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2萬人雨中參加同志遊行 反同人士場外派傳單

2018/11/17 — 16:09

【18:00更新】

同志遊行今日舉行,遊行人士將由維園遊行至中環愛丁堡廣場。現場雖然一度下大雨,但大會仍認為遊行人數會較去年多。另一方面,有反同人士則在銅鑼灣鬧市中派發傳單,表明要反對「同運議程」。

大會傍晚稱,共有12,000人參加今次遊行。

廣告

大會:對邀請陳章明任彩虹大使感糾結

同志遊行今日下午在雨中舉行,今年的主題為「攣直皆平等 弘揚歧視法」。今年大會邀請三位嘉賓擔任「彩虹大使」,包括去年亦有出席的平機會主席陳章明、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及演員李蕙敏。

廣告

多名外國駐港領事出席,包括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及歐盟駐港大使辦事處主任卡門卡諾。印度首名公開同志身分的王子Manvendra Singh Gohil,亦受邀來港參與遊行。

Manvendra Singh Gohil

Manvendra Singh Gohil

大會發言人岑子杰在遊行開始前見記者,指上年人數已突破一萬人,相信今日遊行人數會更多,但由於天雨關係,難以預算具體參與人數。大會今年有向特首林鄭月娥發邀請,惟對方拒絕出席。岑子杰指林鄭要回應市民訴求,質疑對方連續兩年未有出席活動,是視同志社群為二等公民。

今年的彩虹大使包括平機會主席陳章明。岑子杰坦言,大會對是否邀請陳章明任彩虹大使感到糾結,指他任內未有為性傾向歧視立法上在半步推進,對此感失望,但亦認為平機會有推動社會性別友善。

今年初曾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反同人士趙佩玉,則在銅鑼灣鬧市中派發反對同運的傳單。

趙佩玉(右)

趙佩玉(右)

變裝皇后:性傾向歧視仍存在 政府要立法

變裝皇后Trash Queen Doris今日有參與同志遊行,並打扮成美國動畫《Futurama》的人物。他向《立場》表示,自己在香港已經生活了七年,認為香港對性傾向的歧視仍存在,政府有必要立法保障。

他又指台灣等鄰近地區都已經通過了同性婚姻,香港卻顯得落後。若情況持續,只會影響香港金融及旅遊界,並失去重要人才。「直人、同志、雙性戀、跨性別,有甚麼關係?你都值得被尊重,就和其他人一樣。」

女同學社的曹文傑(小曹),今日亦以變裝形象示人。他指過去多年遊行也有變裝,如扮觀音、聖母瑪利亞和修女,希望展現性別可以流動,性向也可以多元。他稱,香港在性別平權發展方面,比起其他華人地區都要來得慢,香港在殖民地時代,承繼了英國政府對性小眾政策上的嚴苛,主權移交後,也不是有民主制度的地方,弱勢政府需要依靠政治、經濟和道德議題上保守的團體支持,「我們是寸步難行」。

他指數年前我他們曾有風光的日子,有支持同志平權的議員,如游蕙貞、劉小麗和羅冠聰,但全被DQ了,剩下陳志全勢孤力薄。他手持的標語是「抱緊我,就如抱緊風中的自由」,他稱看到香港自由空間日益收窄,他想指出除了支持性小眾自由,也要關注其他範疇的自由,如表達自由和新聞自由,「這是錢幣的兩面(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近日跨性別者電影《翠絲》引起熱話,小曹認為,近年社會上是多了有關性別多元的討論,同時在香港這政治局面下,在轉化成政治力量時「get stuck」,沒有渠道推動同志議題發展,譬如陳志全提出討論同性伴侶政策的議案,也遲遲未能在議會討論。“同志平權是與廣義的政治權力平等,是唇齒相依的關係,現行政治渠道有限,人民的意願無法在體制中表達出來。

