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婚禮,一場運動 — 專訪南韓首對公開成婚男同志

2015/9/23 — 20:49

圖片由HKLGFF提供。

圖片由HKLGFF提供。

2013年9月7日,南韓導演金趙光秀跟年幼19年的同志男友金勝煥(Dave)結婚。他們在首爾一個露天的場地架起舞台,現場飄揚著粉紅色的氣球。在民眾和傳媒的見證下,二人對唱一句句肉麻的情歌,互相許下廝守終身的承諾,然後向台下拋花球,花瓣散落一地。突然間,一名男子衝到台上,將一大袋糞便撥到親友身上。雪白的舞台染上一片啡黑色,發出陣陣惡臭。

這就是南韓史上第一場男同性戀婚禮。

但這不單只是一場婚禮,這更是一場「平權運動」。在婚禮前約4個月,光秀和Dave舉行了一場記者會,向國內外傳媒宣布喜訊,婚事隨即變成全國焦點。婚姻平權成為不可迴避的社會議題。保守的宗教團體發起集會示威,群起反對同性婚姻。婚禮當日有反對聲音,屬意料中事。

廣告

由籌備婚禮到完結,整個過程被拍成紀錄片《My Fair Wedding》(港譯《沒有更好的婚禮》),成為今年香港同志影展的參展作品之一。光秀和Dave親臨電影節,並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談談這場最浪漫的政治抗爭。

金趙光秀(左)與金勝煥(右)接受《立場新聞》訪問

金趙光秀(左)與金勝煥(右)接受《立場新聞》訪問

廣告

這是一場「公平婚禮」

紀錄片取名作《My Fair Wedding》,一方面「Fair」當然帶有婚姻平權的意味;另一方面片名亦是向1964年的經典作品《My Fair Lady》(《窈窕淑女》)互相呼應。《My Fair Lady》講述貧窮的賣花女扮成大家閨秀,結識名流公子的過程,描繪了上流社會與低下階層之間那一道情慾上的隔膜。

時移世易,來到今天隔膜尚未消失,只是換了包裝,安置於同性戀伴侶之間,Dave如此解釋:「我們現正面對同性婚姻的議題,而當時他們就要打破階級之間的障礙。所謂的『Fair』,其實就是說爭取平權。」

光秀解釋,「Fair」除了是婚姻平權之外,更是要爭取每個人「選擇的權利」:「異性戀者可以自由選擇結婚如否,為何我們不可以?每個人都應該有權作出這個選擇」。

由誰人為紀錄片操刀,是一大難題。光秀明言,不希望再用同性戀的導演,由小眾的視覺作主觀紀錄。因此他選擇了與異性戀導演合作,讓影片更能客觀表達事實細節。這名「異性戀導演」張希先交足功課,實實在在捕捉到這場婚禮,光秀直言對作品感到滿意。

圖片由HKLGFF提供。

圖片由HKLGFF提供。

結婚是私事 也是社會運動

結婚終歸是一件「私事」,在光秀的安排之下,卻成為一場大眾的「運動」。Dave深明當中的社會意義,但亦直言感受到壓力,「我認為結婚是非常私人的事,是家庭之間的事,但事實上我們的婚禮卻是如此公開。我同意這個理念,但有時亦感到厭倦」。

在2013年5月15日,二人召開一場記者會宣布婚事。這場史無前例的同志婚禮,吸引國內外超過200名記者到場採訪,光秀站在台上介紹另一半出場。

在閃光燈之下,Dave遲疑了十秒鐘,一時間未敢步出後台面對記者。對Dave而言,這場記者會等於向全國人民出櫃。他直言在上台前一刻,內心仍然充滿掙扎:「光秀一直都有參與同志平權的運動,早已習慣將私人生活融入平權運動當中。但對我而言,仍很難去以私人生活帶動社會運動。」

不過Dave終歸也走出來了。在鎂光燈下,二人相擁、親嘴,全都是媒體最愛捕捉的畫面。數小時後,全球媒體也在報道他們的婚事。

「倒屎」的正面意義

站在同志平權運動的最前線,光秀和Dave難免成為保守勢力的攻擊目標。回想婚禮的一刻,有反對的人士在舞台前舉牌抗議,有人衝到台上「倒屎」搗亂,現場一片混亂。Dave直言對這些行為感到憤怒,因為身邊的朋友都受到牽連:「他們可以用其他方式表達自己的想法,例如召開另一個記者會。但他們這樣做,就顯得很無禮。」

