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志桑拿的白浴巾、黑房間、粉紅經濟

2016/6/30 — 11:17

「Have fresh meat!」

阿華站在櫃檯後,熱情地招待外籍客人,並以一口港式英語吹噓店內客人的質素。對方隨手拿起白浴巾,推門走到一排儲物櫃前,開始自在地寬衣⋯⋯

這裡是中環同志桑拿Central Escalator(CE),位置正好落在人來人往的中環扶手電梯旁,而阿華正是CE的老闆。

廣告

「同志桑拿裡面真的只是焗桑拿?好多人都知道不是啦。」阿華說得直截了當。外界視同志桑拿為深不可測的秘密基地,阿華卻樂於向記者細訴這裡發生過的段段故事,有如閒話家常。

阿華在1991年創立的Central Escalator,至今已有25年歷史。

阿華在1991年創立的Central Escalator,至今已有25年歷史。

廣告

圍著白浴巾 走進黑房間

1991年是同志平權史上重要的一年。香港政府正式刊憲宣布同性戀非刑事化,意味著在雙方同意下,男男交歡不再違法。自此之後,同志無須躲避在暗角之中,而同志娛樂場所亦漸漸冒起。由風靡一時的Propaganda酒吧,到這間CE桑拿,都是在1991年成立,至今已有25年的歷史。

記者來到CE桑拿門外,其門面極為低調。沒有明目張膽的彩虹旗幟,只簡單寫著「CE」兩字。客人自然懂得找上門。

一進CE桑拿,走廊是一排供客人更衣的儲物櫃,走進去除了有乾蒸、濕蒸、按摩浴池等設施外,於簾後有一間俗稱為「黑房」的地方。

「黑房」如其名,內裡是漆黑一片的走道。摸黑向前行,見到一間間透出微暗紅光的小房間,地上放着床墊,牆上一個小膠籃內放有三數個安全套。男士們圍著一條白浴巾,在黑房的微光下探索、作樂。

在一片黑暗之中,黑房裡容不下道德審判,容不下世俗歧視的眼光,只有純粹的快樂、歡愉。

黑房內透出微弱紅光,籃內放有安全套。

黑房內透出微弱紅光,籃內放有安全套。

無主孤魂的容身處

香港樓價高企不是新聞,去年統計處一份報告就指出,全港共有86,400個劏房,劏房居民約為195,500人,當中14%的劏房戶月入逾2萬。香港年輕人無力置業,一般只能與家人同住,更遑論享有獨立、私人的性生活空間。對於一些深藏衣櫃裡的同性戀者,帶伴侶回家纏綿,就更是天方夜譚之舉。

一向沒有去桑拿習慣的阿華,在1991年毅然決定開設同志桑拿,就是為了讓同志有一個聚腳點,「1991年同性戀合法化,但我知道有很多青少年就算讀完書,仍然要和家人同住。他們如果要找個地方相聚、談心就有點困難。當年希望開設同志桑拿,主要都是想提供一個地方,讓他們見面」。

他明言若果只是單純求財,桑拿理應針對龐大的異性戀市場,「做生意為何要單做一類型的客人?寧願做直人(異性戀市場)更容易啦。就是覺得他們好像無主孤魂般,無人收留他們,所以開個場讓他們玩」。

幽暗的「黑房」固然是與陌路人互相探索的好地方。但另一方面,每日亦有不少情侶成雙成對地前來光顧,只求在此有一處暗角享受二人世界。阿華解釋,不少同志仍與家人同住,平日難與另一半交歡。在欠缺性空間的香港之中,同志桑拿成為小情侶容身之所。

「當然做生意不外乎想賺錢,如果能夠為人民服務的同時又有錢賺,那已經很開心。」阿華笑道。

走廊成為客人更衣的地方。

走廊成為客人更衣的地方。

來自剛果的桑拿客

CE桑拿的宣傳卡片上,如此標榜自己:「香港最國際化的桑拿。」

阿華一臉自豪向記者表示:「客人都說,全香港是我們的外國人最多。」據他所言,CE客人平均一半是本地人,一半外國客,「我估計全世界(每個國籍)的人都來過這裡,剛果、肯亞般冷門都有來過」。

CE位處中環,客人較為國際化並不叫人意外。但據阿華的解釋,CE成為國際化的桑拿,源於一個美麗的誤會。他解釋桑拿的全名「Central Escalator」頗為「翹口」,因此不少圈中人漸將之簡稱為「CE」。不知怎地,後來大家開始誤以為CE解作「Chinese English」。久而久之「華洋共處」自然成為了CE的一大賣點。

年齡層方面,阿華稱由18歲的年輕小鮮肉,到五、六十歲的中年男子,都可以在CE找到。如今桑拿每月人流逾千人,和其他同業相比人流不算高,但來訪的客人不乏知名人士,高官、大公司高層、或甚是演藝界人士。

