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俘獲中國同性戀的芳心

2015/1/29 — 11:09

圖:淡蓝网

圖:淡蓝网

馬寶利在中國北方的河北省當了將近20年警察,直到有一天他的同事發現他在業餘時間管理著一個同性戀網路論壇。馬寶利說,在得知他是同性戀後,一些工作中處得不錯的同事「開始冷落我」。工作單位要求他做出抉擇,是保住這份工作,還是繼續經營他的淡藍網 — 中國最早的同性戀網站之一。2012年5月,他突然辭去工作,這讓他的父母非常困惑不解:馬寶利當時還沒向他們透露自己的性取向。

中國對同性戀的接受很遲緩。經雙方同意的男或女同性行為,直到1997年才合法。中國衛生部到2001年才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中移除。但對待同性戀的態度正在迅速改變,儘管還存在各地區的不平衡。「公眾以前完全不知道同性戀是怎麼回事。很多人以為是一種病,」馬寶利說,「近些年大眾媒體開始報導同性戀,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接受有關同性戀的科學解釋,明白這不是一種變態。」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從事性學研究的社會學家李銀河認為,這種轉變中互聯網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過去中國很多人只是沒有這個意識。」她說。

廣告

現年37歲的馬寶利為開啟自己的第二事業抓住了一個有利時機。2012年,辭去工作後不久的馬寶利創辦了藍城公司。那是家很寒酸的小公司,雇員不到10人,全都擠在北京一處狹小的地下室裡 — 同時也是馬寶利睡覺的地方。到了那年12月,他的團隊拿出了一個名叫Blued的同性戀約會應用。

當時正值中國智慧手機革命的初期,許多沒有臺式或手提電腦等固定上網途徑的人,突然可以上網了,即便老線民也意識到手持設備的私隱性帶來的好處。一位現年30歲的北京公務員說,他是在Blued上認識現在這個已經相處18個月的伴侶的:「二十歲剛出頭的時候,我經常去同志酒吧結識男人。現在年紀大點了,對感情關係就更認真了。」由於尚未向同事公開性取向,這位公務員要求在本文中匿名。他說他喜歡Blued的時間線,上面有使用者上傳的日常消息和照片,讓他對可能會見面的人有個大概的瞭解。

廣告

Blued的個人資料包括年齡、身高、體位偏好和血型,不過多數用戶會用化名。應用有地理位置功能,可以計算兩個用戶相距多遠。

除了淡藍網的一點微薄的廣告收入,藍城沒有別的收入來源。Blued是免費的,但馬寶利打算推出一個有特殊功能的高級版,比如有更多的照片存儲空間。還有一項計畫是針對同志社區的電商服務,Blued可以從商品銷售中提成。馬寶利還希望廣告最終也能成為一項收入來源。針對女同性戀的約會應用Pinked正在製作中。
自行車製造商上海中路集團的風險投資公司在2013年向藍城投資人民幣300萬元,北京的清流資本也進行了投資,但未公開具體數額。去年11月,矽谷的DCM資本宣佈投資3000萬美元。「我們相信中國的同志社區在將來會是全世界最大的。」DCM聯合創始人、董事合夥人趙克仁( David Chao)說。Blued的用戶「是在中國正起步的中高端產品和服務的理想受眾群」,他說。

源起於美國的同性戀約會應用 Grindr 和比利時的 Jack'd 也有中國用戶,但它們跟不上Blued的步伐。據馬寶利說,Blued 有1500萬使用者,這個規模是世界第一的。( Grindr 在全球有大約1000萬用戶。)本土競爭對手贊客( Zank)有大概300萬用戶以及一些廣告商。贊客首席執行官淩絕頂說,他相信企業會希望通過使用者群網路來觸及同志社區,因為這是一個「總體上更注重生活品質的人群」。

馬寶利在名片上用的是在淡藍網上的用戶名「耿樂」,他現在有大約50名員工,在北京CBD的新辦公室裡工作。辦公室內有些牆面是藍色的,馬寶利認為這是一個能讓人聯想起「浪漫故事和詩歌」的顏色,還有他曾經晨跑的河北海岸風光。他的辦公桌後面掛著公司第一批雇員的合影:全都赤裸上身,用彩虹旗包裹著。

馬寶利說,過去一年他對自己的人生該何去何從感到焦慮,如今「已經平靜了很多」。蘋果( Apple)的庫克(Tim Cook)給了他很大鼓舞。「作為一名成功的CEO,他改變了公眾對商界男同性戀者的看法。」馬寶利說。問及中國是否會有同性婚姻合法化那天,馬寶利說:「肯定會。只是時間問題。社會變革是很慢的。」

 

文/Christina Larson

譯/經雷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