,或主動或被動,不過大抵都屬溫和。

電影中有句很深刻的對白:自由不是靠申請得來。

電影想讓我們思考的,是單靠「和平理性」的方法去爭取自由,真的可行嗎?電影有它的答案,但無論如何,肯定的,是平等、自由、人權,這些統統都不會自動出現,也不是天掉下來的東西,而是經過無數人的努力而得來,也是犧牲了很多「個人」才能獲得的珍貴之物。

人格的感染力

電影中的三位女主角,沒有偉人的無所不能,但她們卻擁有偉人所沒有的可愛。人物可愛,只因人格的感染力。

精神豐足,人格高尚,有血性有溫度的人,在任何時代,任何地方,即時不幸生不逢時,因天生的某些條件所限,也只會是一時的低潮,最後不難成功。相較那些靠攏權貴、人格扭曲的投機之輩,他們或者可以一時風光,但他們的所謂「成功」,卻完全無法和前者比擬。

電影落幕了,但現實的歧視,還沒有結束。對照現實的特朗普移民禁令,可謂十分諷刺。

社會的出路在哪?是這部電影給每一個觀眾的課題。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