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即便昏暗,天還是終究會光

2018/11/29 — 17:16

電影《52 Hz I Love You》宣傳照

電影《52 Hz I Love You》宣傳照

這幾天陸續收到一些朋友的來信,談論他們的處境與擔憂,這是最令人開心的一篇高中生信件。我只想說,你們不孤單,不要放棄,車子還沒開到終點,不要隨便下車。這一路的美好,在明年 5 月以後就會實現。

專法不是不可能,但是不容易制訂,而且立法院真的付諸審議,到時候就是仔細監督,絕不讓專法輕易通過。而推翻釋憲結果,大概要等到下一次大法官提名以後(即便如此,改變現在的釋憲內容仍然非常困難,人權保障只會往前,通常不會退後),而即便有萬分之一的可能,那時候已經有非常多人依法登記結婚。一旦可以登記結婚,制度會逐漸改變偏見,三百多萬人將會逐漸擴散,或許會有倍數的支持者出現。

我在投票結果還沒出來的那一天說,「島嶼尚未天光」,是因為我知道結果不會如人意,但是溝通與交流,就是公民投票最可貴的過程。我們有憲法保障,即便昏暗,天還是終究會光,也請記得,政治會改變一切,請關心政治,繼續保有善念去對待身邊的人。

廣告

各位親愛的兄弟姊妹們!就讓明年的結婚潮大爆發吧!

我是現役高中生。女的,成圈的那種彎。性別認同約莫是男性,而我活在一個如此幸福,又如此悲哀的年代。

對於公投的文案我不想說太多,畢竟網上太多資料了。我只想說一說故事。

我未曾因為我的性向、性別認同而受過傷,未曾感受過同儕或師長赤裸裸的惡意跟歧視。而比起溫室的花朵,我更覺得自己像陽台上的盆栽,受人照顧疼愛,卻免不了幾次風吹雨打。

老實說,我並不覺得自己有資格說,過的有多痛苦,實際上也沒有。但我真的曾經認為自己的性向是病。治不好、沒辦法被檢測、孤單又折騰的病。這種感覺就像眾人皆醉我獨醒,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是「獨醒」,還是像反穿的襪子一樣,全世界只有我沒有穿襪子。

每次看到有人說性向是可以被醫療或矯正的時候,我就覺得可笑。就我而言,如果可以選,誰想當同性戀?誰又想跟人家不一樣?總之我是不想。

幸好。萬分幸好。

當我忐忑不安的向師長傾訴,握緊了雙手問自己是不是有病的時候,他們總是溫柔的笑一笑,給我一個擁抱然後告訴我:不,妳並沒有,而且妳不孤單。我可以很自然的跟他們說戀愛時又遇到什麼鳥事,不小心說錯話惹對象生氣。除了給我建議,偶爾甚至會請教我同性戀是什麼感受?喜歡女生是什麼感受?因為他們沒教過同性戀的學生,至少肯說的還是第一個。

你可能會問,那明白我的同學們呢?

說起來可能有人會不信,但我在這之後我沒有受到任何一點不同的對待,甚至,我感受到更多的愛與包容。我跟男孩子們一起打球、一起聊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尋找學校裡高顏值的學姊妹。或者,談論女朋友的話題。而女孩子也沒因為我喜歡同性就疏遠我,他們依舊跟我聊天,幫我搭配衣服,稱讚我的外套或鞋子「很帥」。我還記得收到的生日卡片。

「希望民法趕緊修過,妳才可以趕快結婚,記得婚禮要找我哦!」

「交不到女朋友不要太難過,誰沒魯過!」

當時我沒有想太多。如今深切感受過社會的眼光後,想起的時候甚至還感受到眼眶一熱。如果沒有他們,我還能堅持嗎?用小天使來形容他們我覺得都不為過。

台灣的性別教育大抵是成功的吧。至少在我眼裡是如此。它並沒有把我和我的同學教壞,想當然爾也並沒有把老師教壞。我也沒學到什麼奇怪的性交問題。尊重、理解、包容,僅此而已。更重要的,我學會如何好好的愛自己。

藍天尚在,而我的羽翼尚在。可藍天也只是我的藍天,飛的越高,越能看清地上滿是殘破不堪的羽毛。為此,我深感幸福與悲哀。我想有朝一日我可以牽著喜歡的女孩子走上紅毯,堂堂正正的給她戴上打工好久買來的戒指,然後去辦一張五十塊的結婚證書。噢對,還有把身分證背後的配偶欄給拍照上傳 IG 向世界炫耀。連這麼普通、微小的願望,你們真的想要如此費盡心力阻撓嗎?

對於那些支持的人,我只能說,感激之情溢於言表,謝謝你們。也許未來還會有更多鳥事等著我去遇見,但我相信我會努力面對的,而且同時相信,台灣正在變的越來越好。如果你的朋友正在面對,請給他一點鼓勵跟擁抱,告訴他妳在他身邊。如果要說有什麼話真正支持我,那應該是那時候我問我的老師。

「老師,妳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

「不會啊,就喜歡女孩子而已有什麼了不起。妳們都是我的孩子,所以我會一樣愛妳。」

言盡於此,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跟麗絲叔叔,也感謝一下過去的師長跟同儕。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