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覆核爭改性別敗訴 跨性別男將上訴終院

2019/2/1 — 16:05

三名跨性別男子就入境處要求完成整套性別重置手術,才能更改身份證性別的規定,入稟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挑戰政府此舉是違反人權法、侵犯私隱及間接性別歧視。經過七次延遲判決後,高等法院今日頒下判詞,裁定申請人敗訴。三名申請人將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稱有信心將得到「最終勝利」。

申請人之一謝浩霖(Henry Tse)稱感到失望,並非預計不到這結果,因為跨性別女性 W 婚權案,也是要打至終院才有終極勝訴,又稱自入稟以來,三人均明白這將會是「漫長的旅途」,他們將繼續上訴至終院,直至跨性者的權利被承認,他表示有信心會得到「最終勝利」。他又指責政府在 W 案勝訴後,並沒有好好依從終院指示立法,這司法覆核才會出現,他們其實是在做政府應做的事情。

持英藉護照 已在英成功更改性別

廣告

三名申請人 Q、R 和 Henry Tse 均以男性身份生活多年,並已接受賀爾蒙治療,以及經已進行部份性別重置手術、即是完成胸部切除手術。三人中有兩人持英國護照,一人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他們均已在英國成功更改在護照上的性別為「男性」。不過,當他們向入境處申請更改身份證性別時遭拒。現行制度要求跨性別者,完成整套性別重置手術,方能更改性別。所謂「整套」,就是要求由女變男的「跨仔」,完成移除子宮及卵巢,以及重建陰莖的「下身手術」;由男變女的「跨女」,則要移除原生陰莖及睾丸,並建造陰道,換言之,是去除他們的生育能力,才能更改身份證性別。

惟「跨仔」的「下身手術」風險尤其高,很多人都選擇不做,卻成為他們更改性別的障礙,令他們在生活上要出示身份證時,會受到困擾和受侮辱,甚至會招來歧視和騷擾。

廣告

入境處:國際社會並未有共識

入境處一方反駁,性別重置手術須獲同意才能進行,不存在強迫跨性別者完成手術,又指跨性別者未進行整套性別重置手術的話,仍可能會逆轉性別,認為現存政策合適和公平,不構成歧視。入境處又稱,跨性別者要更改性別時,有關性別承認(gender recognition)的準則,國際社會並未有共識,加上特區政府已成立「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跟進,案件對社會公眾有重大影響,政策上的考慮,應留給行政立法部門處理。

法官區慶祥:須考慮公眾利益

上訴庭法官區慶祥在判詞中稱,明白跨性別者未能更改身份證性別所面對的困難,不過除非社會整體的思維能接受,跨性別者在保留原生性別的性器官和生殖器官之下,更改身份證性別,否則必須考慮到公眾利益。他認為,不能單靠個人聲明決定自己的性別,從而更改證件上的性別,尤其是當要根據持證人的性別,去管理某些與性別有關的活動。

2015 年首先入稟司法覆核的「跨仔」 Q ,在判決前接受《立場新聞》專訪(另見文),他稱無論是有關《性別承認法》立法,還是性小眾平權,特區政府都一貫施以「拖字訣」,性小眾只能通過司法制度爭取權利,他相信將會出現更多關於平權的司法覆核。Q 又認為,香港政府要跨性別者冒上這些手術風險,是極為「落後」的做法,若敗訴就會上訴至終院。

平權組織「粉紅同盟」總監(政策事務) Jerome Yau 稱,對敗訴感到失望,指現行政策,要跨性別者人士去除生育能力才能改性別,是「不合時宜和不人道」,不應該是合法的做法,要求政府作出修改,他對跨性別者以「自我聲明模式」(self-declaration)更改性別身份表示支持。世界多國如英國、加拿大和荷蘭等地,已不需要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就可以修改身份證明文件上的性別。

跨性別組織:上訴或經年 

跨性別資源中心創辦人梁詠恩稱,預期可能要花上數年時間上訴至終院,未來一方面要循司法途徑爭取,另一方面通過「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遊說政府,同時亦要有更多社會討論,通過教育讓公眾對跨性別者的景況和權益,有更多理解。

今次判決,對跨性別群體來說,意義重大。早於 2013 年跨性別女性 W 就婚權提出司法覆核勝訴,當時終院在判詞中提出,如何界定沒有進行整套性別重置手術的跨性別者,是否可以更改身份證明文件上的性別。終院當時暫緩執行裁決一年,允許政府有時間進行立法工作,促成政府成立「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不過一直只聞樓梯嚮,延至去年年中,政府才就應否設立《性別承認法》進行公眾諮詢,至今仍未公布結果。

司法覆核申請人之一 Henry Tse (右二)

司法覆核申請人之一 Henry Tse (右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