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resident Trump……天下大亂?

2016/8/8 — 9:51

特朗普(CNN片段截圖)

特朗普(CNN片段截圖)

特朗普、希拉莉作為共和、民主兩黨代表參選總統一事塵埃落定,選戰正式開鑼。一年前問美國人,特朗普會否成為總統,大家會以為你講笑。一年後的今天,各種民調都告訴世人,「President Trump」絕不是癡人說夢!上月25日,CNN民調顯示,特朗普以44%超過希拉莉達5個百分點、而美國數據分析兼選舉預言家Nate Silver更表示,若果現在即時舉行投票,特朗普將以15個百分點取得壓勝!此君曾準確預言2008及2012年總統大選。

繼英國意外脫歐、出現逆全球化浪潮的「黑天鵝」後,似乎世界要面臨另一隻更大的「黑天鵝」。若然特朗普真的成為美國總統,筆者斷言冷戰後三十年的資本主義全球化浪潮,幾乎將全面煞停,全球迎接一次大洗牌,之後的世界政經版圖可能面目全非。

有冇咁誇張?這要由特朗普在共和黨代表大會發言談起了,這位經常口出狂言的民粹派怪傑表示,一旦當選,1)美國隨時退出WTO協議,重新和每一個國家進行關稅再談判;2)考慮向把生產線遷至海外的美國公司,加徵15%至35%的懲罰性重稅;3)可能放棄對北約盟國的自動保護權,不會無條件協防,只幫助那些「對美國盡職責」的北約盟國,實為暗示──北約盟國都要分擔軍費(交保護費呀)!

廣告

以往常在真人秀《飛黃騰達》講「You're fired」的特朗普,真的入主白宮,隨時fire埋WTO咁話。嘩!真係大件事,戰後由美國主導建立的自由貿易資本主義世界,隨時要回到二戰前、美國孤立主義的歷史只怕要重演──1930年,美國錯判形勢,以為國內大衰退,可以藉由禁止外國貨競爭,拉動本土貨的需求而復蘇,國會於是史無前例地通過Smoot-Hawley Tariff Act樹立各種貿易壁壘,企圖以高關稅「堅壁清野」保護本土經濟,結果卻惹來災難性的後果。歐洲隨即採取報復措施,限制美國貨進口,1930年代初期,全球貿易額急跌70%、幾千萬人失業,反而一舉加劇了大蕭條,政治關係緊張,加速二次世界大戰發生。

中國入世後,的確讓歐美國家大失所算、吃盡苦頭,甚至要另起TPP爐灶。美國假若退出WTO,無疑中國經濟會受到重創,但其他東盟、發展中國家、日本、南韓、台灣等依靠出口的夥伴,同樣要陪葬──GDP跌多少,無法估量,用哀鴻遍野這個詞形容,只有低估,絕無誇張。最後別忘記,熊來了的時候,你只需要比旁邊的人跑得快,就不會被吃掉。而中國反而是這些國家裏面,內需最強大的。所以鹿死誰手尚未可料!

廣告

再者,美國如果一意孤行退出WTO,恐怕傷敵一千自傷八百。此舉只會逼中國與歐洲大幅增加貿易,來抵銷部份失去的美國貿易需求,尤其是,特朗普恐嚇要縮減在北約的軍費支出,對財困的德法施壓的話,只會逼他們和中國走得更近(俗語有云:人窮志短,向中國低頭求財是也!)君不見英國脫歐,德國旋即在高科技機械公司KUKA股權收購問題上,鬆口放行賣給美的集團。

另外,特朗普若要以懲罰性重稅來倒逼美國企業回流,把生產工序從墨西哥、中國,轉回美國本土,隨時帶來意想不到的蝴蝶效應。須知今時今日,MNC的生產鏈錯綜複雜,工序不曉得要經過多少個國家,譬如Zara,由設計、物料採購、生產至運輸,所涉及的國家名單,差不多半個地球了!特朗普新政打擊之下,美資不是光從中國退出,而是要全球撤資,重新調配生產線。如果出現全球產業鏈大洗牌,很多國家將出現美資「真空」,這情況會在歐洲、甚至全球,替中國企業大開門戶,倫敦金融城會幫中國企業發債融資全球收購,拚命賺錢來拯救自家脫歐後的經濟。這樣中國企業赴海外M&A掃貨,買實業,反而能執平貨。

最後,別忘記美國國內也會出現選戰後各方勢力洗牌!1)共和黨主流與特朗普根本不熟悉、甚至不咬弦,例如剛結束的黨代表大會,主流通過的新黨綱,與特朗普的提名演說,竟然對於中國人權表現、南海仲裁的立場截然不同,可見一斑;2)華爾街金融界憎恨特朗普,《金融時報》引述銀行高層報道「用現世的思維難以想像特朗普會幹甚麼,也找不到任何人為他提供金融諮詢,無論在華盛頓、紐約或佛羅里達。」逾百名科技行業領袖聯署公開信,包括Twitter聯合創辦人Ev Williams、eBay創辦人Pierre Omidyar、老牌風險投資家Vinod Khosla等,認為特朗普一旦當選,多元價值觀、開放的交流理念,以及對法律和政治機構的尊重,將受到威脅。

可以預見,特朗普可能要花費大量時間收拾反對勢力,未必真有那麼多精力來對付中國、伊斯蘭,真是何愁天下不亂!唯一可見的好處是,美資大撤退後,美國製造業被迫重回本土,要生存,不能再依靠全球廉價勞工,屆時情勢將倒逼企業大量投資新科技、機器人與人工智能的技術應用革命,可能會有爆發性進展。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