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已經是你將會成為的人 —《夢女芭蕾》影後感

2018/12/27 — 17:09

《夢女芭蕾》(Girl)劇照

《夢女芭蕾》(Girl)劇照

【文:周琪(女同學社、G 點電視義工)】

大島渚在《青春殘酷物語》裏說「無論在什麼體制下,青春都是極其傷身的」。這句話用來形容看完《夢女芭蕾》之後的感受恐怕再適合不過,但這不僅僅是一部關於成長的青春片。在預告片中,人們看到的似乎是一位熱愛舞蹈的芭蕾舞者,雖然比其他女孩起步稍遲,但漸入佳境。這也絕不是一個關於歷盡艱辛最終成為明日之星的故事,因為故事的主人公 Nara,原來是家中的長子 Victor,一直在心中倒數著可以進行荷爾蒙治療,開始「轉變」為女人的日子。

在比利時最好的芭蕾舞學校,一般女孩在 12 歲便開始足尖訓練,為了彌補自己的不足,Nara 付出數倍的努力。當然在這部頗為平靜的電影中,免不了花了很大的的篇幅呈現 Nara 定期見不同的醫生,家人的關係,青春期的悸動……觀眾甚至很難找到同類型電影中常出現的爭執、歧視、霸凌,也沒有強烈的戲劇衝突。

廣告

在觀影過程中筆者甚至會訝異於 Nara 周遭的友好

在觀影過程中筆者甚至會訝異於 Nara 周遭的友好

廣告

對於筆者來說,在觀影過程中甚至會訝異於 Nara 周遭的友好:家庭的全面支持 — 聚會中朋友們態度友善,在六歲的弟弟面前毫無顧忌(這大概會令某些「這讓我怎麼教小孩」群體汗顏吧);在學校裡即使是唯一特例但大家似乎都可以看似習以為常地與其正常共處和大方討論;去看醫生也不再需要遮遮掩掩或是找不到必要的資源……幾乎是排除了大多數的外界困擾,可以說,《夢女芭蕾》是更純粹地希望探討 Nara 這位跨性別女孩的內心歷程。

因本片獲得今年康城影展金攝影機獎的新銳導演 Lukas Dhont,在片中運用大量近景和特寫鏡頭展現 Nara 的日常,於是觀眾得以進入她日復一日卻毫不枯燥的生活,如同密友般從旁凝視 Nara 每日叫弟弟起床,行色匆匆搭上地鐵,接受老師密集的特訓,卸下服裝和膠布回家……

當全班女生進行匿名表決是否該讓 Nara 使用女更衣室時,當被老師訓斥或安慰時,當被同學逼到牆角質問我們該當你是男或女時,Nara 也只是平靜地微笑著,似乎已將無限的悲傷和憤怒深埋心底。最後我們會發現,所有這些雷同但沒有一個鏡頭贅餘的過程,其實都是在為 Nara 的蛻變積蓄力量,也逐漸可以對她的遭遇感同身受。

影片散場,仍無法忘記 Nara 送弟弟去幼稚園被老師無意問起「你是他姊姊嗎」轉身離開之後難以抑制的笑容;無法忘記醫師囑咐服用荷爾蒙藥物的注意事項話音未落,Nara 已迫不及待在通知書上簽名;無法忘記每天流下鮮血和汗水,伴隨流暢舞臺動作的是滿臉淚水也毫不懈怠;無法忘記在最後的彩排中長鏡頭跟著 Nara 無限巡迴在台前幕後,下墜步、貓步、羚躍步、踏跳步、足尖小碎步,如同著火的鳳凰,來不及謝幕已暈倒在後台……這些歷久彌新的片段深深刻在腦海中,讓我們對 Nara 的堅強和勇敢起敬動容。

今年六月,英國國家芭蕾舞團(English National Ballet)最新上演的《睡美人》中,自我認同為「性別流動」的生理男性 Chase Johnsey 在群舞中飾演女性角色。這是現代芭蕾歷史上,第一次有男性在國際芭蕾舞團的女舞者中佔據一席之地。尤其對於《睡美人》這樣從十九世紀起風靡的經典作品,芭蕾傳統劇目的基石,為了追求群舞場景的一致性,一般認為舞者們在形體上也要盡量相似。

「過去的不可能如今已成為可能」,在獲得 2017 年英國國家舞蹈獎最佳男舞者獎後,Chase Johnsey 離開了前劇團 Les Ballets Trockadero de Monte Carlo,這是紐約一個以喜劇形式扮演不同性別角色的全男班喜劇團體。「髮髻包好,妝容完成,盛裝打扮,我有能力表演女性角色,使自己看起來跟其他女孩沒有不同,這是我正努力在藝術上不斷追求的境界」,跟曾經的變裝喜劇表演截然不同,當 Chase Johnsey 決定要更其他女性舞者混為一體,意味著他在細節上會有更高的要求。

簽下 Chase Johnsey 的英國國家芭蕾舞團藝術總監 Tamara Rojo 不認為這是為了譁眾取寵的決定,「我認為芭蕾對於性別流動人群來說是一個完美的生活環境,就像不同的種族、文化、信仰,我們可以展現人類角色的多樣性」。

從十九世紀開始,西方世界對於男性芭蕾舞者普遍懷有偏見,認為他們是柔弱,女性化和同性戀的代表。這樣的刻板印象在舞台上和日常演練中被不斷地加深固化。

兩百年後的今天,當英國王室的喬治小王子在幼稚園就開始學習芭蕾,當 Nara 可以每天坦然跟同學共用女更衣室,社區支援看起來也更加完善和容易獲得,輿論壓力似乎沒有那麼大的時候,性小眾群體的人生有沒有更好過一點呢?

在一切平和的海面下暗藏波瀾,似乎對身體的嫌惡是與生俱來的原罪。在同學生日聚會上發生的不快成了壓在駱駝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一切開始失控,夢想破滅。看著 Nara 平靜地撥打急救電話,走進房間拿起剪刀,不禁聯想到 20 年前基於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Boys Don’t Cry》,不禁感慨 20 年過去,不管是民風保守的 Nebraska 還是進步友善的 Antwerp,自我認同跟生理性別相左的人們依舊舉步維艱。

在影片結尾,打扮更成熟靚麗的 Nara 神采奕奕地向前大步走著,關於她未完成的夢,關於蝴蝶破繭而出的過程我們不得而知,唯有銘記這位女孩青春期的掙扎和疼痛,祝福她今後的道路暢順通達。

延伸閱讀:〈跨性別 Henry:還我男兒身分〉

 

參考
1. The New York Times: He Wants to Be a Ballerina. He Has Taken the First Steps
2. Wikipedia: Western stereotype of the male ballet dancer
3. The Telegraph: Male dancer who is gender fluid wins part with English National Ballet’s female ensemble
4. 明周娛樂:【告別暑假】喬治王子新學期學芭蕾 夏洛特公主鍾情騎馬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