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可以先把愛,而不是性別,當作婚姻的基礎嗎?

2016/11/19 — 9:50

在公共議題上,其實我從沒想過要說服誰,特別是在訊息堆積如山的時候。反正,討厭我的人看什麼都不對,喜歡我的人就算我說金城武是女生,他們也會說完全正確。不過就是在臉書上寫寫自己喜歡的文字而已,實在不用太緊張。

對我而言,我比較在乎訊息裡,有的人被先生背叛,發現他已經跟第三者在一起多年;有的人的哥哥剛被車子撞死;有的人在十年前被老師性侵害,現在想要說出來;有的人被老闆誣陷,不給薪水就趕出公司;有的人被爸爸長期毆打,媽媽因為擔心經濟斷炊,所以不敢請求保護令。

可是我回不完。

廣告

就像有的人,他可能是你鄰桌的同事、隔壁的鄰居、好久不見的親人,他跟你一樣納稅、服兵役,遇到老先生會讓座、見到小朋友會擁抱。但是,他好難找到愛情,從他知道自己喜歡誰開始,他就知道自己跟這個社會的主流不一樣。國中開始,同學告白的情書,頂多會被念出來,但是他告白,不是被念出來而已,而是被稱為變態,就是亂倫、跟動物發生性關係、淫亂。他看到報紙上的毒品派對,都會把這些事情跟他的性別認同連結在一起。

愛是一種祝福,別人被告白,不喜歡也就是哈哈大笑而已。他們告白,要想很久、觀察很久、勇氣也要存很久,因為不知道對方除了微笑,除了拒絕,會不會說他是變態,接著整個學校、整個公司,通通以變態的眼神看著他。

廣告

有了對象,他不太有勇氣在公開場合跟另一半接吻,要牽手,除了考慮另一半,還要考慮街上的人。他不能把這個人帶回家,雀躍的跟父母說,他談戀愛了。父母會鐵青著臉罵他是禽獸、是造孽。他偷偷看著白先勇的小說,好聽一點說他的身體裝錯了靈魂,難聽一點說他不正常。

她想剪短髮,不愛穿裙子,她渴望女人的吻,別人就說她是T,男人婆的稱號一直在她的耳邊絮語流傳,她跟哪個女同事近一些,就會有謠言出現。媽媽要她找人嫁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偷偷聽著西卿的苦海女神龍,害怕別人的眼神斥責她鬼不像鬼。男人說,她一定是沒跟男人上床,不知道這種爽度,才會變成這副德性。

當同志婚姻的議題浮上台灣的立法歷程,他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希望與羞辱。希望是,他們的婚姻美夢,總算有一點點機會成真。羞辱是,有人竟然肆無忌憚的把他們當作怪物,認為他們的行為等同是禽獸、愛滋與性病都是他們傳染的、他們一旦結婚,就會毀壞台灣人的家庭價值、會讓他們不知如何教小孩、會破壞一夫一妻制、他們養的小孩都會是變態、他們喜歡同性是後天的,就算是先天的也是基因變態、他們會讓台灣以後沒小孩。

經過了這幾天立法院的喧擾,他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教會的教友,這麼討厭神的子女。原來隔壁親切的阿姨,認為他這麼噁心。原來同一間公司的同事,把他當作怪物。

哪個人、哪個族群,在爭取本來屬於自己的權利時,可以忍受這種羞辱?

關於婚姻,請先把人當人,而不是先看性別、不是先看年紀的差距、不是先看身體有沒有殘缺,而是看愛。而愛,從來沒得選擇,當你可以上街抗議別人不應該結婚,你不只是幸運而已,請你低下頭看看比你不幸的人。你的小日常,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不可觸及的幸福。

你,可以先把人,當作人看嗎?把愛,而不是性別,當作婚姻的基礎嗎?你,可以將心比心嗎?

畢竟,這世界已經有太多傷痛,我們一起努力來療傷,可以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