內地同志:打壓增加 續推動平權但須小心低調

來自廣州的四位年輕人,特地來港參加同志遊行,他們提到剛剛經歷的一次政府打壓。身穿手持「平權」小書的漫畫小鴨、寫上「HK冲鴨」T恤的瀨瀨說,他們參加了廣州派發彩虹旗和徽章的活動,進行了 5 分鐘就有廣場保安清場,指不能在那裡舉行活動,搜他們背包和沒收所有物資,後來更跟蹤他們。
在臉頸都繪上彩虹的田田稱,這是網絡世界對性小眾的打壓來到現實,他指近年內地環境收窄,有很多大學的彩虹團體都被解散。
現時內地收緊環境,他說,內地同志最終達到平權的可能性,相信「有生之年應該較渺茫,希望那位(習近平)會...」,他沒有說完,但笑不語,後來續說同志團體都轉為低調,但會嘗試用較小規模的方式,繼續推動平權。瀨瀨製作了寫上「為我們存在而驕傲 404」的標語牌,他指,近年網絡有關性小眾題目的文章,一放到網絡上,就很快被消失(404),他希望內地政府停止封殺他們的存在。
他們均表示,相對上香港和台灣自由空間較大,台灣即使遇上不少阻力,但在同志平權發展,十分令人羨慕,反觀香港的平權發展,特首林鄭月娥態度不大重視性小眾議題,他們對香港同志運動的進程表示擔心。

四位來自廣州的年輕人到香港參加同志遊行。

四位來自廣州的年輕人到香港參加同志遊行。

來自深圳的 Adam Robbins 和 Oli Chan 第三次參加香港同志遊行,他們一行十多人一起來港。 Robbins指,過去內地同志組織,尤其是廣東的同志團體都會很有規模地組織來港,但今年卻少了很多人參加,他稱月前當地一場大型同志活動,最後卻因官方「不鼓勵」下被迫取消,令不少當地同志感到需要保持低調。他稱,打壓未必與同志群體有關,而是內地官方對任何組織性活動都會打壓,尤其是在習近平上台之後。他說,特別是在「女權五姊妹」被捕等事件後,令很多內地同志覺得,平權要繼續推動,但要改為小心低調地行事。

不過,即使現況如此,他們二人表示對內地最終會達致平權有信心,稱可能未必會是近年發生的事,人們仍會繼續在網上及其他方法發聲。Robbins稱,來港參加是因為香港仍是自由、可為平權發聲的地方,相對於內地收緊自由空間,他認為如香港同志遊行這活動,是在反映這城的核心價值,「如人們持續出來支持和發聲,不要當沒事發生就此算數,相信政府會找較容易的目標去打壓。」

來自深圳的 Adam Robbins 和 Oli Chan第三次參加香港同志遊行

來自深圳的 Adam Robbins 和 Oli Chan第三次參加香港同志遊行

關注性暴力團體:香港學校缺乏與時並進的性教育

遊行隊伍中亦有關注性暴力的團體。婦女性暴力協會屬下反性暴力資源中心社區幹事吳綽靈表示,中心主力做反性暴力和性罪行的教會及政策倡議工作,她稱由於香港學校缺乏與時並進的性教育,只有基本的生理教育,「例如要好好保護自己、為何不好好保護自己等的 victim blaming(怪責受害人)概念,但從沒教孩子去尊重別人身體」。她稱中心到學校做教育時,也要由身體自主教起,要拆解一些 victim blaming 的框架,否則當學被侵犯時也不敢出聲求助,反為令侵犯者覺得不用為所做的性罪行負責。

對於近日田徑教練性侵案被判無罪,受害者反被公眾在網上攻擊,綽靈感到十分憤怒,稱這些性暴力文化深入民心,由網上的惡意留言,以至政策對受害者求助並不友善,其實可謂這個社會的「共業」。「這環境令受害者感到,一說出(被性侵)經歷就會被質疑、不信,擔心這風氣令他們遇事更不敢說出來。」

她認為,必須從教育入手,打破現時大眾對性暴力的迷思,以及對#metoo運動的忌諱和迴避,一方面在學校進行,也會進入社區,通過例如模擬法庭遊戲,讓參與者體驗受害者在過程中,被二次傷害的感受。

吳綽靈(右)

吳綽靈(右)

歌手黃耀明今日亦現身同志遊行,他批評特區政府對弱勢社群置諸不理。他又呼籲市民在下周九西補選中出來投票,「不可以讓香港繼續崩壞下去」,並認為工黨李卓人是五名候選人當中,最為同志友善的一位。 (另見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