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其他人眼中的同性婚姻

2015/7/2 — 11:58

【文:CYH】

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全國合法化。不少人的facebook滿是彩虹,當然也會有人在facebook慨嘆婚姻制度失守了。只看見自己友同聲同氣,我們未必能體會到九名大法官中五票贊成、四票反對的那份張力。這文章嘗試透過虛構角色的對話,帶出同性婚姻的部份爭論。

廣告

文理:同性婚姻在美國全國合法化,實在值得高興。但想不到的是,竟然還有人走出來說反對。都甚麼年代了,我們怎能限制人的結婚自由?

杏梅:為甚麼不能?其實我們的不少自由,也受到法律和制度所限。例如沒有亂拋垃圾的自由,也沒有超速駕駛的自由。我認為重要的是,對自由的限制是否出於正當的理由。

廣告

文理:你舉的例子是為了環境衛生和公眾安全,當然合理。但就同性婚姻,有反對聲音給出的原因是不道德,我看是相當荒謬。道德不道德,與你何干?人生孰好孰壞,最後還是由自己承受,向自己負責。既然如此,選擇走哪條路的應該是每個人自己,而不是由政府越俎代庖。

杏梅:但是除了訴諸道德,也有人提出反對,是因為認為婚姻制度不適用於同性伴侶。

文理:哪有不適合之理?你說我們不可亂拋垃圾,不可超速駕駛,這些自由受到限制,大概都不妨礙我們過活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但戀愛和婚姻乃是人生大事,許多人生命中最重要的部份。一個人選擇終生配偶的自由若然受限,足以令他們無法實踐自己最想過活的人生。所以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Kennedy說得好,禁止同性戀者進入婚姻,其實是在貶損他們的人格和尊嚴。

杏梅:我也有看判詞,但我更認同持反對意見的首席大法官Roberts。他反問Kennedy,既然裁決理據是基於人性尊嚴,那麼不也要允許多元婚姻嗎?因為如果一個人認為要與三、四人進入婚姻,才能成全他的人生,活得完整而有意義,政府還可以規定婚姻必須是兩人嗎?這限制不就是損害了信奉多元婚姻者的人格?這樣看來,若果我們取自由和尊嚴之途,其實可能會把婚姻放寬成怎樣的組合也可,甚至是取消制度,不再由政府法定婚姻,一了百了。所以我認為如果要維持婚姻制度,得要討論該如何劃線。

文理:但即使你要劃線,也不代表要一男一女,大可以是局限兩人而不限性別。

杏梅:如何劃線,視乎婚姻制度有何目的。其實我們和誰人做好朋友,好知己,沒有法律規管,沒有政府干預。合則來,不合則去,何用一紙證明。但配偶卻是如此不同。因為在婚姻裡,我們可能會與另一半生兒育女,建立家庭。由此角度看,婚姻制度一來可以維護家庭的穩定,讓孩子成長,二來亦可藉稅務等福利制度,給予傳宗接代一種肯定和鼓勵。所以為婚姻劃線時,界定為一男一女,可是正當。

文理:不是,不是。婚姻重點其實在肯定二人互相委身,持守忠誠的愛,同偕到老。既然同性戀者也可以對愛情恆久不渝,對婚姻珍而重之,他們就不應該被排拒在制度之外。

杏梅:但如果只關乎二人之情,為甚麼要由政府允許?同性戀者相愛,相許,甚至宴請親朋,大可不必政府作證。但如果我們視婚姻作為一種社會制度,以生兒育女、建立家庭等社會福祉為念,予以若干社會福利,不會是更合適嗎?

文理:年逾七旬的公公婆婆結婚,你允許嗎?生理問題而不育的伴侶結婚,你允許嗎?現在的婚姻制度不問能否生育,也不問會否生育,只要是一男一女、雙方同意即可批准。如果政府規定婚姻要先符合與生育相關的條件,還算得上是貫徹準則。但現在的劃線方式,我就是看不出為何合理。

杏梅:能否和會否生育有時也說不準,現在不能或不想,明天可能情況就改變了。重要的是一男一女始終有此可能,但同性伴侶卻是不可能。而且制度和社會文化互相影響,互相塑造。婚姻維持為一男一女,可以向社會傳遞一個訊息,就是對生兒育女、成家立室肯定和鼓勵。

文理:但社會對婚姻的理解不是一成不變的。你看現在多少人同居而不婚,結婚而不生,甚至離離合合,單親、再婚比比皆是。我看社會對婚姻的理解,早已不是你那一套。既然婚姻對今天我們的意義,在於與生命中最重要的他者同行,並讓這份關係得到認同和肯定,那改劃婚姻界線也是當然之至。

杏梅:但更好的做法,不是應該交由各州社會民主共商和決定,婚姻制度是關乎成家立室,還是只在乎二人付託終身嗎?最高法院的裁決扼殺了這個空間。

文理:說到底,我們又回到早前的分歧。我相信婚姻是涉及人性尊嚴的基本自由,不論民意如何也不能剝奪。你卻說只是一種社會制度,應該由公民商討要肯定和鼓勵甚麼美善。

杏梅:你說的是。尊嚴之說,除了法律定義上難以準確劃線之外,還可能衍生另一個問題。雖然大法官Kennedy指出,憲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他們仍然可以反對同性婚姻。但是既然判決肯定婚姻讓同性戀者成全人格,反對同性婚姻不就是在貶損他們的尊嚴嗎?既然有理可依,我們就不難預計同性配偶可能會在租務、僱傭等民事糾紛上,與反對者屢興訴訟。

文理:基督宗教、伊斯蘭教等信仰,也是不少人生命不可或缺的部份,成全他們的人格。但無神論者仍然可以反對宗教,不同宗教的人也可以互相否定其信仰。我不相信判決以後,同性戀者與反對聲音就會沒法共存。

杏梅:或許吧。但夜了,這問題,還有其他,我們將來有機會才再談。

 

延伸閱讀(附連結):

1.    Obergefell v. Hodges (2015)

      就美國憲法是否保障同性婚姻的權利,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書。法庭裁決由Justice Anthony Kennedy撰寫,反對的四名大法官各自撰寫了反對意見,其中Justice Samuel Alito的篇幅最短,言簡意賅。

三篇支持同性婚姻的文章

2.    Ronald Dworkin, ‘Three Questions for America’ (2006)

      這篇篇幅最短,因為到第三個問題才是關於同性婚姻。

3.    Martha C. Nussbaum, ‘A Right to Marry? Same-sex Marriage and Constitutional Law’ (2009)

      這篇篇幅較長,探討了何為婚姻,以及美國憲法如何保障同性婚姻。

4.    Andrew Koppleman, ‘Judging the Case Against Same-Sex Marriage’ (2014)

      這篇篇幅最長,是在法律期刊上的論文,反駁自然法的觀點。

三篇反對同性婚姻/法院裁決的文章

5.    Richard E. Epstein, ‘Hard Questions On Same-Sex Marriage’ (2015)

      這篇篇幅最短,作者雖然支持同性婚姻,但是反對法院的裁決。

6.    Roger Scruton and Phillip Blond, ‘Marriage: Union for the future or contract for the present’ (2013)

      這篇篇幅較長,作者維護傳統的婚姻意義,反對英國合法化同性婚姻。

7.    Sherif Girgis, Robert P. George, and Ryan T. Anderson, ‘What is Marriage?’ (2010)

      這篇篇幅最長,是在法律期刊上的論文,從自然法的觀點否定同性婚姻。

 

作者簡介:通人一個,畢業自中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