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前世欠了基佬」

2016/1/19 — 11:30

完全沒有想到講座會座無虛席,what a pleasant surprise!飲完咖啡,來到 KUC space 門口,就見到塔冷通的一對情侶拖手仔來捧場,好開心呀!

我知道他們和很多人一樣都是希望能認識陳滿鴻神父,結果大家都沒有失望呀!陳神父非常可愛,他比關神父還要坦率和直接,(當然,關神父開明中的拘謹也正是他 charming 的地方。)每次卜莎崙牧師談到她過去的婚姻和 coming out 的經歷,也會哽咽,而我每一次聽還是想落涙。王美鳳牧師也忍不住要出來分享她的感受。

第一次和一位神父一位牧師同台演出,當然是一個挑戰,我在複雜的情緒中把很多想說的話 lee lee lur lur 說了出來,實在有點失禮,最後留在我心裏的只是,我們這些性小眾或者是失敗的大眾,就是要用我們的失敗來作證,永遠向所謂的「成功」提出我們的質疑。今天神父和牧師對我都很好,Pearl 又照住我,謝謝!

廣告

這段日子總是感覺自己跟周遭環境有點格格不入,我為到這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報告一直耿耿於懷, 最慘是心裏也知道這不是大眾會關心的事,甚至也不是身邊的朋友在他們「要做的事情」上的一個重要議程,於是覺得份外孤單。其實,我還覺得有點深深不忿,因為原先這件事在我生活中也不是優先,我已經很久沒有在性小眾的權益事情中打轉,不知是時也命也,還是有什麼「神推鬼㧬」,這單反歧視的事件,就這樣「一嘢」擺在我面前,前後左右一單接一單,令我覺得自己無法專心去做原先訂下來的計劃,所以我才有大叫:What is my battle? 今天 Brian 說,「就當你前世欠落基佬吧!」哈哈哈!這樣想可能會舒服一點!

今天見到這麼多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朋友出席,讓我深深感受到有一群人,他們一直在尋找一個對信仰的 alternative 的看法, 而且他們也真的是關心性小眾的需要,於是又令我對香港人重拾了一點信心。可能這件事情就是要我從另一個切入點去接觸香港人。星期四記者招待會再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