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o fight or not to fight, that is the question

2017/5/4 — 12:02

【文:王一一飛】

朝鮮戰雲密佈,很多人都憂慮特朗普「新官上任三把火」,在朝鮮發動戰爭。不過,到底美國政府高層這一刻考慮開不開戰時,會考慮甚麼因素? 到底開戰會帶來甚麼好處? 會有甚麼風險? 為了促進社會辯論,本文希望借這一篇文詳細探討。

甚麼因素會引起美國開戰的決定?

廣告

以往,美國和北韓發生衝突,總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和解或不了了之,因而令很多人對朝鮮局勢鬆懈,以為一定不會有戰爭。不過,由於近日情況發生變化,恐怕大家都是要好好憂慮今次會不會開戰!

首先,美國領導層更換令美國在朝鮮半島開戰的機會更大。以前,奧巴馬在朝鮮半島外交作為不太強硬,好聽一點是重視和平、商討,難聽就是軟弱。奧巴馬政府不願在朝鮮半島開啟戰火,害怕會有核戰、害怕影響中俄美等國關係,因而不願出兵,都令金正恩可以不斷擴張核武器庫。不過,特朗普外交作風不太反對鷹派作風,奧巴馬遲遲不敢打的敍利亞,特朗普上任百日就用導彈空襲下馬威,之後對伊斯蘭國投炸彈之母,向國際社會展示強硬形象。近日,美國不少政府高官甚至特朗普都多次公開表示不惜一切代價希望阻止北韓延發核子武器。因此,大家不要將以前奧巴馬政府和北韓和理非談判的情況,套用到今天的政局,新官一上任,國際觀和手段都會有極大的變化。

廣告

其次,美國國內形勢都令特朗普開戰之心更強。特朗普上任百日國內施政問題百出。以行政命令阻止穆斯林入境輕易被法院取締,醫保改革在國內不得支持、甚至被國會否決,稅制改革被指肥上瘦下而被社會責罵,特朗普對全球暖化的懷疑態度更被不少人攻擊。在移民、環境、衛生方面的種種問題更導致國內反特普示威不斷,令特朗普顯得日益困難。因此,當國內施政不當,特朗普更有動機借外交勝利轉移、化解國內矛盾,建立管治威信。如果攻擊北韓能夠令特朗普民望回升,恐怕他會不惜一切冒險。

歷史上,為了轉移國內問題而對外出兵的例子多不勝數。日本、納粹德國在20世紀30年代四處開彊拓土,就被指是為了轉移人民視線,令國內人民不會只想政府在經濟問題上的無能。戴桌爾夫人在執政一開始都是民望低迷、不得人心,幸好1982年福克蘭群島一役打敗阿根廷,才令政府民望上升,成為一代偉人。即使中國現在未有對外開戰的能力和動機,但集近平面對中國國內社會矛盾、經濟增長放緩,都被迫用「中國夢」、民族主義轉移視線,令人民繼續支持共產黨。因此,特朗普在朝鮮半島冒險開戰拯救民望,一點也不出奇。

事實上,形勢變化不但發生在美國國內,都發生在國際大環境的改變,而中國態度的改變更為重要。一直以來,美國不敢出兵朝鮮半島,主要是害怕中國的反應,害怕韓戰重演。不過,近年中國態度出現急速變化。由於北韓不斷研發核武增加東北亞局勢不穩,中國開始希望限制北韓的核開發。因此,當特朗普和美國高層放風表示會強硬應對北韓,中國官方媒體竟然開腔表示美軍手術式斬首攻擊時,中國政府即使不滿,都不會在軍事上制止北韓,會表示中立。由於中國態度改變,美國在朝鮮半島開戰的阻力都大大改變。

更重要的是,美軍軍事戰略和科技己經令美軍在北韓面前有壓倒性優勢。即使不少人吹噓指美軍打北韓會有沉重代價。不過,美軍在北韓面前,的確有壓倒性優勢。1991年,不少人推測美軍打伊拉克會有沉重代價,但沒有人想得到美軍竟然在只有一百多人死亡下,就利用空軍和陸軍絕對優勢消除伊拉克軍隊的威脅。後來,美軍軍事技術發展,己經到了只靠空軍己經可以消除敵人的程度,在1999年科索沃一役更完美示範了這一點。到2017年今年,美軍更完美示範了如何遠距離用飛彈消除敵軍重要基地,用炸彈之母消除地堡和地下通道。以現在美國對北韓的優勢,己經到了可以利用空軍和導彈就能夠快速清除北韓導彈發射設施、重要軍事基地、地下堡壘,可以利用網絡、電子攻擊快速消除北韓的通訊,可以利用導彈防禦系統高效率消滅北韓飛彈和核彈頭帶來的威脅。

