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午夜藍:哥仔嫖客佳偶天成 同行互助打破污名

2017/11/24 — 21:19

【文:午夜藍 Midnight Blue

2017同志遊行宣言:哥仔嫖客佳偶天成 同行互助打破污名

引言:嫖是慾望,亦是需要

廣告

午夜藍的理念是「性工作是工作」,多年倡議香港性工作非刑事化。過程中面對的最大阻力,依然來自社會對性工作者及嫖客的污名和歧視。

過往談及本港性工作行業,較多著墨於性工作者,嫖客卻常被遺忘、形象亦較為單一。在現實中,嫖客極為多元,有深櫃的同志嫖客、有社會資本相對弱勢的嫖客。如果我們能多理解嫖客的各種處境,對去除污名及歧視會否有所幫助?

廣告

嫖客:無法現身的同志

在香港,即使同志平權的呼聲與日俱增,名人明星陸續出櫃,反歧視、婚權、性別認同法等議題逐漸進入公共討論,仍然有很多同志無法現身陽光下。

其中有不少已經成家立室、生兒育女,以異性戀身份生活的男同志。他們可能往後都難以出櫃,只能偷偷於午飯時間抽空光顧「哥哥仔」,工餘時間便需回家繼續扮演丈夫、父親的角色。以「不忠」之名抨擊這些已婚男同志說來容易,但社會及家庭壓力下,他們只能在找「哥哥仔」的數十分鐘內實現自我,平衡其「異性戀」的生活。

嫖的諸種可能

除了無法出櫃的男同志光顧「哥哥仔」,嫖客還有各種類型及理由:
有些人追求「哥哥仔」的專業服務,不論是按摩技巧或性技巧;
有些人可能是工時過長、年老、外型不符合主流審美觀、身體/精神障礙……即使男同志圈找炮友的渠道不少:如交友Apps、桑拿、論壇、魚塘等,但他們未必有足夠時間、心力、文化資本可以從中找到性愛對象。嫖,便成了慾望的出口;
有些人的慾望受社會偏見所限,難以喧之於口:喜愛被幹的異男、性虐戀、嗜尿、變裝等。唯有光顧願意提供這些服務的性工作者,方能不被批判地滿足自己的幻想。

誠然,嫖本身存在著經濟條件上的門檻,弱勢、貧窮的同志仍然無法參與其中。但起碼,對尚能負擔的人來說,嫖是抒發慾望的選擇,無關錯對。

結論:娼嫖同行、互相支援

盡管嫖客與性工作者間時會出現衝突和不愉快,諸如收費高低、服務滿意與否,甚或是放飛機、霸王餐、偷竊等。不過,午夜藍相信嫖客與性工作者絕非對立,雙方面對相同的性污名及社會結構。如果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能有更多真誠溝通、互相理解,嫖的不要視性工作者如工具,賣的不要當客人作「水魚」,平等對待對方,便可減少很多誤會和矛盾。

亦只有在這互相理解、互相尊重的基礎上,才能真正地娼嫖同行、互相支援,一同破除社會的偏見和歧視、爭取性工作非刑事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