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志、性工作者、嫖客要一起出櫃

2015/11/3 — 10:57

【文:劉璧嘉】

台灣的gay pride講解放暗櫃,那性工作者的暗櫃又何時能解放呢?當性工作者越來越被體諒時,嫖客的暗櫃呢?

遊行前一晚,看到苗博雅(類似香港的區議員參選人)在臉書發文,義正詞嚴地批判嫖客,說嫖客是剝削性工作者物化女性。 我很生氣,認為這是以貶低性工作者自主去達到以性污名嫖客的效果。於是第二天就和我親愛的嫖客/男友/同屋/主人一起去遊行 ,身前寫的是 I choose to sex work. Sex work is my career, not my job;身後的字是: 同志/性工作者/嫖客要一起出櫃。 有幸撞正苗在台上演講,我就在台下抗議了。

廣告

事後苗的妹妹來跟我聊天,跟我解釋說苗不是歧視性工作。 我才開始明白問題的重點: 苗不是反性工作者,她只是太著急地想維護性工作,所以才把性工作說成是好可憐的被嫖客剝削的主體。於是「不小心」傷害了嫖客。這真是一個典型的案例,說明了社運人如何經常好心做壞事。

這種論述,是透過把性工作者放在道德高地,去使性工作者重新獲得正當性。 而為了要走上高地,就必須把性工作閹割和簡化成是 「女性」,是「被男嫖客壓迫和被剝削」,是「可憐和身不由己」的。 透過以「身不由己」去蓋過「淫蕩」的污名,性工作就不再是壞的,而是*品格高貴的養家的女性*/*純潔的*/甚至*因為是被迫做愛,因此是反性的*。 這種主體打造使得性工作得以進入運動,被人群所舒服地接納。相反,嫖客因為是*好色的*,所以就繼續被污名。 這種所謂站在性工作者立場的發言,說準了其實是站在「恐性的」立場說話。 透過平面化性工作議題的複雜性,去把這些性工作者fit into反性的agenda。沒有真的為性解放說過一句話。(男嫖客還要拿來做犧牲品,好慘)

廣告

這個故事給我們的教訓,是超越性工作這個議題的。要引以為戒的是所有把自己講到好純情好被害好高貴的運動主體。 這些運動主體的形塑都有排擠其他沒你那麼高貴的共同體的危險。隨手講個例子,在推動移民工權益時,團體都會傾向挑選母愛的顧念家庭的移工,但難道只是「好」的移工才該被法律保護嗎?那種鋪天蓋地的「移工是好母親」的社運論述排擠了什麼人?

又例如,學生運動經常都喜歡把學生塑造成高貴和平的,其實也是在排擠在做暴力行動的學生啊。這些例子再舉下去就沒完沒了了。不說了晚安。

 

 

台灣的gay pride講解放暗櫃,那性工作者的暗櫃又何時能解放呢?當性工作者越來越被體諒時,嫖客的暗櫃呢?遊行前一晚,看到苗博雅(類似香港的區議員參選人)在臉書發文,義正詞嚴地批判嫖客,說嫖客是剝削性工作者物化女性。 我很生氣,認為這...

Posted by Lala Pikka Lau on Sunday, 1 November 2015

原刊於g點電視及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