來到桑拿的,亦有已經成家立室的一家之主,閒時到此尋求同路人,縱然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亦希望做回最真實的自己。

CE會為客人登記國籍資料,遇到冷門國家,職員就要依賴這張國家列表幫忙。

CE會為客人登記國籍資料,遇到冷門國家,職員就要依賴這張國家列表幫忙。

粉紅經濟走下坡

近年同志平權浪潮引發外界關注,性小眾社群蘊藏的龐大商機,並出現了所謂「粉紅經濟」(pink dollar)的概念。這些粉紅色鈔票,阿華賺了25年,但他形容近年生意下滑,生意較高峰時期少了約兩成:「可能同志pink dollar的神話,已經開始幻滅。」

「如今同志不一定要選擇在同志場所消費。以前就話要『溝仔』、要同聲同氣,但現在大同世界,愈來愈少人會歧視同志,那不用選擇同志地方啦,走去哪裡都可以了。」

他憶述到2000年至2010年間,是同志桑拿業發展最蓬勃的十年。當時香港大約有20間同志桑拿,深藏於鬧市的大街小巷中。不過近年經濟開始下行,桑拿減至大約15間,業界甚至掀起了減價戰。

這場減價戰,非常激烈。

位於旺角的同志桑拿Big Top,顧名思義以「大」作賣點,「大雕」及「六舊腹肌」的客人都有入場費折扣;尖沙咀的ABC就推出「快餐」優惠,一小時內完事離場的客人可享折扣;灣仔「My Way」設主題日,「小鲜肉」、「爆肌」、「中佬」、「大象」在不同日子各有優惠。

「從來未試過如此便宜,50、70蚊有交易。」阿華嘆道。

相比之下CE優惠不算多,入場費138元,年輕客人半價。不過面對同行攻勢強勁,阿華近日亦要搞搞噱頭,正籌備一場「十大大鳥比賽」,七吋是參賽的最低要求,入選十大將有一千元獎金。

「如何比試?」記者好奇問道。阿華似乎已有備而來,在抽屜隨手取出一把軟尺,走到一位外籍熟客面前,以港式英語問道:「You want to check? 7 inches?」然後軟尺出動,阿華笑道:「Have 喎! 7 and half!」

CE桑拿一角,牆上佈滿性感男子海報。

CE桑拿一角,牆上佈滿性感男子海報。

立足同志桑拿 見證香港25年變遷

CE由1991年至今,與香港共同經歷種種高山低谷,客人種類亦隨社會變遷。阿華憶述在1997年之前的殖民年代,不少英國同志來香港工作,造就CE當時外國客人比例較高。及後2003年自由行開放,愈來愈多內地客人找上門。

又例如25年前社會風氣保守,桑拿客人都顯得閃閃縮縮,甚至要以口罩遮面,走後樓梯上樓,深怕被人認出。25年後的今天,情況已大為不同,戴口罩、走後樓梯的情況已不復見,客人能夠大搖大擺自由進出,都算是一種時代上的進步。

而2003年的一場沙士,將香港拖入深淵,CE桑拿亦難幸免。阿華苦笑道:「當年真係有想過唔做!」他回想當年本地人都沒有意欲外出消費,更遑論去人多擠迫的娛樂場所尋歡。加上來港旅客人數大跌,導致主打國際化的CE受到重挫,生意額急跌足足五成。

不論經濟是好是壞,阿華認為同志桑拿始終有其存在的價值。一日香港性空間不足的問題未能改善,性小眾仍然要與家人同住,無法在家享受魚水之歡。除了在酒店「開房」之後,同志桑拿正正提供了另一個價格較相宜的性空間。

1992年阿華接受雜誌訪問,相中半裸男子正是其本人。

1992年阿華接受雜誌訪問,相中半裸男子正是其本人。

本地導賞團 遊走同志文化版圖

事實上,桑拿只是佔據整個本地同志生活版圖一個極渺小的部分。文化企業「活現香港」(Walk in Hong Kong)近期策劃了本地LGBT文化遊,帶領參加者在中上環一帶發掘與性小眾有關的種種景點,讓本地人及遊客體驗香港獨特的LGBT文化。

除了同志桑拿外,這個LBGT導賞團亦會走訪性商店、同志酒吧,甚至是俗稱「漁塘」,讓同志相聚尋歡的公共廁所等。行程亦介紹了本地同志歷史的重要景點。活動仍處於試行階段,暫時只能不定期舉辦導賞團。

該導賞團導遊戚本乙解釋,世界各地不少國家都積極發展粉紅經濟,例如澳洲每年的同志遊行,就吸引了數以萬計的旅客到訪。三藩市歷史悠久的同志社區卡斯楚(Castro),亦有為遊客舉辦這類LBGT導賞團。她希望今次活動除了能帶客人觀賞景點外,更希望做到有教育意義,讓參與者互相交流看法。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