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來斷背山是真的

2015/11/5 — 19:29

電影斷背山的橋段固然知道,但是真實個案,作者還是第一次見。 (圖片來源:《斷背山》小說封面)

電影斷背山的橋段固然知道,但是真實個案,作者還是第一次見。 (圖片來源:《斷背山》小說封面)

【文:黃千樂,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執委】

作者按:本文記錄SCM 執委Bernard早前在哥倫比亞參加世界基督徒學生聯盟(WSCF) 的國際會議時的經歷。本年會議中來自各國的基督徒學生一同交流各國情況,最終成功推動了保障性小眾的議案。

在哥倫比亞一個月,為省錢為認識朋友,當然會住在青年旅舍。到了晚上,大家都會喜歡喝喝酒,無聊一番。像我這種豪邁奔放的人,當然不會收藏自己,四處暢所欲言。 一晚在旅館的酒廊走走的時候,突然有個不太熟悉的男子走過來,神情有點恍惚,說有些事要跟我談談。(為了保障他的人身安全,我會叫他做X)

廣告

X把我拉到一邊,說,你在香港也可以像你今天這樣高調地說自己是同性戀嗎?我說“在朋友面前,我都沒有掩飾的啊,只是工作上,我會選擇沉默而已。”X說,“真羨慕你們,我最好的朋友當年被我們政府處死了。”這個時候,我望望X失意而又親切熟悉的眼神,我反問一句 “你怎知道他是同性戀?”X想了又想,終於坦白“因為我都是同性戀呀!”X連忙補一句“請不要跟我的旅行同伴,說我是同性戀,會死的!”

廣告

看X平時的陽剛的外貌,手上的結婚戒指,真的完全不能想像他原來是我的同類呀!知道他那麼緊張,又好像有話要說的,我便帶他到我的房間談一談。(別誤會呀,談一談而已,我們沒有別的,哈哈)。談了又談,原來 X因為家人的期望,為了能夠在這個社會生存,於是剛剛在教會找了個女人結婚,並且嘗試“訓練”自己跟妻子發生性行為,現在老婆已經懷孕三個月。

雖說自己期待成為父親,但從他面色眼神看到一點抑鬱和煩惱,”What can I do, Bernard?” 看他同行的教會朋友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也許我是難得能夠跟他分擔痛苦的人了。但米已成炊,連妻子也懷孕了,就算後悔,今天還能做什麼?電影斷背山的橋段固然看得多,但是真實個案,實在真的第一次見。我想,如果我是他,我還能做什麼?如果我不想欺騙我的妻子,跟她坦白,那以後她和孩子怎麼辦?家人知道之後,又怎樣防止其他人知道,讓我自己沒有生命危險?我又可不可以一生人活在謊言之中?

雖然香港談不上是一個同志友善的地方,但是對我來說,要生存在一個,會因為自己的性取向而被處死的地方,是難以想象的。當大部分西歐國家都已經把同性婚姻/伴侶關係合法化的時候,世界上另一角落的同志原來還是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作為一個香港SCM人,我又能為這些同志做點什麼?關注?寫文章?發聲明?參與遊行?這些我們當然都有做,我亦慶幸我們今次GA成功通過了議案,讓WSCF將來可以在國際舞台上發出聲明,保障性小眾的基本生存權益。雖然影響未必很大,但是我相信每個人在自己的領域中,多做一點點,必定會有它的意義的。

社會的自由並不是白白得到的,回想香港同性戀非刑事化只是十多年前的事。我們今日所享受到的自由,雖然並比不上西歐,但都是靠著上一代人經過很多的成功和失敗而獲得的。今天我們播下種子,也許未必會有機會看到收成。但我深信,有一天我們的後代,也許也會想我一樣,回想前人的努力,享受著我們今天所渴望的一口自由的空氣。讓我們SCM繼續秉持對民主自由的信念,為下一代人的自由繼續奮鬥,好讓社會每一個人都能夠有尊嚴地過屬於自己的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