之前,美國不敢進攻北韓,不少是因為害怕長期駐守北韓會帶來巨大人員死亡,都害怕民主轉型會有失敗、沉重代價,重演伊拉克、阿富汗等地的情況。不過,由於美軍軍事思維改變,未必會長期進駐、民主轉型,只會利用空軍斬首突擊就可以消除北韓核威脅。美軍新戰略令美國政府進攻北韓的代價大降。事實上,近日華府高層和美軍軍官高層在考慮特種部隊和飛彈斬首突擊,捕或殺金正恩,消除北韓重要基地和導彈,就可見這一點。

可見,由於國際大環境(中國態度轉變、美軍軍事科技、戰略改變)和美國國內情況的轉變,令不少人憂慮朝鮮半島會不會開戰。

甚麼因素是美國開戰時會憂慮的變數?

雖然上文講了一些令美國開戰時更順利的轉變因素,但下文將會講一些令美國有所顧忌的因素。

首先,雖然美國在北韓面前真的有壓倒性的優勢,但當中的變數仍不少,可能反過來令美國和盟國受不少損失。美國對北韓的絕對優勢,主要是在於他們高強的導彈防禦系統、空軍和導彈,不過,假如美軍未能利用導彈、南韓陸軍及時完全清除靠近首爾的北韓大炮,北韓大炮就可能會威脅到首爾的南韓市民。因此,一切取決在速度,如果美軍未能快速清除這堆大炮,美國和南韓就會面對不少威脅。同時,雖然美軍導彈防衛系統日益加強,南韓更加快進駐薩德導彈防衛系統。不過,一旦系統出現意外,未能攔往北韓導彈和核彈頭,就有可能令南韓和日本的城市面對不少威脅,甚至可能會令南韓和日本城市變成另一個廣島或長崎,被原子彈夷為平地。因此,雖然美軍有壓倒性優勢,但假如出現差池,就有可能令盟國面對不少風險。

事實上,人類歷史上不少軍事災難,都來自軍事大國對自己實力的過渡自信。一戰前夕,大部分歐洲軍事大國軍事將領和人民都對自己國家實力過渡自信,他們自以為自己制作的軍事計劃無敵,自以為自己幾十年軍備競賽令自己軍隊無堅不催,自以為戰爭可以在數星期內完結。由於低估戰爭帶來的威脅,導致社會好戰情緒出現,輕易開戰,因而導致延續4年、千萬人死亡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即使美軍軍事實力確實無堅不催,他們的過渡自信都無法預計他們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遇到的困難。事實上,在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軍事將領都對自己空軍能斬首突擊消除古巴導彈和核彈頭有無比自信,幸好總統甘迺迪阻止才未有出現世界大戰。可見,假如今次美軍對北韓的攻擊有太大的自信,低估北韓的核威脅力,可能會令美國盟國付出嚴重代價。

事實上,即使現在中國對北韓的態度轉變。由於北韓靠近北京和中國東北核心地區,中國在美國攻擊時立場出現變化一點也不出奇。事實上,即使中國保持中立,北韓能否向俄羅斯普京尋求協助,普京會如何反應仍是未知之數。因此,美國仍需要對中俄態度有巨大憂慮。

更重要的是,假如美軍出兵時未能阻止上述憂慮的情況,令美國和盟國付出代價,軍事失敗可能會令特朗普支持度更低。因此,特朗普對開戰應該都會有不少憂慮。

總結

即使美軍在北韓面對有壓倒性優勢,而快速清除北韓的核彈頭和導彈能夠一了百了,尤東北亞不用擔驚受怕,但任何戰爭都有不少風險和死傷,更何況對手北韓是一個有核彈頭的國家。因此,朝鮮半島開戰的討論,不宜太輕率,需要固及後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