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投案讓我們看清台灣社會的表裡不一

2018/11/27 — 15:34

2018 年台北同志遊行(圖片來源:婚姻平權大平台 Facebook)

2018 年台北同志遊行(圖片來源:婚姻平權大平台 Facebook)

公投案最大的效果,是讓很多人知道原來在台灣「反同」仍然是主流,因而給了他們表達自己「反同」態度的勇氣。

我所知道的台灣,一直都是個高度從眾的社會,表面禮貌、客氣、溫和,但骨子裡充滿了各種偏見歧視。這樣的社會最大的長處與價值,就在於人會選擇壓抑自己的偏見歧視,配合顯現出比較文明、平等的外表。台灣的許多進步,其實就是靠這種方式「假戲真做」而得來的。

例如說才不久之前,對於女性的歧視到處都是,被視為理所當然,不過在很短的時間內,從社會運動到媒體訊息到政治意見,將兩性平等抬高為主流價值,歧視女性的行為和語言就大幅減少了。又例如不過就是這兩年,對於菲律賓、印尼等地移工所帶進來的異文化現象,一度遭到極粗暴的排斥對待,也在各方力量合作下,將寬容包納建立為社會主流態度,一下子那些公然的粗暴排斥行為就消失了。

廣告

但我絕對不會樂觀認定台灣社會大部分人都真的相信兩性平等,更明白有多少藏在家戶內不被看到的不平等歧視行為和語言繼續存在。我更不會樂觀認為這些移工們在台灣雇主家中都會得到尊重、公平、不受虐的對待。

表裡不一,是的,但這種表裡不一有其珍貴價值。至少讓偏見歧視沒有公共正當性,必須收斂隱藏,然後能得到逐漸「假戲真做」的效果。不能先有表面的「假戲」,就不會有貫徹內外的「真做」。

廣告

去年大法官釋憲案賦予同性婚姻平權,國際媒體大幅報導,其實就製造了尊重同志平等權為社會主流的印象,使得許多對於同志的偏見侮辱言論與態度在從眾壓力下,不得不收斂隱藏,邁出了難得的「假戲」第一步。但不幸的,到了今年出現公投案,公投案中藉由宗教為掩護,創造了一堆訴諸宗教權威的語言,打破了原本的社會默契,突然之間,本來覺得歧視同志是不文明的人,都被刺激鼓舞大膽表現出自己內在的偏見,樂於大聲表態站在「反同」的多數那邊。

真正最令人遺憾的,不是公投的票數結果,而是在這過程中那麼多醜陋的偏見歧視被釋放出來,自居於主流、多數的地位,不只嚴重傷害了同志的人格,更嚴重破壞了台灣建立真正多元、平等、包容並尊重異己社會的機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