不過光秀卻認為,這班「倒屎」狂徒反而令人更關心婚姻平權議題,「被人攻擊之後,才發現自己身處的韓國原來是這樣的。這反而令那些原本沒有立場的人,更關心、更支持同性婚姻。雖然這行為很負面,但同樣有其意義」。

另外,二人的婚事亦在網上引起討論,當中難免有不少欠理性的辱罵。光秀和Dave都直言,不會再因網民的辱罵感到難過,但卻擔心這些充滿仇恨的留言,會對年輕、軟弱的LGBT社群造成不良影響。光秀明言,將會採取法律行動,阻止這類網上欺淩行為,「我們近期正研究,找律師控告這些惡意作出誹謗的網民,希望令這些惡意攻擊減少」。

這般強大的保守力量,往往有宗教背景撐腰。和其他地方一樣,韓國基督教是極為強大的反同勢力。Dave形容,基督教以往打壓過女性、黑人,如今則將反對力量轉移到性小眾身上。不過光秀對此較為樂觀,認為韓國年輕一代已經甚少篤信基督教。隨著時間推進,會有更多人接受同性戀,婚姻平權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圖片由HKLGFF提供。

圖片由HKLGFF提供。

同性婚姻:是服從制度?是挑戰制度?

甚至,連南韓的同性戀社群都並非百分百支持這場婚禮。年輕一代的同志,對婚姻帶有較強烈的批評,質疑同志結婚有如走進異性戀建構的建制之內,並且是服從了社會施加的規範。

光秀直言聽過不少這類批評,但強調他們結婚正是要動搖異性戀的婚姻制度,「例如在韓國文化中,結婚後有『媳婦』的身份字詞,但在我們的同性關係中,卻沒有了這個的身份,我們要自行發掘一個新的字詞去形容對方」。

又例如在中秋節時,南韓的異性戀夫妻都會毫無疑問的回到男家團聚,但同性婚姻關係亦打破了傳統做法。二人不分男女,各自回家團聚慶祝。光秀認為,這些對傳統制度的衝擊,正是建構平權的重要一步。

另一個對社會架構的撼動,是二人的結婚相片。他們除了穿上「踢死兔」拍照外,亦各自披上婚紗,多拍了一輯女裝的結婚照。濃妝、高跟、胸圍,打扮相當認真。

二人的婚紗照引起不少爭議。(網上圖片)

二人的婚紗照引起不少爭議。(網上圖片)

Dave解釋,這輯相片又是一場對社會規範的挑戰。他認為在南韓的同志社群中,恐跨(對跨性別的恐懼與歧視)的問題仍然嚴重,「但事實上,每個人體內都藏著男性和女性的『能量』。但社會往往要求男人只能夠展示出男性化的一面。我們不同意這種社會規範,穿上婚紗正正是要展示我們女性的『能量』。」

光秀亦認為,「同性戀等同女性化」的說法是一種偏見:「每個人都有男性化及女性化的特質,這是流動性的,亦可以自由地表現出來。穿婚紗就正正是要挑戰偏見,向大眾展示性別的流動性。」

圖片由HKLGFF提供。

圖片由HKLGFF提供。

婚姻平權是十年長征

光秀認為韓國的同志平權運動在近年走得很快,甚至有機會超越其他亞洲地區,「20年前身邊難以找到同性戀者,就算是媒體想作出報道,都只有2、3個人願意走出來發聲;到10年前,社會開始意識到同性戀者的存在,亦開始有針對同性戀社群的統計,發現佔人口大約5%,同性戀不再隱形;到我們結婚時,大家會談論同性婚姻,有人認為這通常是白人的事,反思亞洲同性婚姻的可行性;到近期一個調查發現,韓國已有超過5成人支持同性婚姻」。

為甚麼南韓平權運動能愈走愈快?光秀認為能夠走到今日的位置,平權人士當然功不可沒。另一方面,韓國九十年代開始出國旅遊變得普遍,同樣令國民更有國際視野,對同志的態度亦漸變得開放。

金趙光秀和金升煥舉行婚禮後,同年向首爾市西大門區廳遞交了結婚登記書。不過當局一如所料,以「韓國民法不承認同性婚姻」為由拒絕了二人的申請。他們及後決定入稟控告政府不承認二人的婚姻關係,正式將這場平權運動正式帶到法律層面

案件現時仍在審訊當中,Dave預計要爭取婚姻平權,可能仍有10多年的路要走。光秀亦認同,韓國要爭取同性婚姻,可能要經歷兩、三任總統任期(韓國總統任期為5年)。光秀笑言,律師曾經警告他們,這場官司可能是一場漫長的抗爭,擔心二人會中途離婚,「所以我們不能離婚,要很幸福地生活下去」。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